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二十二) 哥来帮你克服!

番外篇 猛其其(二十二) 哥来帮你克服!

杨猛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宿,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心有不甘地沉沉睡去。

上午九点多钟,尤其先醒了,扭头一看,杨猛四仰八叉地躺在旁边,那光滑的皮肤啊,就像豆腐脑一样,大喇喇地摊开在他的面前。尤其忍不住将自个的手伸了上去,在杨猛的腿上摩挲了一阵,动作很轻柔,生怕吵醒了杨猛。

又过了半个钟头,杨猛自个醒过来了。

尤其支着一条手臂看着杨猛,眼睛里带着异样的神采。

杨猛先是一愣,而后慢慢地缓过神来,暗示性的目光在尤其脸上停滞了片刻,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心里一烦,翻身运气去了。

尤其凑过去,故意问道:“猛子,你怎么了?”

杨猛慢悠悠地哀叹了一声,“真傻……”

“你说谁傻啊?”尤其问。

“你说谁傻啊?你呗!”

尤其忍住笑,“我怎么傻了?”

“没救了……”杨猛冷言冷语。

尤其刻意沉默了好一阵不说话,果然,杨猛绷不住了,翻过身来看着尤其。

“你知道我为啥来你屋睡不?”

问完这个问题,尤其还没咋样,杨猛反倒不自在了,恨不得把自个的那层皮剥下了藏进被窝里。

尤其故作糊涂的摇摇头。

杨猛气结,“你忒傻了!”

尤其噗嗤一声乐了,两排洁白的牙齿,明眸狭长,就像画里的男人一样。

可惜杨猛无心观赏,身上顽疾未去,哪容得旁人半分说笑?当即穿上衣服要走。

尤其一看杨猛要走,赶忙伸出胳膊,把杨猛抄了回来。哪能就让他这么走了?万一他不死心,跑到自个屋里一阵搓,发现疾病不治而愈,就没自个什么事了。

“甭拽我,我要下床。”

杨猛一边喊着,一边闷头往被窝里扎。

尤其哑然失笑,一把将杨猛揉进怀里。

杨猛清晰的看到自个的内裤边缘鼓起来一块,紧接着那块凸起慢慢下移,最终到达禁地,触了电一样,杨猛粗喘出声。

为啥每次他一碰,感觉都这么强烈?

“猛子……”尤其温柔的声音响在耳畔。

杨猛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身下却一跳一跳的开始苏醒。

突然,感觉到颈间一阵濡湿,杨猛的身体一僵,瞬间要用手去推尤其,可惜尤其把他箍得太紧了,命根儿又握在他的手里,杨猛没有任何抗拒之力。

“你要干啥?尤其,我和你说,治疗归治疗,咱可不能……唔……”

尤其将杨猛的唇封住了,虽不是第一次,可前些次都是蜻蜓点水,带着些玩笑的意思。这次不是,从尤其的呼吸中,杨猛尝到了认真和蛮横。他的唇在被一层层地涂湿,中间的那道缝隙越来越不牢靠,几乎是一个失神的瞬间,一种莫名的味道闯了进来。

舌尖相抵,杨猛忽的一颤,尤其手里的物件又膨胀了一套。

“猛子,自打你生气从这走的那天,我就发现我离不开你了。心里话没处说,丢人现眼的事不知道该到谁面前去做,就连吃完臭豆腐,都不知道熏谁好了……前几年我活得特压抑,在谁面前都得装,吃个饭还得按斤按两称,被人侮辱还得对着镜头笑,都不知道自个这么活着图个啥。要是没有你整天在我身边二着,我都不知道自个是谁了。”

杨猛唇角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尤其继续朝杨猛的脸上吻去,先吻双眼,迫视杨猛把眼闭上,又吻下巴,接着滑到脖子上,长驱直下直到胸口,在稚嫩的两点上轻舔了一下。

杨猛一激灵,当即怒道:“给——我——滚。”

“滚着舔啊?”

于是尤其的舌头开始在凸起四周滚动。

杨猛挥拳想砸,无奈力气不足,哼哼唧唧的,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自个的一辈子就这么交待了么?我梦中的黄花大闺女啊!活这么大了,连女孩的小手还没拉过呢。

“你要相信自个的身体,它是最诚实的。”

尤其用指尖蹭了蹭杨猛小腹处的那团白浊,带毛边的视线划拉着杨猛的皮肤,杨猛目光缓缓下移,瞧见尤其裤裆处的那团肉,当即哼道:“你啥病也没有,就自个解决吧。”

“那好吧。”

说着,拽过杨猛的手,放到自个裤子里,攥着它一上一下。

其后的日子里,尤其就用这个招数,骗得杨猛对尤其的手深信不疑。最初尤其隔三差五地给杨猛下药,让杨猛觉得自个不行,只能来找尤其。后来尤其不下药了,杨猛也不乐意自食其力了,习惯性地就往尤其的房间跑。

一晃,入冬了。

尤其接了个新戏,第一天正式开拍,拍的就是雪景里的吻戏。

杨猛穿着厚实的棉袄,站在旁边,看着尤其在导演的口令下,重复说着一段对白,就是入不了戏,冻得旁边的女主角嘴唇都紫了。

“你觉不觉的她挺眼熟的?”新来的工作人员和杨猛闲聊。

杨猛懒洋洋地抬起眼皮,朝女主角扫了一眼,看着是挺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以往他陪着尤其东奔西跑,最热衷看美女,几乎过目不忘。这程子不知道怎么了,看谁都那么回事。

“就是前阵子尤其的绯闻女友啊,曾芮,刚从北影毕业没多久,也算是尤其的师妹了,据说俩人在读书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你都不知道?”

“原来是她啊……”杨猛斜了一眼,“照片上倒是挺漂亮的,本人真尼玛寒碜!!!怪不得没认出来。”

“来来来……你俩过来。”导演招手示意,“这样可不成啊!”

女演员不停地跺脚,用嘴往手上哈着气,诉苦道,“导演,太冷了,脸都冻僵了。”

导演扬扬下巴,示意尤其给女演员暖暖手。

尤其接过暖手宝,将女演员的手包了进去。

杨猛心里突然就跟扎了刺一样,这在一被窝睡久了,是不是我的最后也成我的了。再加上小猛子就认准这么一个,他就是不为自个考虑,也不能不顾命根的死活啊!

“实在不行就找替身吧!”杨猛突然蹿到俩人中间。

尤其沉静的眸子总算是泛起一丝波澜,打从杨猛往这边走,他这颗心就暖了,暖手宝直接给女演员了,腾出来的手塞进了某人肥大的棉袄衣袖里,捏攥着手腕上那一层单薄的小肉皮儿。

“这也没有现成的替身啊!”尤其故意东张西望了一下。

草!杨猛心里回斥了一句,现成的不就摆在你面前么?

女演员开口了,“甭麻烦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刚毕业,机会太难得了。无论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学着克服的。”

杨猛心头一紧,当即回道:“妹子,你听哥说,尤其不心疼你,哥心疼你。这种脏活累活,还是让哥帮你干吧,有困难不怕,哥帮你克服!!”

说完,以一副英雄救美的姿态把尤其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