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番外篇 欢天喜地闹洞房(一) 心有灵犀

番外篇 欢天喜地闹洞房(一) 心有灵犀

晚宴结束,闹洞房的时刻到来了。

周凌云,顾洋,杨猛,尤其,刘冲,佟辙,闫雅静……等人一同尾随顾海和白洛因去了他们的新房,也就是当年的小窝,已经被重新装修过了,他们要在这里度过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顾海和白洛因从电梯走出来,拿钥匙开房门,结果发现房门打不开了。白洛因脸色一变,急切的朝顾海说:“快,快找一根细棍出来,咱们的房门被他们动了手脚。”

顾海从身上摸了很久,终于摸出一个耳挖勺递给了白洛因。

白洛因就用一根耳挖勺不停地挖着锁芯,顾海看到身后的电梯数字正在不停地上升,于是在旁边一个劲地催,“快,他们已经到了五层,八层了,十层了……”

数字跳到十八,白洛因的手腕一扭,门终于开了。

与此同时,身后的电梯也传来叮的一声。

七个人一起冲了出来。

白洛因和顾海猛的蹿到屋内,迅速去关门,可惜这七个人已经挤到门口了。门差一个小缝没关上,又被门外的一股强力推搡出一条大缝。白洛因和顾海拼了命去保卫他们的婚房,而外面的七个人更是不遗余力地要闯进来。

两个人和七个人作斗争,结果可想而知。

六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面带阴笑地闯入俩人的小窝,闹洞房正式开始。

很快,白洛因和顾海被人扒得只剩下两条内裤,赤条条地等着七个人的发落。白洛因还好,他和尤其、杨猛无仇;最惨的要数顾海,这里面的每个人都和他有过一段渊源,他们可是憋足了劲儿要追缴回来。

“咳咳……”周凌云示意大家伙安静,“咱们就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顺序,第一个环节是心有灵犀,具体规则由刘冲为大家朗读。”

一阵掌声传来。

白洛因和顾海非常默契地抛过去一个鄙视的目光。

刘冲清晰地读道:“部队偷用手机小窍门……呃……”感觉不对劲,立刻把纸条塞回裤子口袋,惶恐地看了周凌云一眼,“……拿错纸条了。”说完又着急忙慌地去翻另一张纸条。

周凌云沉着脸开口,“回去用你所谓的窍门去士兵宿舍搜出十部手机来,少几部你自个出钱买几部,总之给我凑出十部来。”

刘冲哭丧着脸点头。

杨猛在一旁偷着乐,尤其负责录像,镜头刚一打开,就拍到了杨猛这张幸灾乐祸的脸。他决定回去把这段闹洞房的录像做成专辑,封面就用杨猛的这个表情,生动形象地反应了他们七个人的猥琐心态。

“这个环节的规则是这样的,我们会在题板上写上成语,一个人比划一个人猜。猜对就算过,猜不对就要用烟头在内裤上烫个窟窿。届时我们会把烟头插在花盆里,受惩罚的人要被蒙住双眼,另一个人指挥着他用内裤去触碰烟头,必须烫出一个窟窿才有效。”

白洛因抗议,“这样肯定会烫到肉。”

“如果你们心有灵犀,他的心会告诉你该往哪边移,该移多大尺度,肯定不会烫到你的。如果你挨烫了,那就证明你俩默契程度不够。”顾洋在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疼。

顾海鼓励白洛因,“放心,就算答错了,我也不会让你烫到屁股的,更何况咱俩肯定答不错。”

说完又问监督员闫雅静,“有时间限制么?”

“暂时还没有。”闫雅静说。

白洛因拧眉,“什么叫暂时还没有?”

记录员佟辙发话了,“等超时了我们会提醒你的。”

周凌云宣布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个成语,白洛因比划,顾海来猜。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这个简单……白洛因心里暗暗想道,他先把顾海拉到身边,又拉过周凌云,拽着他俩走了一段路。然后双手抱拳朝周凌云鞠了个躬,斜着眼看向顾海,顾海一脸糊涂的表情。而后白洛因又让顾海双手抱拳,也给周凌云鞠了一个躬。

顾海恍然大悟。

“二龙戏猪(珠)!”

回答完毕,顾海还自以为是地勾了勾嘴角,好像在彰显自个多高的智商,连谐音的成语都猜出来了。结果等他回头看答案的时候,屋子里的人都笑爆了,尤其手里的摄像机不停地抖动,杨猛都快笑出阑尾炎了。就算平日里不怎么爱笑的顾洋,这会儿都绷不住了,大手戳着顾海的胸肌,笑着赞道,“你真有才!”

