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五) 我不是随便人

番外篇 猛其其(五) 我不是随便人

早上,杨猛是被一阵诡异的闹铃吵醒的。

“傻B,就说你呢!还睡呢?再睡更傻了!傻B,就说你呢!还睡呢?再睡更傻了!傻B,就说你呢!还睡呢?再睡更傻了!……”

杨猛眯着眼睛找了半天,才发现吵吵的是一个闹钟。他把闹钟拿下来,打算关掉接着睡,结果怎么关都关不上。然后他看到闹钟界面上出现一行字,“想要本闹钟停止喧闹,请投币一百元。”

小儿科……

杨猛拿起闹钟看了看,果然发现闹钟底下有个洞口。

于是摸了摸旁边的裤子,掏出一百块钱塞到闹钟里,闹钟果然不叫唤了。杨猛想着睡醒了再把那一百块钱掏出来,哪想刚把闹钟放下,就听见哗啦啦一声响,紧接着零零碎碎的钱渣儿就从底下的洞漏出来。

等杨猛伸手想去解救的时候已经晚了,一百元大钞就这样被绞碎了。

草!动真格的啊?

杨猛一下就清醒了。

环视四周,陌生的房间,扭头一看,蓬头垢面都遮挡不住光芒的俊脸,就这么赤裸裸地横在自个的面前。杨猛傻眼了,我怎么跑到他的床上来了?掀开被子一瞅,身上就一条小裤衩,旁边那位也是如此。

想想尤其喜欢白洛因的前科,杨猛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咱俩怎么睡在一块了?”

尤其被杨猛的一声厉吼劈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他,懒懒地回道,“昨晚上你喝多了,我就把你带过来了。”

“喝多了干嘛不把我送到家?”

“麻烦。”

杨猛的两条小剑眉交叉相错,“那你干嘛不把我扔到别的屋睡?干嘛要和你睡在一张床上?”

这句话让尤其松动的神经紧了紧,他把眼睛眯起一条小缝,幽幽地看着杨猛。

“和我睡在一张床不乐意啊?”

“废话!”杨猛挺横。

尤其支起一条胳膊打量着抓狂的杨猛,“你丫还膈应我啊?”

“没错!”

说完,拖着一条松松垮垮的小裤衩下了床,走到卧室门口还斜了尤其一眼,“记住了,下次别诱拐我上你的床,我不是那随便的人!”

尤其瞬间就清醒了,膈应我?你丫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上我的床么?别说睡一宿,就是来这坐一坐,都能让一大片粉丝痛哭流涕!

杨猛把卫生间的门一关,一个劲地对着镜子检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尤其有前科啊!他喜欢过男的啊!贼兮兮地四处张望,确保没人能看到之后,闭上眼睛狠狠戳了戳自个的屁股。

还好……挺结实的。

杨猛松了一口气。

洗漱完毕走了出去,尤其刚起床。

“嘿嘿……昨儿麻烦你了。”语气立马变了。

尤其冷哼一声,特跩地推开杨猛,进了卫生间。

杨猛在尤其的每个房间都转了转,最后发现装潢也不过如此,没他想得那么奢华,也就大了一点儿,和普通人家没啥区别。

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完全没了昨晚上的颓靡,一副悠哉悠哉的得瑟样。

“你混了这么多年,不也就混成这样么?一百多平米的小房,当时买的时候还是二手的吧?”

尤其自顾自地刮胡子。

“诶,我说,瞧你这的生活条件,我心里都不落忍了,你不会是借钱给我发工资吧?”

尤其知道某位正在他这找自尊,便由着他说,一概不理会。

“对了,你的闹钟吞了我一百块钱。”

尤其吐了一口漱口水,随口说道:“去抽屉拿。”

杨猛走回卧室,打开闹钟下面的抽屉,顿时呆愣在原地,全是散装的一百块钞票,目测得有几百张,估摸是专门往闹钟里塞的。心里刚升腾的自信心瞬间被浇灭,一股子无名火窜上心头,刺激得杨猛直磨牙。

“你丫就是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吧?”

尤其一脸正色地看着杨猛,“如果我起不来床,很可能会赔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这样一比较,你是不是觉得往里面塞钱挺值的?”

正说着,闹钟又响了。

杨猛明白了,尤其的这个闹钟是每隔一段时间响一次,尤其若是赖床,就要不停地往里面塞钱,眼看着诱人的钞票被糟践,远远比耽误几十万要肉疼。

“这是克服惰性的一种手段。”尤其说,“男人想做大事,就得对自个狠一点儿。”

说完,继续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