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欢天喜地闹洞房(二) 咱们老二有力量!

番外篇 欢天喜地闹洞房(二) 咱们老二有力量!

这一次,白洛因采取扎马步式去触碰烟头,因为他腿部的力量比较足,这样做更容易掌控身体的协调性。随着身体的下移,顾海的精神越来越紧张,不停地告诫白洛因要慢慢移,慢慢移,结果挪了三分多钟,白洛因距离烟斗还有三四公分。

“你能不能快点儿啊?”佟辙叼着烟头在旁边催促。

白洛因要烫的位置在屁股蛋儿,顾海是真怕出点儿什么意外,这让片最完好的皮肤出现瑕疵,那等于剜下他一块肉啊!正想着,白洛因已经凭藉身体感觉去寻找热源了,距离烟头只有不到一公分。

顾海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慢一点儿……慢一点儿……”

白洛因几乎是一毫米一毫米地移动,终于,他的内裤已经接触到了烟斗,热烟熏得他一个激灵。他心一横瞬间到位,然后迅速弹起,一个艺术性的窟窿就这样烙在内裤上。杨猛的心也一直揪着,手里端着的那杯水不知道洒出去多少,这会儿瞧见白洛因没事,起步往中间走,结果,鞋踩到水瞬间一滑。

整个人扑倒在白洛因的身上。

白洛因一屁股坐在烟斗上!

呲呲……

烤家雀儿的香味就这么弥漫在整个房间内。

顾海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到白洛因面前,先把压在他身上的杨猛撇出去,然后赶忙拽起白洛因,第一时间朝他的内裤上看去。我滴个天啊!原本一个小窟窿,这会儿成了个大洞,里面的肉都焦了,洒点儿孜然粉真的能吃了。

顾海呲呲杨猛,“你丫看什么呢?”

尤其赶紧放下摄像机跑过来解围,“没事,这烟头是特制的,除了烫点儿以外,对皮肤没有损害。”

“那我给你一下子试试!”顾海说着就把烟斗朝尤其伸去。

尤其赶紧拽着杨猛一起跑。

白洛因试着把手顺着窟窿伸了进去,摸到那块硬皮,撕下来才发现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的胶状物,刚才的糊味儿应该就是这东西散发出来的,事实上他的皮肤没有任何事。

“疼不疼啊?”顾海还是挺心疼地问。

白洛因用手搓了搓,“还成,就是刚烫的那一下够刺激。”

刘冲挺较真地埋怨尤其,“你怎么把烟头的事儿秃噜出去了?他们知道了秘密,惩罚起来就没效果了。”

尤其二话不说,拿起一个烟头就朝刘冲的大脑门戳了上去。

刘冲嗷的一声蹿了起来。

“有效果不?”尤其问。

刘冲使劲搓着脑门,“有……有……”

屋子里紧张的气氛一下变得缓和,猜谜的游戏继续进行。

又轮到顾海猜了。

“望眼欲穿。”

白洛因琢磨了一下,很快替换成“忘掩欲穿”,于是拿起旁边的衣服,一副要穿上的样子。后来见顾海没反应,他又把衣服放下,特意用手捂住赤条条的身体,体现一种没穿衣服的状态,然后又拿起衣服,一副要穿的模样。

顾海扬起一个唇角,“欲拒还迎!”

屋子里的人立刻开始喝倒彩,抢着过去插烟头。因为已经知道烟头不会烫坏皮肤,这次顾海直接挑了内裤上一个无关紧要的部位,飞速顶上去,狠疼一下过后,内裤又多了一个窟窿。

下一个成语,“以静制动。”

顾海脑中突然闪过一丝邪念,他将白洛因推倒在沙发靠背上,用胯下饱满的一坨肉去戳白洛因的臀缝儿,不雅的肢体语言立刻引来阵阵口哨声。

“干嘛啊这是?我们还没走呢,就要提枪上阵啊?”佟辙邪肆的笑容溢在嘴角。

刘冲也趁机起哄,“你们要是表演一段,这题就算你们答对了。”

顾海不搭理他们,直接朝白洛因问,“猜出来了么?”

这群人愣是没看出这个成语和他们的动作有什么关系。

尽管白洛因不想开口,可为了避免被烫,还是试探性地回道,“以茎制洞?”

此成语一说出口,众人立刻碉堡了,久久之后,屋子才炸开锅,全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真尼玛是流氓中的天才!各个词都能扯到黄事上,不让他俩表演真是屈才了。

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领导者周凌云开口了,“都别吵吵了,咱让他们开口解释一下,这以茎制洞究竟怎么制?”

