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猛其其(一) 小警帽被辞退

番外篇 猛其其(一) 小警帽被辞退

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普照。

难得赶上一个好天儿,杨猛美颠颠儿地上街巡逻去了。路过彩票站,习惯性地把车停靠在路边,进去买了两张刮刮卡,第一张没中,第二张中了五块钱,于是又用五块钱换了一张,这一刮竟然刮到五百。

杨猛的嘴快咧到耳叉子那去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又是好日子……”杨猛哼着小调就走出了彩票站,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情倍儿舒坦。

自打熬过挣份子钱的那段苦日子,杨猛就一直在走顺字儿。先是在白洛因婚礼上拿到五万块劳务费,后又领到了全勤奖金,现在又刮中了五百块……就连摊煎饼都能赶上个双黄蛋!

我可能要转运了……杨猛一边想着一边乐吟吟地打开车门。

“救命啊!!耍流氓了!!”

听到一个妇女凄厉的喊叫声,杨猛神经一紧,赶紧顺着声音跑了过去。跑到路口拐了个弯儿,瞧见一男一女在地上撕扯着,女的嗷嗷哭叫着,男的用手扒着女人的裙子,丝袜都裂开一个大口子。四周站了七八个人,愣没人上前去管。

杨猛恼了,大吼一声之后冲了过去。

周围人群一哄而散,那个男的看到警察来,非但没停手,还撕扯得更带劲儿了。眼瞧着妇女的衣服全被扯烂了,杨猛操起警棍,上去对流氓一阵敲打。

“你给我放手!麻利点儿!”杨猛怒声吼道。

男的压根没把杨猛放在眼里,杨猛没敢下狠手,这男的就任他打,反正就是不松手。杨猛见男的屡教不改,上去就是狠狠一棍子,虽说他身板小,底子差,可这么多天没少参加特训,手上还是有点儿劲的。

这一棍子下去,流氓立马蹿了起来。

“我草你妈!你敢打我?你敢打我?”男的揪住杨猛的领子。

杨猛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打你咋?打你都是轻的!走,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

男的当然不从,杨猛又不松手,于是俩人撕扯起来了。

旁边的妇女从地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哭咧咧地朝杨猛说:“谢谢警察同志,你一定要把他抓起来,他已经欺负我不止一两次了。”

杨猛听了这话下手更狠了,拳头虽小,次次戳中要害。这个男的就是个软柿子,看着个儿挺大的,其实一捏就扁,杨猛也难得碰上这么一个对手,既没有两脚就把他踹倒,也能和他僵持几拳,打得杨猛虎虎生威。

“吼!!……哈!!……”杨猛一个扫堂腿将流氓踹倒在地。

手铐铐上去,在无数钦佩的目光中将男的拽上了警车。

“警察同志,我就不用去了吧?”妇女一脸纠结之色。

杨猛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还是跟我走一趟吧!做个笔录。”

“我怕寒碜。”妇女抹着眼泪。

杨猛当即保证,“放心,我把你安排在里屋,没人瞅得见,我们肯定会替你保密的。”

“我先回家换件衣服,等会儿再去!”妇女说着就一瘸一拐地朝远处跑去。

杨猛本想下车追,可一瞧妇女那条撕成布条状的裙子,再一瞧车上那位主儿,还是打开车门启动车子,先把车开到了派出所。

“周子,今儿逮回来一个!”

杨猛出去巡逻还能带回来人?在同事们的印象里,杨猛值班只有两种结果,要么鼻青脸肿地回来,要么有去无回。今儿不仅逮回来一个,而且还是全须全尾的大老爷们儿,真是个新鲜事!

“咋回事啊?”周子问。

杨猛一边喝水一边说:“街上耍流氓。”

“胆儿够肥的啊!”

周子说着就朝男的裤裆处踹了一脚,男的夹住双腿狠骂了两句,被周子拽去了审讯室。

杨猛在外面悠哉悠哉地喝着茶,身上的毛孔全都舒展开了,心里特别痛快。不光是因为逮到一个祸害,更多的是对他自身实力的肯定。杨猛自恋地欣赏着自个的小拳头,对着空气比划着,嘴里配合着喊出唰唰的风声。

晚上下班刚要走,一排高级小轿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杨猛好奇地朝外看去。

一个女人,身后跟着七八个壮汉,表情肃杀地往里走。杨猛瞧出妇女是今儿被流氓欺负的那个,没想到真来了,就是这阵势,实在有点儿……

“诶……”杨猛伸出胳膊拦在妇女面前,“派出所内不让打人啊!你们就是和他有再大的仇,也有我们帮你们处理!”

没想到,刚才还客气道谢的妇女,立马变了一张脸,指着杨猛朝身后的众位爷们儿说:“就是他,就是他欺负我还抓走我老公,你们派出所所长呢?出来给个说法,你们这的警察乱抓人!麻利儿的,再不出来砸东西了啊!”

杨猛懵了,“你们这是要干啥?诶,我说,你刚才不是……”

“我不是什么啊?”妇女尖着嗓子指着杨猛的鼻子骂,“臭流氓!就你丫也配当警察?趁着巡逻的机会当街占妇女便宜,我老公拦着你,你还打人!你还有没有点儿道德心了?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活了?”

“……”

这场纠纷一直延续到晚上九点多,杨猛才被放行回家。

第二天一早,杨猛就被所长叫到了办公室。

“所长,那妇女纯粹是胡扯,您说我是那样的人么?我虽然个儿矮点儿,没啥钱,可也犯不上当街占妇女便宜啊?一看就……”

“行了。”所长脸色挺凝重的,“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杨猛立刻松了一口气。

“只要您相信我就成了。”

所长抬起眼皮看了杨猛一眼,沉声说道:“但是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影响挺不好,而且人家不会无缘无故找你麻烦,你肯定之前惹了人家了。”

杨猛叫屈,“我压根不认识她!”

“这样,猛子……”所长顿了一下,“你听我说,对方不是善茬,昨晚人家把话撂这了,要么你走人,要么他们就天天来这摆阵。我也就是一个小所长,熬了半辈子了,你别让我为难,你的路还挺宽的,日后努力,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说实话,一辈子待在这种地儿也挺憋屈的。”

杨猛火热的一颗心瞬间凉得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