当前位置: 参考吧 > 文学 > 郑爽的书 > 邓炜 闺蜜

邓炜 闺蜜

邓炜

闺蜜

&

遇见小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那天,我们正在开一个项目会议,小爽出于偶然,旁听了我们的会议。她低着头默默从门外走了进来,也许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介入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所以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安静

地坐下。听到某些观点,她会抬起头看着发言的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由于是非正式会议,大家都在发散性思维地阐述观点,你一言我一语,随着时间推移,话题和氛围逐渐轻松起来。可能是我们都没有过多关注小爽的存在,这反而让她慢慢觉得轻松自在起来,很快也加入我们的头脑风暴中。让我比较意外的是,这样的项目会议,思维大多比较跳跃,也穿插着专业的背景知识,但是她基本能够跟随我们的思路,而且还不时蹦出一些有趣的想法并伴随搞怪的表情。话题到了后来,渐渐脱离了会议主题本身,愈发有趣。我们第一次见面,不知不觉聊到了深夜。

第一次探班,在一个老别墅的咖啡厅,拍戏的现场环境比我想象的更艰苦一些。闷热的咖啡厅挤满了工作人员和各种拍摄设备,除了需要拍摄场景的角落,其他地方并不具备美感,甚至有些压抑和杂乱。有比较大段的休息时间时,小爽会过来和我们简单聊几句。大部分时间她在和导演、罗晋一起讨论某个场景的戏,或者在反复琢磨某几句台词。本以为已是明星的她,在片场会有几个助理簇拥着,也许偶尔还有点明星架子,但事实是她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间歇休息时她随处而坐,背台词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摇头晃脑,她就这样淹没在工作人员之中,没有任何光环,这

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工作的样子。

在认识小爽之前,并不是特别关注演艺圈,对她的印象,也仅停留在一个清纯可人、露齿一脸阳光的样子。熟悉之后,开始关注她的动态、她的舆论,甚至开始关注演戏这件事本身。

探过班,才知道原来演戏并不简单,大部分的工作场景在并不太舒适的拍摄棚内完成,一个简单的镜头可能需要多角度拍摄多遍,一个细微表情不到位或者一个台词的口误,都可能需要把当下的镜头推倒重来。而这种时候,你是不是明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有效率地完成导演的要求。那天印象深刻的一场戏,罗晋扮演的长弓深情地望着李木子离去的背影,从不同角度拍了几遍,每次导演喊“开始”的一刹那,全场肃静,所有目光聚焦在演员身上,所有需要演绎的情绪,或悲或喜或哀或怒,都需要她/他自己完成,及时入戏,随时出戏,我开始理解作为演员在片场的压力,他们承载着现场所有工作人员屏息凝视的期待,除了这样的期待,也许还有多次NG重来的埋怨与不理解。

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不时的面临舆论压力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网络又是一把双刃剑,带来热度与赞誉的同时,也避免不了贬低与伤害,如受利益驱动的有心人刻意引导负面评论,掀起舆论风暴似乎更加轻而易举。毕竟

,躲在网络面具后做键盘侠,比起在现实生活中对自己的语言负责来的轻松简单。但值得让人庆幸的是,小爽没有被一拨又一拨的舆论风暴击垮,反而越挫越勇,在风暴漩涡中更加坚定初心。

有一次我去赶场一个专业论坛,快要到现场的时候,我给正在拍戏的小爽发了条微信:“突然觉得很多时候,你们在演我们,而你们却很少演自己。”很多次聊天,小爽都会说,自己经常在演别人的人生,但自己真实的人生其实更加有趣,所以她在书里写道:“做演员久了,肉身就幻化成了影子,不论做什么,都像是演着另一个人的一生,浑身裹满了伤疤。”我开玩笑说,我们的工作其实有一处很相似,我们每天处理着别人的问题,你每天演着别人的人生,所以我们等于过了好几个人生,活成了千年老妖。但即便是这样,我们都在努力地活出自己真实的样子,人生只有一次,为什么不尽量过成自己想象的样子呢?所以,你们看见她的放飞自我,不合时宜,都是她在尽力挣脱公众人物这个称号给她框上的框,她努力想从画框后面探出头来,让你们看见她的喜怒哀乐,她的大笑、崩溃、鬼脸和古灵精怪。

有一个共识是一直存在的,工作应当严肃,而生活可以轻松,另一个闺蜜李洁在雪糕群的自我介绍:行走于严肃和高频工作中的女战士

,游离于梦想和放飞生活中的女神经。她常常和我描绘一幅画,画中有一个小女孩想要往天空飞,而有一只手在下面抓住了她。她说,有一天她会把这幅画画出来。其实这不就是我们的样子么,心里想往自由的远方飞,却也需要顾及现实的责任,人生无处不是平衡法,不辜负别人,也不辜负自己。

所以我和你们一样期待,让更多喜欢她的你们看到真实的小爽,就像她一直努力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