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06节 携手相伴一生

第106节 携手相伴一生

晚上七点钟,婚礼邀请的宾客们纷纷开始入场。这是一个接近两千平米,挑高十几米的无柱水晶宴会厅,可容纳一千多人。除了庞大的伴娘团和伴郎团以及彼此的亲朋好友之外,还有一些不请自来的社会人士,这些人多半是和顾海有生意合作,还有前些日子捐赠灯具的受捐人代表,借此来表达感激和祝福之情。

婚礼场地布置很精美,舞台在中央,宾客席呈辐射式环绕在周围,营造了圆满的气氛。

杨猛下午就到了宴会厅,他和旁边坐着的两名工作人员都是本次婚礼的红包统计人员。随着宾客数量的增多,工作量开始加大,杨猛负责清点,旁边的人负责记录。因为礼金数额庞大,所以要用一排保险箱存放,保险箱一满,就有士兵将其押送走,再换下一批。

“张小梅,1688元。”

“苏辉,2888元。”

“张成,18888元。”

从杨猛开始清点到现在,从他手里溜走的红色钞票不计其数,少则一两千,多则十几万。就算一个普通的公司员工,到了这种地方,没个几千块都拿不出手。杨猛把压箱底的钱都掏出来了,不过才凑了,他愧对老同学,所以才自动请求来这打打工。

闫雅静和佟辙一起来的,杨猛看见佟辙,笑着调侃了一句。

“姐们儿,来了?”

“早知道是你负责清点,我就兑换成一元纸币了。”

说罢朝杨猛递过去一张卡,“刷131400。”

“姐们儿你真豪气!你是目前为止金额最高的。”

轮到闫雅静了,后者也拿出一张卡,“刷131401。”

佟辙深感无语地斜了闫雅静一眼。

很快,尤其在保镖的护送下高调入场,杨猛正在忙着清点别人的红包,没看见尤其朝他走过来,直到一个声音在他耳旁响起,“521521。”

杨猛头也不抬的说,“设这么一个银行卡密码不怕被偷么?”

“这是随礼金额。”

听到惊人的数额和熟悉的声音,杨猛嗖的抬起脑袋,尤其的酷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大爷的……杨猛心里暗暗说,随这么多,故意寒碜我么?

“不愧是老相好,真够意思!”一边恭维着,一边在刷卡机上多输了一个零,递到尤其面前。

尤其幽幽一笑,“结婚送红包,刷卡不吉利,我是带现钱来的。”

杨猛的脸瞬间笼罩上了一层雾霾。

“麻烦你给清点一下吧!”

杨猛找了四五个人和自个一起去数钱,数完钱回来,看到一个人没随礼直奔着贵宾席去了,杨猛当即追了过去。

“请问你随礼了么?”直言不讳地问。

周凌云一开口,杨猛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没有。”

杨猛当即开口,“没随礼不让吃饭!”

周凌云还没说什么,刘冲从不远处跑过来了,先给周凌云敬了一个礼,而后将杨猛拉到一边说道:“这是部队的领导,也是白团长的领导。”

“领导也得随礼啊!”杨猛就是看不得人家不给钱。

刘冲又说:“他随礼了,只不过没随钱,随的是烟花和礼炮,最少价值十几万。”

杨猛突然间想起下午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几门礼炮,炮管的口都能把自个塞进去。

周凌云朝杨猛走了过去,“需要我去和你清点一下‘礼金’么?”

“不……不用了……”

杨猛迅速找个钱堆扎进去了。

晚上八点钟,宴会厅座无虚席,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全场暗灯,乐队奏起激昂乐声,追光屏闪起横扫全场,足足一分钟的灯光秀,气势恢宏,令人目不暇接。紧接着,高清晰的大屏幕上出现两张俊美的笑脸,宾客席上瞬间响起热情的掌声。

音乐逐渐变得柔缓,灯光也越发迷离,大屏幕上开始出现属于两个人的爱情记录片。

从相识到彼此熟悉再到生离死别,从重逢到彼此折磨再到破镜重圆,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可在场的每位宾客都能感受到那份痴恋和深情。

片尾音乐声响起,灯光再次打亮,英俊潇洒的主婚人出现在中央的舞台上。

现场又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各位宾客朋友们,感谢你们来参加白洛因先生和顾海先生的婚礼,今天,我们1314个人齐聚于此,共同见证他们一生一世的爱情。”说完,自个在心里呸了一声。

“下面,有请二位新郎隆重登场。”

顾洋往旁边走了几步,中间的舞台开始缓缓地上升,一辆漂亮的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紧接着,在所有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汽车突然爆炸了,宾客席顿时传来惊呼声。

然而,碎片很快从天而降,变成亮晶晶的糖果,砸落到每位宾客手中。

两位新郎闪亮登场。

顾洋差点儿一个耳刮子抡上去,既然设计了这个环节,为什么不告诉我?顾洋吃了一嘴的粉末,头发都给炸开了。

顾海抢过顾洋手里的话筒,朗声和在场宾客说道:“刚才我们这个环节叫涅重生,虽然我们经过车祸,但是这场车祸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生,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堂哥顾洋先生!诶,哥,你怎么激动成这副德行了?”

