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东野圭吾作品集 > 虚无的十字架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了解别人过去的方法?嗯~,这样的方法不应该有很多才对吗?”一边清点着九谷烧(译者注:九谷焼(くたにやき),公元17世纪中叶起源于日本九谷地区的一种彩绘瓷器。个人感觉很漂亮,有兴趣的各位可以自行百度。)的骨灰盒,神田亮子一边说。她面前的收银台上放着20多个箱子,这都是今天早上才送来的。因为换了制造商,所以这批货和之前售卖的那种骨灰盒在感觉上有些不一样。现在正把那些没人会要的货挑出来,再退给制造商。

“比如说?有什么具体的法子吗?”看着她坐在椅子上工作的样子,中原问道。

今天并没有人预约要举行葬礼。

“想要图快的话,直接拜托侦探社不就好了么——我说,你觉得这个怎么样?”中原看了看神田亮子手里的骨灰盒,上面镶有金箔的花纹,形状是六角型的。看她一脸嫌弃的样子,估计是不符合她自己的品位吧。

“有点太花哨了。”

“这种东西,不管怎么卖都卖不掉吧。把这个退了吧。”

“嗯,交给你了——拜托侦探社,这个不行啊,没有更简单的方法了吗?”

“对方是怎样的人啊?姓名和住址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这个是当然,对方是大学医院的医生。但我想知道的,是更早之前的事情。他在老家的人际关系。”

“这样的事情,普通人是没办法查清楚的吧。我觉得还是交给侦探社最好。啊,这个多好啊,要是送来的都是这样的东西就好了。”神田亮子两手抱着的,是一个以红色为基调的骨灰盒。虽说是红色,但也没有红得太过鲜艳,说成是比较深的朱红色或许会好一些。盒子上还画着树林和雪山的样子。

中原想起了井口沙织那被红色掩埋的房间。这个自己只见过一次的女-人,是不是在内心深处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烦恼呢?

她出身于静冈县富士宫市。听到这个,中原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另一个人。他是杀害小夜子的町村作造的女婿。山部说,给滨冈家写道歉信的就是他。中原也记得这个人同样是富士宫市出身。中原给山部打电话确认以后,果然确实是这样。这个人好像叫仁科史也,是庆明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小儿科的医生。

听到小儿科这个信息,中原脑海中再次有了反应,他想起了夹在小夜子书中的那张通知。应该是叫“儿童医疗咨询室开放日的通知”。这点不就和小儿科有关系了吗?

中原又往滨冈家打了电话,拜托里江找到之前的的那张通知。找到只之后,又详细询问了通知上的内容。

“内容的话,上面只并列这一些日期哦。”

“那些就可以了。”

记下了里江念的几个日期,其中有一组日期很让人在意。那是小夜子被害前3天的日期。

里江问说,这张通知怎么了?中原只是说没什么特别的,然后稍微搪塞-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中原在网上搜索了庆明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官网,上面有“儿童医疗咨询室”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比那张通知上的内容更为详细,包括场所示意图,预约手续以及当日的值班人员——

值班人员貌似每天都不一样。看到事件发生前3天的值班人,中原整个人都僵住了。是仁科史也。

事实已经不能就这样简单地被无视了。

与小夜子成了闺密的井口沙织出身于富士宫市,仁科史也是那儿的人。小夜子又保留着仁科工作的医院的通知,咨询室的开放日又是事件发生的前3天。而且事件发生的前10天,小夜子还去了树海拍照片。井口沙织的房间也有树海的照片。

当然,不能否定这一切都是偶然。富士宫市有数十万人口,每年都有很多人远赴东京,所以这极有可能只是毫无关系的二人恰巧是老乡罢了。但不管是哪个时间哪个地点,总有些人有些事和小夜子产生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已经不是能单纯用“偶然”去一带而过的了。

“您刚才说知道各种不同的价位是什么意思……哦,原来是这样。想要知道报价后进行比较,之后再做决定是吗……嗯,当然,这样做当然没有问题。”等回过神来,中原发现神田亮子正在打电话,对方应该是一位宠物过世不久的饲主,正在和其他同类型的公司作比较。

话说到一半,神田亮子的脸上开始乌云密布。

“您是说有其他公司的人可以直接到您府上去接过宠物的遗体是吗?也就是说,他们会在火葬过再把骨灰送回府上吧。不过,对您说这样的话可能比较失礼,但也还请您亲自确定一下那家公司是否真的有焚化炉……嗯,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他们将拿到的遗体随便扔到山里的某个地方,然后从某个动物陵园那里找其他动物的骨灰,分一小部分直接拿给饲主……是这样的,确实有很多黑心商户。当然,我也不能确定您说的那家公司是否会作出那样的行径。……是的,所以我认为还先请您去确认一下到底有没有焚化炉比较好。如果您自己没法亲自确认,也还要请您亲自去询问他们的公司的人。如果他们撒谎的话,应该是可以从态度当中看出来的。……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这也是为了您心爱的小猫着想。……是。当然,我们是有自己的焚化炉的,您可以亲自过来看一看。……好的,那么就拜托了。”

挂了电话以后,神田亮子冲着中原苦笑了一下。

“开车取走小猫的遗体,然后3天后把骨灰送回来,就这样要3万块。”

“感觉有些不对头啊。饲主呢,是什么样的人?”

“是个老婆婆。她担心如果问他们有没有自己的焚化炉,会不会让对方觉得不痛快。”

中原皱皱眉头说:“日本的老年人也真是老好人啊。”

“如果背后没有什么猫腻的话,就算被问到了也会平心静气地回答吧。”神田亮子说:“刚才社长的问题也这样解决不就好了。”

“嗯?什么意思?”

神田亮子微微笑了笑。

“就是说,如果只是想知道那个人的经历的话,直接去问本人不就好了。如果没有什么要遮遮掩掩的话,应该就可以诚实回答才对。”

中原抱起胳膊,看着这名老练的女职员。“原来如此啊……”

“但如果对方真有什么不想说的话,那场面就会变得很难看也说不定。”神田亮子重新回到了挑选骨灰盒的工作上了。

还可以这样啊——

中原倒是不怕场面太难看,因为本来自己就是和对方势不两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