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03节 顾新郎被刁难

第103节 顾新郎被刁难

一路上,闫雅静的车骑得歪歪扭扭,好几次和佟辙的车碰撞到一次,幸好前后车距够大,不然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来个连环追尾。这个小妮子打小就没碰过自行车,小时候上下学就有专车接送,长大了就自己开车,所以这车技完全是现学的,师父就是旁边这位屡屡被他撞到护栏上的人。

次数多了之后,旁边这位受不了了。

“我说,人家结婚,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闫雅静斜了佟辙一眼,结果就这么一个走神,让原本车品就不好的她,再一次朝佟辙撞去,这一撞就是结结实实的,车把都给撞歪了。等俩人把自行车调整好,身后已经停了无数辆车,前面的那辆却看不见了。

“糟糕……”闫雅静扭头看向佟辙,“你认识白洛因的部队么?”

佟辙表示他从没去过。

闫雅静正发愁,突然灵机一动,打开车头的导航系统。

然后,得意洋洋地朝佟辙说:“怎么样?我带团队开发的这个产品很有用吧?”

佟辙冷-哼一声,“一般般吧。”

“一般般?这可是我国首个自主研发的自行车导航仪。”

说罢,趾高气昂地蹬上车打头阵,佟辙则跟在后面看着她的翘臀一扭一扭的。还记得小时候上课,老师问学生,假如你们有机会变成一样东西,你们最想变成什么?人家都回答得的是超人,宝剑,洋娃娃一类的,只有佟辙说他想变成女孩自行车的后车座。

白洛因还有数百号官兵坐在军营里等待着汽车鸣笛的响声,结果等了N久也没等到。八十公里的距离,自行车迎亲,这绝对是个体力活儿。纵使我们顾大少体力再怎么好,也得骑个三四个小时才能到。

看了一下表,已经七点多了,希望出门了,不然该赶上早班高峰期了。

正想着,突然听到一阵车铃响。

白洛因掀开门帘往外瞧,禁不住愣住,顾海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大汗淋漓地坐在车座上。这辆自行车可真是折腾死他了,脚蹬子没了不说,中途链条还掉了N多次,后车座上插着的那个红灿灿的糖葫芦,就剩下一个山里红了。

尽管这样,顾海依旧风采迷人,他吹了声口哨,眯着眼睛朝白洛因笑。

“上来,哥带你去婚姻的殿堂。”

十年前,顾海骑着同样一辆自行车,来到白洛因家门口,当时他说的那句话是“上来,哥带你去学校”。就是那么一个唐突的决定,他上了顾海自行车的后车架,从此造就了十年的孽缘。十年后,顾海再一次来到白洛因的面前,说的却是带他去婚姻的殿堂。

白洛因感慨万千,忍不住用当年的口气调侃了一句。

“就你那辆破车,我上去了就得散架。”

顾海笑,“你一个走路的还看不起骑车的?”

当年的对话,被俩人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谁也没提前复习,谁也没苦思冥想,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就已注定意义非凡。

白洛因还在感动的余韵中没有醒过味儿来,就被几双大手拽回屋里,紧跟着七八个脑袋凑到门口,七嘴八舌地呛呛着。

“你也太不把我们团长当回事了!”

“就是,一辆破自行车就想把我们团长糊弄走?”

“你当我们部队是废品收购站呢?整这么一辆破烂自行车来!”

白洛因想替顾海向众人解释,结果连插口的机会都没有,这群官兵平日里受虐惯了,今儿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位高权重的太子爷,说什么也得使劲挤兑一番。

“喊出我们团长的十个昵称,少一个都不成。”

白洛因一听这话就急了,哪能提出这种要求啊?这不明摆着寒碜他的么?无奈他已经被挤到了最里面的位置,十几个人重重包围住,无论喊什么,除了周围那几个人,别人一概听不见。

“嘘,别嚷嚷了,人家开始叫了,大家都好好听着啊!不好听不让进!”

白洛因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

“因子!宝贝儿……”

刚喊出宝贝儿俩字,里面就沸腾了,这群官兵笑得这叫一个狂野啊!宝贝儿?我们最崇拜,最敬畏,最不可一世的白团长,竟然也有让别人叫宝贝儿的时候?

