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二十三) 谁是杨小三儿?

番外篇 猛其其(二十三) 谁是杨小三儿?

一转眼又要过年了。

各个机关单位都放假了,尤其的通告却排得越来越满,娱乐型行业就是如此。大众休息的时候,正是你需要加班加点儿的时候,瞧着人家成帮结伙地回家,三五成群的购置年货,杨猛心里也挺痒痒的。

晚上洗完澡,杨猛屹立在窗前,小窄臀就这么翘着。

“真快啊!这一年又过去了,说话我就要二十八了。”

尤其靠在床头,手指在平板电脑上轻快地敲打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杨猛的长吁短叹。

“前几天我们单位的小白薯给我打电话,说他二十七结婚,让我去参加他婚礼。你说,以我现在的身份,随多少礼好呢?”

“嗯……你瞧着办。”

杨猛回头瞅了尤其一眼,发现他连头都没抬,眼睛盯着屏幕眉飞色舞。

“幸好片警过年还得值守,不然我见天儿不着家,我爸妈该怀疑了。不过抽个空儿我也得回去看看,省得我爸妈惦记我,万一到派出所找我,发现我被辞了可咋办?”

“嗯。”

“你说,我啥时候回去好呢?小年?还是二十五啊?要不我就趁着哪天晚上回家一趟,就说刚下班,今儿不在单位睡了,你觉得咋样?”

“嗯。”

“尤其你是傻逼吧?”

“嗯。”

“……!!”

杨猛终于恼了,呲着两颗小虎牙转过身,飞速蹿到床上,一把抢过尤其手里的电脑。尤其反应迅速地关闭聊天界面,可还是被杨猛发现了。

“你这程子见天儿和谁聊天啊?”

“没谁,就几个哥们儿求我办点儿事。”尤其想把电脑抢过来却没成功。

杨猛挺横,“你丫蒙谁呢?哥们儿求办事怎么不直接打电话?”

“事情忒繁琐了,好多细节,我怕他们记不住。”

杨猛不信,硬是登陆了尤其的聊天软件,结果立刻有个图标闪了出来,杨猛一看昵称当时就怒了。

“小三儿?你竟然给她备注小三儿?”

尤其抓瞎了,“不是我备注的,他本来就叫小三儿。”

“我草,她倒是挺有自知之明,说,是不是跟你搭戏那个女主角啊?”

“怎么会是她啊?你仔细瞧瞧,性别是男,而且人家这个小三儿前面还有一个字呢。”

“杨小三儿……”杨猛嘟哝着又火了,“敢情这贱货还尼玛从我这排的?谁允许他随我姓了?草……”

尤其听着杨猛越说越不着边了,赶紧一阵安抚加打岔,总算把这段隔过去了。

“你不是说想回家么?这样吧,明儿晚上咱俩一块回去。”

“你甭去。”杨猛瘪着嘴,“万一我爸瞧出啥来咋办?”

“瞧出来更好,省得我再开口了。”

杨猛一副心悸的表情,“千万别冒这个险,我爸心理素质可差了,上回我妈扫地扫出来一只蜘蛛,我爸就吓昏过去了。”

尤其扶额。

“放心,我有分寸。”

钻进被窝,俩人都迫不及待骚动起来,这次尤其按住杨猛,蛊惑性地朝他说,“猛子,咱换一种玩法,老那样弄太单调了。”

杨猛俊脸微红,心跳加速,在尤其的反复撺掇下终于松口了。

“玩可以,你得让我当攻。”

尤其特痛快地答应了。

杨猛这叫一个卖力地撸啊,差点儿撸掉了一层皮,小鸟依旧带死不拉活的。

“咋又不行了?”杨猛对这毛病都有点儿犯怵了。

尤其当即安慰道,“有可能是它不乐意当攻。”

“咋会不乐意?我心里特乐意。”

“你乐意不成啊?”尤其摊开手,“你得听它的啊!”

杨猛憋屈,“这回我可不能听它的了,无论如何得由我来当这个攻。”

“成,你当攻。”尤其把杨猛翻了一个身,抬起他的小窄臀,“无论你在上在下,我都尊你一声攻!”

过了一会儿,杨猛哀嚎,“我是攻,啊——!!……”

“是,攻爷你真紧。”

“……”

第二天晚上,杨猛因“故”没能回家,第三天晚上,俩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家。

杨老爹美滋滋地来开门,看到尤其没有半分惊讶,好像就是来这串门的。

“来来来,进屋坐。”

杨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句,“我下班路上碰见他,他非说要来看看您和我妈,怎么劝都不听,我就让他跟着一块过来了。”

杨老爹像是没听见一样,眼睛里只有尤其。

“来,吃榛子,我听你的那些铁杆粉丝们说,你最爱吃榛子,昨儿我去超市,特意给你幺了几斤。”

我不是今儿才打电话说要回来么?何况我也没和我爸说尤其要来啊……杨猛一个人在那纳闷,杨老爹已经把尤其拽走了,俩人在旁边聊得特欢,就跟关系多亲密似的。

杨猛怕尤其说秃噜嘴,也凑过去一块聊。

“这程子特忙吧?我看你的微薄都没怎么更新。”杨老爹说。

尤其笑笑,“还成,有时候熬夜挺累的,一天只能睡俩仨小时。”

杨猛假模假式地在旁边惊呼一声,“你们当明星的也这么辛苦啊?我还以为你们见天儿就走走红毯,签个名呢!”

杨老爹压根没理会杨猛这套,直接攥着尤其的手说:“多让猛子给你干点儿活,这孩子皮实,睡不睡觉都一样。”

尤其倒是挺体贴,“有些活儿猛子干不了,与其让他在旁边干呆着,还不如让他多睡会儿。”

听到这话,杨老爹立马将脸转向杨猛。

“你听听,尤其多知道心疼人,你得多给人家卖力气,知道不?”

“我怎么没给他卖力气?我……”

说着说着,杨猛脸上唰的变了色,再一瞧杨老爹和尤其这股熟络劲儿,顿时啥都明白了。

“您知道我被辞了?”

杨老爹淡淡回道,“我早就知道了,打你辞职的第二天,尤其就告诉我了。”

杨猛瞳孔骤黑,两排小白牙上下较劲,“尤其,你太阴了,既然都知道为啥不告诉我?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尤其凑到杨猛耳边说,“你有家可归了,还会去我那么?”

啊啊啊啊……又一次被耍的杨猛冲进了杨老爹的卧室,闷在里面运气,打算以后和尤其老死不相往来了。

眼前就是电脑屏幕,聊天软件就挂在桌面上,杨猛瞧见了赤裸裸的“杨小三”三个字。

他突然想起,他爹在家排行老三。

“杨小三儿……敢情这贱货还尼玛从我这排的?谁允许他随我姓了?草……”杨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尤其的调侃声,“杨叔叔,和你说件好玩的事,昨晚上您和我网上聊天,您儿子……”

杨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