周凌云的脸绿得都快发霉了。

刘冲笑着提醒,“首长,按照规则,由您来提供烟头。”

周凌云当即掏出一根粗大的雪茄,点着了插进花盆里。

你可真是我的恩师……白洛因心中暗暗想道。

眼睛被蒙上之后,顾海朝花盆走过去,他采取俯卧撑式,通过腹部下移去碰触烟头。因为他手臂的控制力比较强,可以很好地拿捏分寸,不至于烫到自个的皮肤。

依照顾海的想法,他是想烫侧腰的部位,这种地方无伤大雅,是最优选择。

白洛因开始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指挥着顾海。

“前面,再前面……再往左移一点儿,对,你的双手可以支地了,缓缓下移,现在你离烟头只有一公分了……”白洛因都冒汗了,“你可以尝试着再挪那么一丁点儿,感受到热度没有?对,那个位置就是烟头,小心……小心……”

在夫夫俩默契的配合下,烟头成功地在顾海的内裤边缘着陆,他嗖的一下闪开,动作相当干脆漂亮,只见内裤边缘被烫出一个窟窿,里面的皮肤完好无损。

顾海颇有成就感地站起身,用手解开眼罩,与此同时,下身一凉。

“哈哈哈哈……”

几个爷们儿一阵疯狂大笑。

闫雅静迅速把脸扭了过去。

我们的顾海大才子,他把内裤的松紧带给烫断了,没了松紧性,内裤的上围边缘瞬间松垮,内裤很快掉到了脚跟底下。

“快把他内裤抢过来!”顾洋阴笑着喊了一声。

白洛因赶紧冲过去,第一时间将顾海的内裤提上来,而后又冲过来三四个爷们儿,哄抢着去拽顾海的内裤。白洛因死死攥着顾海的内裤不放手,野狼一般凶悍地和几个色狼抗争,怒声喝道:“你们自个没长鸟么?干嘛非得看他的啊?”

“没见过这么大的。”杨猛嘿嘿笑。

顾海内裤都要被别人扯烂了,脸上还带着肆无忌惮的笑容,人家笑的是他,他笑的是白洛因。头一次见白洛因这么着急的护着他,心里乐得都快不行了。结了婚果然就不一样了,知道是一家人了,知道维护自个的老公了。

哄闹暂告一个段落,顾海用别针将内裤别住,开始下一道题。

这道题由顾海比划,白洛因猜。

“地大物博……”

多么难以去表达的一个成语,如果能开口还好一点儿,光用肢体语言来描述这样一个成语,着实有点儿难度。

“行不行啊?”顾洋开口了,“不行就直接准备烟头吧!”

白洛因给了顾海一个鼓励的眼神,你要相信咱俩的默契程度,无论多晦涩的手势,我都能明白你在说什么。

于是,顾海把白洛因的手放在了小海子上,然后又把他的手拿下去,摇摇头表示不行。

白洛因冥想片刻,眼前一亮。

“弟大勿勃。”

此言一出,顾海一把搂住白洛因,你果然是我的心肝,太尼玛了解我了!!!

众人皆惊,这都可以?

白洛因幸免于难,下个成语,又轮到顾海猜了。

“无稽之谈……”

心里默默念叨着,然后曲解到俩人的惯性思维上,最后把目光投向那个刚刚一直叫唤着要看大鸟的杨猛身上,邪笑着走了过去。

杨猛还没明白咋回事呢,白洛因就把顾海的手按在了杨猛的裤裆上。

“无鸡之谈!”顾海当即回答。

杨猛瞬间就愣住了。

随后又是一阵爆笑声,尤其的摄像机都砸到地上了,太尼玛搞笑了!!

杨猛的两腮撑得都快爆炸了,谁说我没鸡?我的鸡只是深藏不露而已!真要伸出来,绝对吓死你们!说到这,不得不提一下杨猛引以为傲的本事。在他小的时候,所有男孩的鸟都一样大,他们经常站成一排,比谁尿得最远,杨猛总能尿到所有人前面。打那开始,他就一直觉得自个的鸟是全世界最强悍的鸟。

白洛因和顾海击掌表示合作愉快。

下一个成语,又轮到白洛因来猜。

“夫唱妇随。”

顾海想了想,他把佟辙和闫雅静拽了过来。

先是用手扼住佟辙的两颊,佟辙的嘴被攥变形,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而后又攥住闫雅静的两颊,再把她的嘴箍住,强迫她发出呜呜声。

按照正常思维,看到这一幕,白洛因应该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关键是他的思维已经被顾海带扭曲了。

夫唱妇随这个成语在白洛因脑中一闪而过,紧跟着扭曲成了邪恶的版本。

“鸡同鸭讲!!”

噗的一声,顾洋嘴里的水喷出去了。

这个成语猜得太解恨了!

屋子里又飘出一阵疯癫的笑声。

佟辙直接掏出一杆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