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原罪小说 > 第58章 监狱

第58章 监狱

监狱长的内心有点复杂。
无外乎是又多了一个囚犯,来不应该劳烦到他动用他那珍贵的脑细胞,但问题是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囚犯才值得两方人马来兴师动众的一块威胁他
这简直太日了啊。
他瞥了眼桌子上的资料,意外的发现即使是证件照,也还是能一眼看出那足够使人迷恋的容貌。
难得的,他的心也跟着动了动,随即而来的就是深深地无力了。
这是有多不长心才会把这样的人往监狱里送,自以为提到了关照就可以能保的人好好的了嘛真是做梦哦。
监狱长毫不怀疑这样的人进了监狱,日子绝对是有的受的。
光是饥渴的犯人就足够能把他撕碎。
监狱长的眼神除了怜悯以外,还伴随着隐隐头疼,因为他就是要在这群豺狼虎豹中把这人给周旋的好好的。
他倒也想啊。
一开始觉得还是可以的,但等看了照片认了下人以后,监狱长就觉得这事有点难办。他还能不清楚自己手底下的犯人,哪个都不是柳下惠。
思来想去也就一条道了。
监狱长眯起眼,觉得他只能做到这份上了,除此之外也只能祈祷一下那个新来的不是个好惹的善茬,他毫不意外对方那副相貌,落在监狱里能被玩成什么样的下场。
与此同时,使他所忧心忡忡的犯人一脸平静的踏上了未知的道路。
囚车里坐着形形色-色的犯人,车内烦杂而吵闹着,警官用铁棍不耐的敲了敲带着栅栏的铁门,粗暴的呵斥他们安静,感官上所接触到的目前环境是乱糟糟的,乱糟糟的一片。
张不让还能闻到不知是从谁身上飘过来的汗臭味跟隐约混杂着脚臭的味道,那是曾经在学校的宿舍里都没闻到的味道。
可见之脏乱。
张不让为自己飘浮到学校的思绪而短暂的愣怔了,外面的阳光很大,他的手指触碰到车窗的玻璃也是一手被阳光所照拂的温暖,可惜他的指尖还是略凉的。
学校啊。
那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了,那些混杂着的嬉笑怒骂就连提起回想都带着一连串的恍惚,还有教导主任的语重心长。
张不让揉了揉头发,想起到底还是被他给荒置的英语字典,觉得他果然是一个坏孩子。
坏孩子是不值得被喜欢的。
他面无表情的低垂着头,夏天的阳光总是很好很明媚的,可张不让的面容深埋在阴影里,使人窥不清他的眉眼跟神色,但是散发出的孤僻气息叫人没怎么去惊扰他。
车子摇摇晃晃的前进着,张不让知道他即将要到哪里去。
其实总归是有点茫然的。
张不让并不是意气用事,在旁人眼里他的愚蠢举动就像是自毁前程,但他总觉得如果跟郑容予那么耗费着纠缠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自毁。
要郑容予真正伤心的地方也正是再此,他实在是没想到原来有朝一日他也能那么能耐,把张不让给逼迫到绝路的份上,为了摆脱他连杀人坐牢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他都不知道是当人家傻还是张不让就是这么个鱼死破犟死人的人。
这才是心如刀绞痛心疾首的地方。
连前程都不在乎了。
张不让低垂着头,阳光顺着他的弧度洒在他的偶尔一颤一颤的睫羽上,旁人窥不清他的模样,却能多少从那侧脸里看出几分的美好。
鬼使神差的也自然而然的想去打搅这份美好。
他能感觉到他的身旁坐过来一个人,他是挑最角落里的位置,以至于连警官也是能够草草略过没能注意到的。就算注意到只要不闹出人命来,也不会怎么当回事。
那个人笑嘻嘻的要凑过来,就听见一个声音低道“你”
他“”
话语是停顿的起承转合,“离我远点。”
他“”
一声不屑略夹恼怒的冷笑,“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
“嗯。”
“”
警官不耐的道,“都了安静,你们怎么听不懂人话呢”
蝉鸣附和着他一道鸣叫。
那人不满的压低声音嘟囔了几句,权当做抱怨,等嘟囔够了,眼神又重新审视上张不让。
“咋不抬头见不得人”
“有光。”
对方淡淡道。
“”
“见光死。”
如是道。
“你当我傻呢”
张不让这回是懒得搭腔,保持着他见光死的态度,那个人问出了在现下这种情况中最稀松平常的问题,“你是怎么进来的”
每当提到有关类似的问题的时候,令人惊诧的是人的语调都会不自觉地兴奋起一个高度来,那模样得好听是好奇,难听点是八卦。
张不让也如是的诚实,“我不理八卦的人。”
“”那人一而再再而三被噎了下,似笑非笑道,“哥们,你这样,很容易被揍得。”
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也不知道对方脸上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神色。但他没由来的就是知道,对方不回答他不是怕他,而是懒得理他。
如此从容的不以为然,真是叫他有点跃跃欲试的冒出了坏水。
他不怀好意的压低声音道,“你知道监狱是什么地方吗”
可没你这个毛孩子想象的那么好玩。
“我知道。”这三个字乍然打断他未出口的话语,并且随着话他也缓缓抬起了头。
阳光照映在他的眉眼间,他的眉眼一片平静,那份惊人的漂亮也被掩盖在这份平静下,他的神色如此的稀松平常,使人也不得不按捺住在那瞬间狂乱起来的心跳。
怔怔的看着他的眉眼不出话。
那人觉得,方才对方的见光死分明是屁话,就他这样的长相才是真正的见光死。
骗子。
他愤愤不平的想着,蓦然听见这个人低语,“监狱是不能随便就能吃到辣条的地方。”
“”
这一边,方无拘轻笑道“要来新人了啊。”
他漫不经心的低垂着眼帘,看着瘫软在脚边的男人,一脚不轻不重的踩了上去,对着他的脸碾压着。
他的眼神陡然转凉的对上男人愤恨的眼神,语调却仍旧轻快道,“我还以为今年的比赛没什么好玩的了,来新人了刚好。”
他笑吟吟的不紧不慢,“刚好能把新人给拿去玩。”
旁边的人心惊胆战的愣是不敢去提醒,新人不是拿来玩的,是拿来保的。
方无拘眯起眼,越发的饶有兴致了。
来新玩具了。
他愉悦的想着,这回的玩具能多久才被玩死。福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