顾洋阴测测的目光斜着顾海,你丫绝对是故意的!

婚礼继续进行。

“大家看我左手边的这位新郎,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别看他长得面目可憎,贼眉鼠眼的,他干的那些事还不如这张脸呢!可谓是集多种‘优点’于一身,既有商人的奸诈,也有流氓的龌龊;既有傻子的没心没肺,也有市井小民的斤斤计较。此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往自个脑袋上戴绿帽,幻想老婆是破鞋……”

“再看我右手边的这位新郎,此人是骗子里的精英,经常拿两道豆腐脑的眼神去掩盖金刚石的真身。他还是平民中的影帝,经常塑造一些纯良的小百姓,励志的小军官,不苟言笑的小领导……此人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人洗脑,无论你有多顽强的意志,他都要逼你就范。”

宾客席上响起一阵哄笑声,这些人都觉得顾洋好幽默哦,好会调动现场气氛哦,其实人家说得都是肺腑之言!!

“下面,有请证婚人致辞。”

灯光打到周凌云的脸上,他和顾洋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言归正传。

“顾海先生,你愿意给白洛因先生做一辈子饭,洗一辈子衣服,暖一辈子被窝,时不时被拳打脚踢,受委屈还要给对方道歉,吃亏了还要夸对方厚道,每天大醋小醋歪醋邪醋一大桶,大气小气歪气邪气任你受么?”

顾海想都没想便说道:“我愿意。”

家属席位上的白汉旗微微勾了勾嘴角。

周凌云的目光转向白洛因。

“白洛因先生,你愿意让顾海先生唠叨一辈子,吃喝拉撒都受他管制,经常被莫名其妙地泼一身醋,时不时被某个犯浑的驴蹄子踢一脚,醉酒的时候陪着他犯二,冲动的时候陪着他犯傻么?”

白洛因迟疑了几秒钟,在顾海紧张的目光投过来之后,嘴角扬起一抹轻笑。

“我愿意。”

顾威霆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周凌云的目光往台下四位父母以及一千多名宾客的脸上一扫,而后大声宣布。

“从今天开始,白洛因先生和顾海先生正式结为夫妻,让我们用最宽容的心去接受两个真心相爱的男人,让他们在我们的祝福声中相爱到老。”

说完,博得满堂喝彩。

两位母亲的眼圈都红了。

“下面,请二位新人向你们伟大的父母敬茶致意,感谢他们二十多年来的养育之恩,更要感谢他们伟大的包容和无私的爱。”

白洛因和顾海走下台,朝四位父母走去。

顾洋阴着脸看向周凌云,“你丫把话当屁放么?”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

“改变主意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改变主意干嘛还给我使眼色?”

周凌云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给你使眼色就是告诉你,我改变主意了。”

顾洋,“……周凌云,咱俩没完!”

恭恭敬敬地向父母敬了茶,喜滋滋地拿到了改口红包,两位新郎又回到舞台上。

“请你们说出对方身上最美的部位。”

顾海先接过话筒,就在白洛因惴惴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顾海说了一个字。

“手。”

白洛因低头看着自个布满伤疤的手,心突然被某种情绪灌满了。

他接过话筒,朗声说了句,“全部。”

掌声伴着浓浓的温情弥漫了整个宴会厅。

“下面请开始你们的爱情宣言,每个人讲出一句最想和对方说的话。”

顾海脑中千头万绪,却想不出一句可以将所有感情表达出来的话。

久久之后,还是白洛因先开口的。

“我爱你。”

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宴会厅都沸腾了。

顾海却突然转过身背朝着白洛因,用手捂住脸……

顾洋提醒了一句,“到你了。”

顾海没吭声。

顾洋凑过去,看到一滴眼泪从顾海的指缝里滑落。

这一刻,顾洋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踹了顾海一脚,训道,“瞧你这没出息劲的,赶紧着,都等着你说话呢!”

顾海胡掳一下脸,转过身,露出醇厚的笑容。

“我爱你。”

“接吻,接吻,接吻……”

在欢呼声中,薄唇相依,十指相扣。

从此我们携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