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十四) 有人疼可真好

番外篇 猛其其(十四) 有人疼可真好

杨猛还是没和尤其回去,这三天一直待在白洛因的家,白天白洛因去部队,杨猛就到处找工作。晚上白洛因到家之后,杨猛已经很自觉地把晚饭买好了,偶尔还会收拾收拾房间,虽说成效不大,但比白洛因强多了。

这三天,尤其一得空儿就来拜访,每次都带着满满的诚意而来,空空的成果而去。

中午吃饭,门铃又响了,白洛因去开门。

尤其的俊脸刚一闪进视线,杨猛就高呼一声。

“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然而,这次尤其没有重复前几日的恳求之词,而是直接把行李包往白洛因怀里一塞,淡淡说道:“这里面都是猛子的衣服,我看他穿你们的衣服太不合身了,就把他的衣服送过来了,穿不穿由着他吧!”

说完,扭头走人,背影冷酷。

“又尼玛装……”杨猛含着筷子嘟哝一句。

白洛因打开行李包,把衣服抖落出来,瞧见很多都是没剪掉标牌的新衣服,一看就是尤其新给杨猛买的。于是走到杨猛跟前,故意晃了晃新衣服,叹道:“你瞧瞧人家对你多好,衣食住行样样给你想到了,平时那么忙,还特意去商场给你买了这么多厚衣服,赶紧换上吧!”

“不穿!”杨猛埋头吃着碗里的饭。

白洛因斜了杨猛一眼,“你就这么喜欢把我的夹克当风衣穿?”

杨猛不吭声。

“差不多得了,都是同学,即便你不喜欢人家,好歹给个面子吧!你要真舍不得派出所那份工作,我看看能不能找人把你安排回去。”

杨猛俊美的脸颊上浮现几丝纠结之色,沉默久久后目光又黯淡下来。

“算了吧,再回去也没啥意思了。”

白洛因手机又响了,顾海那边是平均一个小时一个电话,比看犯人盯得还紧。瞧见白洛因出去,杨猛放下筷子,偷偷摸摸走到行李包前,翻找了一阵,果然瞧见里面有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有两罐臭豆腐。

与前几次送来的不同,这次盛放臭豆腐的罐子上还贴上了一个标签,上面写着两行字。

“你好这一口,我就好你这一口,有人喜欢臭豆腐,就有人看上傻子。”

完了完了……这是向我表白了么?……

杨猛的心像个弹力球一样在肚子里乱窜,脑门子渗出细密的汗珠,俊美的小脸上浮现几丝恐慌之色,听见门响,赶紧把臭豆腐塞回去,坐到了饭桌前。

“吃饱了?”白洛因见杨猛一直愣神,迟迟不动筷。

杨猛像是刚回过神一样,继续低头扒拉碗里的饭。

白洛因审度的目光细细地打量了杨猛几眼,杨猛就心虚了,轻咳几声,没话找话说,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那个……顾海快回来了吧?”

“嗯,再有三五天就该回来了。”

杨猛赶紧补了一句,“等他回来我就搬走。”

白洛因看着杨猛,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杨猛心一紧,撂筷问道:“你是现在就要轰我走?”

白洛因同情的目光投向杨猛,幽幽地说:“我是想告诉你,你把可乐倒到米饭里了。”

“……”

一连五天,尤其连个影都没冒。

眼瞧着顾海快要回来了,杨猛心里突然有些后悔了,细细算来,他和尤其共事也有两个来月了。平心而论,这两个来月,尤其对他真的不错,虽然偶尔神经质地欺负他一下,但大部分时间都很照顾他。如果说尤其费劲巴拉地把他拽到身边,只是为了挤兑他,确实有点儿说不过去。

可他为啥就没信儿了呢?

这几天,杨猛每天晚上用手机看娱乐新闻,时时关注尤其的动向。他在尤其身边待了那么久,自然知道哪些东西是真的,哪些东西是炒作。

“尤其深夜与陌生女子同入夜店。”

“近几日,记者接连拍到尤其与神秘女子在高档会所幽会。”

“人气偶像尤其疑结新欢。”

“……”

两天没看新闻,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条,杨猛一下子竟有些消化不了。他重点看了记者偷拍的日期,去夜店的那一晚,正巧是尤其给杨猛送臭豆腐的那一天。白天给他送完臭豆腐,晚上立刻拥着香水美人入怀了。

“骗子……”杨猛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这一晚,杨猛竟然莫名其妙地折腾了半宿没睡着。

第二天,白洛因难得放假,声称要给杨猛做顿饭吃。等杨猛走进厨房,发现白洛因眼圈都红了,他是第一次看到白洛因掉眼泪,心里咯噔一下,走进去朝白洛因说:“因子,你要真不想给我做饭,就别勉强自个了,我承受不起啊!”

“没事,切辣椒切的。”

吃饭的时候,杨猛发现白洛因表情特别怪,吃饭的时候也显得特费劲,照理说这饭也做得凑合,不应该这么难以下咽吧?

“因子,你怎么了?”杨猛问。

白洛因硬着头皮回了句,“没事。”

“我瞧你脸色不对劲啊!”杨猛挺关切地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依旧挺着,“没事,吃你的饭吧!”

等吃完饭,杨猛主动去洗碗,白洛因在阳台上给顾海打电话,杨猛隐隐约约听到白洛因提起自个的名字,就凑过去偷听。

“我今天切完辣椒,没洗手就尿尿了,我的鸟都快烧着了!你快点儿给它降降温吧!!”

如果放在以前,杨猛听见这话肯定得笑得倒地不起,但现在一点儿都笑不出来。他从没听过白洛因用这种语气说话,就像小孩依赖着父母,有些话朋友之间是说不得的,就好像刚才白洛因那么忍着,也不肯吐露一个字。可到了爱人面前,再隐秘的东西也可以毫无芥蒂地说给对方听。

有人疼真好,一丁点儿的委屈都可以在对方那里得到莫大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