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十五) 一个恐怖惊喜

番外篇 猛其其(十五) 一个恐怖惊喜

晚上,白洛因帮杨猛收拾东西。

“你确定明天就走啊?”白洛因问。

杨猛点头,“明儿顾海就回来了,我还敢在这住着么?”

白洛因倒显得挺大方,“你一直在这住着都没问题,不是有两间卧室都空着么?我俩白天都不在家,晚上才回来。你在这多住几天,让顾海好好给你做几顿饭吃,你在这待了这么多天,一顿正经饭都没吃上。”

杨猛想起前几日收到的那条短信,断然回绝,“甭客气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吧!这几天我也想通了,犯不上和那种人置气。”

白洛因笑了笑,没说什么。

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杨猛心里还是紧巴巴的,到底去不去找尤其呢?前几天尤其来这请的时候,杨猛一直按兵不动,结果尤其晾了他几天,杨猛倒待不住了。这两天他一直琢磨,假如尤其再来一次,他一定跟着走了,可尤其偏偏没影了。

就这么回去找他?越想越觉得窝囊。

可不找他又能怎么办呢?

这些日子尤其的很多事儿都是杨猛帮着打理的,真要把他晾在那,势必会很棘手,反倒成了杨猛翻脸不认人了。再说了,杨猛这程子到处晃荡,那些狐朋狗友都知道他有钱了,一下子被打回原形,脸往哪放啊?

白洛因一回头,瞧见杨猛还在那愣神,便用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想什么呢?”

“我想着,这是我在你家住的最后一宿了,今儿晚上咱哥俩好好聊聊。”事实上杨猛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开口求白洛因帮忙。

白洛因想也没想便答应了。

晚上,俩人靠在床头,白洛因点了一颗烟,静静地抽着。

“咱俩有多久没睡在一块了?”杨猛自问自答,“我记得小时候你天天往我家跑,在我家吃,在我家睡,你还记得我奶奶缝的那个小老虎枕头不?你每次来我家睡,都和我抢那个枕头,现在还在柜子里收着呢。”

白洛因硬朗的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当然记得,小时候你家的饭比我家的好吃,被子也比我家软和,我天天往你家跑,你爸妈都不嫌烦。现在想想好像是昨天的事,一晃咱都这么大了,那一片的街坊都搬得差不多了。”

杨猛叹了口气,“还是小时候好,整天就知道傻玩,什么烦恼都没有。”

白洛因扭头瞧着杨猛两条眉毛往中间一拧,小嘴一张一合的,越看越顺眼,忍不住把手伸过去在杨猛的脸上捏了一把,调侃道:“小时候你长得就和小丫头似的,长大了还这么好看。”

“去去去……”杨猛还不乐意听了,一把将白洛因的手划拉下去。

白洛因好久没摸到这么软和的脸了,忍不住多捏了几把,色迷迷地注视着杨猛,“我都一年多没碰过女人了,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细皮嫩肉的,你还不让我解解馋?”

“别闹。”杨猛拽住白洛因的手,挺紧张地问:“你确定顾海今儿晚上不会回来吧?”

“确定啊!”白洛因满不在意地说,“他明天下午三点的机票,怎么着也得六点钟才能到家。怎么?你怕他看到咱俩睡在一块啊?”

杨猛点点头。

“他有那么可怕么?”白洛因挺纳闷,“他虽然混了点儿,可他挺讲理的,怎么你们一个个提起他就跟提起杀人犯似的?”

“那是对你。”杨猛一副畏惧的表情,“反正我看见他就犯怵。”

“你啊!就踏踏实实睡觉吧,我保证他明天中午之前肯定回不来。”

杨猛稍稍放心了,开始把话题往自个身上扯。

“因子啊,你说我这么回去,是不是挺那个的?”

白洛因没明白,“哪个?”

杨猛吭哧半天也没说出来。

白洛因倒是自个领悟了,“我知道了,你想回去找尤其,又抹不开面子,想让我和尤其通个话,让尤其过来找你对吧?”

“你太了解我了。”杨猛一把攥住白洛因的手,“记住,别让他知道咱俩是商量过的。”

白洛因被杨猛神神叨叨的模样逗笑了。

杨猛心里舒坦了,眯着眼睛酝酿着困意。

突然,一阵窸窣的开门声惊醒了杨猛,他一把攥住白洛因的胳膊,紧张地问道:“是不是顾海回来了?”

白洛因也隐约听见了什么动静,仔细听了一下,动静又没了,于是拍拍杨猛的肩膀说:“没事,邻居家的开门声。”

杨猛紧绷的神经刚要松弛,又一阵清晰的开门声将他彻底吓懵了。

“大宝贝儿——”

隔壁卧室传来清晰有力的一声呼唤,伴随着床板的震动。

白洛因都可以想象到,顾海是如何从门口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潜入旁边的卧室,黑暗中猛地扑到床上,然后……扑了个空……

“你不是说他不会回来么?”杨猛的手瞬间冰凉。

白洛因僵硬着身体说不出话来。

“因子,救我!!!”

白洛因安慰杨猛,“没事,我会和他好好解释的。”

杨猛死死攥着白洛因的手,“别解释,千万别解释,你现在就出去,千万别说我在这。我先找个地儿藏起来,等抓住时机再溜出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白洛因只好同意。

“记住,千万别把门锁上。”

千叮咛万嘱咐过后,杨猛迅速钻进了写字桌下面的书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