一句话惹来阵阵邪恶的笑声。

只有闫雅静羞赧地捂住脸,“矮油……你们这群男人可真是的!干嘛还让他们开口讲啊?直接示范一下不就完了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六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蜂拥而上,一个劲地煽动二位新人,“快点儿啊!快点儿啊!不表演我们可要上烟囱了!烫死了别赖我们!”

顾海示意性地用下面撞了白洛因一下,没敢死乞白赖的,怕动真格的,小海子就要蹿出来了。

白洛因俊脸通红,当即起身又把顾海按在沙发上,也在他后面撞了几下。

屋子里的气氛简直要引爆了,一群男人起哄,“脱了来,脱了来!”

顾海当即还口,“差不多得了,别没完没了的,我们家孩子脸皮薄。”说罢用两只大手将白洛因发烫的脸颊捂住。

猜谜游戏继续,尽管俩人配合默契,可免不了有失手的情况。五十个成语猜完,内裤被烫得都是眼儿,毛毛都钻出来了。好在关键的区域没有经受烟头的洗礼,仍被几块破布遮挡着,就算是惊险逃过一劫。

白洛因和顾海击拳表示合作愉快。

佟辙冷-笑一声,清清嗓子,“据统计,你俩一共超时五十分钟,按照规则,应该由我们七个人每人用烟头往你们身上烫五十下。”

顾海当即瞪眼,“你刚才不是说超时会提醒我们么?”

佟辙摊手,“我这不是提醒你们了么?”

刘冲一挥拳,“同志们,冲啊!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可怜的小两口,就这么被众人围堵在中间,被烫得嗷嗷叫唤,还不能生气不能反抗,闹洞房图得就是一个欢腾,较真就不吉利了。所以疼出眼泪来也得呛着笑容咽下去,谁让平时干了那么多缺德事呢?

最后的结果就是顾海的内裤彻底被烫成了鱼网,就剩下几根线在那绑着。白洛因也没比他强多少,仅存的那一块布还是顾海用手护住的,手背都给烫黑了。

“我想知道这个馊主意是谁出的?”白洛因扫视着幸灾乐祸的七个人。

刘冲回道,“刚才我已经念了具体分工,没念到谁谁就是策划人。”

白洛因和顾海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挨个排除。尤其是摄像师,周凌云是组织者,刘冲是执行者,闫雅静和佟辙是监督者。就剩下顾洋和杨猛了,俩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顾洋。

顾洋冷傲地挑挑眉,“别看我,我就是个瞧热闹的。”

难道是……俩人又把视线转到杨猛脸上,杨猛谦虚地笑笑,“其实我也是效仿别人的招数,再加上一点儿个人的创意……”

白洛因当即磨牙,“你丫这辈子也就精了这么一回,还尼玛没用在正地方!”

杨猛嘿嘿笑了两声。

闹洞房继续,第二个游戏叫咱们老二有力量!一听这个名字就猜到八九分了。具体规则就是,一方屁股上绑一块固体,另一个人的老二被硬东西套住,然后用力去戳那块固体,戳穿了就算过关。在戳的过程中,施力的一方要不停地问,进去了么?如果没进去,受力的一方要不停地喊,老公使劲捅!如果进去了,就喊老公你真棒!

本来放在一般夫妻身上玩,都是一块海绵和一根香蕉,只要把香蕉对准海绵中间的窟窿插进去就成了。但是考虑到顾海和白洛因超强的体力,用海绵和香蕉太屈才了,遂改为胶壮固体和铁皮外罩。

俩人商量之后决定一起来,全部是前后武装,到时候看情况调整位置,谁强谁来做施力方。

但是问题出现了,要想把老二用硬东西套住,必须得先把老二弄硬,而且要当着众人面。面对十四道贼兮兮的目光,一般人谁硬得起来啊!可顾海和白洛因就不是一般人。

顾海把手伸到白洛因腰上,挠痒痒一般地弹了几下,白洛因身下的小东西立刻开始抬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这也太强悍了吧?话说白洛因的腰上是有开关么?一碰就立刻有反应……

顾海相当有成就感地蔑视众人一眼,你们还想趁机看段表演?甭做梦了!压根就用不着!他身上的哪一个部件都是我的,我碰哪哪就起反应!

这几个人以为顾海够神了,结果白洛因更神,他的手都没碰到顾海,光是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顾海下面立刻一柱擎天,下药都没这么快的速度!

事到如今,顾洋不得不承认,这俩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