“小骚货,小淫蹄子……”

白洛因窘着脸咆哮,“顾海,你够了啊!!”

这群官兵们哈哈大笑,不停地撺掇着,“继续说,继续说,我们乐意听!”

白洛因仰天悲叹,草,遇人不淑啊!干嘛要找来这么一群二百五助阵?

十个全部喊完,这群官兵扭头朝白洛因问:“首长,他已经说完十个了,让他进么?”

白洛因能让他进么?脸都丢尽了。

“我们白团长说了,你这个问题回答得很不理想,他不愿意让你进。这样吧,你再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回答对了再考虑让不让你进。”

说罢,亮出第一个问题。

“白团长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刚问完,白洛因当即插了一句,“这个问题太小儿科了。”

的确,顾海想都不想就说,“浅灰色平角裤。”

几个爷们儿将白洛因的裤子往下拉了几公分,露出一个内裤边缘,发现真如顾海所说。本来嘛,白洛因的内裤全是顾海给买,顾海给洗的,哪怕问他内裤上有几个线头,恐怕都能对答如流。

“不行,刚才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再问你一个,我们白团长现在的体重是多少?要说具体的,差一两都不成。”

顾海沉声回道:“净重七十三公斤零三两。”

话音刚落,一群爷们儿就把白洛因推到了体重计上,脱下衣服和鞋,只剩一条可以忽略重量的内裤。再往显示屏上一看,我滴个天,真的一两不差。

“团长,让他进吧!”一旁的刘冲都感动得快不行了。

不料白洛因不松口,这点儿拷问算得了什么啊?上点儿有难度的。

于是,更缺德的来了。

“请回答出白团长的脸长,脸宽,眉间距,鼻梁高度,下巴长度。”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众人叫绝,这也太狠了!

不料,顾海信心满满地回道:“脸长20.3厘米,脸宽12.7厘米,眉间距36厘米,鼻梁高度1.3厘米,下巴长度33厘米。”

一群人簇拥在白洛因身边,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尺子,纷纷开始测量,测量完一个对照一下顾海报出的数据,测量完一个对照一下,等全部对照玩,个个目瞪口呆。

于是,有人开始声讨发问者了,“你是不是和他串通好的啊?”

发问者一脸委屈,“我今天刚认识他的。”

连白洛因都很吃惊,顾海都什么时候量的啊?他怎么都不知道?

这群官兵被顾海的对答如流勾起了浓厚的挑战欲,又一个人上前,问了一个逆天的问题,“白团长有多少根Y毛?”

刚问完就被众人打了,“你小子也太邪恶了,我也就是想想,你丫真敢问出来啊!”

白洛因的脸都绿了,你们这是要造反么?

“白团长,你激动啥啊?我们就是开个玩笑,他肯定回答不上来。”

“就是啊,哈哈哈……”

结果,待到众人闹够了,顾海真的报出了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正确与否,恐怕只有白洛因心知肚明。

“我们不信,我们得检查检查!”里面大声叫嚣着。

没想到,刚才被刁难了N多次,顾海都没起急冒火,结果这话刚一说出口,他就立刻爆发了。

“你们敢脱他裤子试试!”

“试试就试试!”

一群军痞流氓凑在一起,连起哄带诈唬,气焰相当嚣张。可怜了顾海,大部队还没赶过来,只能单枪匹马作战,拼死保卫着自个的领地不受他人侵犯。

白洛因真心疼了,站在人群后面怒吼道:“你们让他进来!”

“让他进?”刘冲威风了,“我们觉得他这人太邪恶了,极度不靠谱,我们不放心把你交给他,你们说是不是啊?”

一声令下,百人响应。

我擦,我是新郎你们是新郎?听我的听你们的?白洛因也参与到了抗争之中。

于是,这场迎亲阵势就变成了两个新郎被众人围攻,想要在一起却被重重阻隔的混乱场面,直到遥远的东方出现一片红色的火海。

这群官兵全部安静了,谁也不闹腾了,眼睛都瞪直了。

长达一公里的车队陆陆续续在训练场汇聚,红色的火焰开始蔓延,靓丽的面孔如同娇艳的牡丹花,个个争芳斗艳。

这可是99美女啊!这里拢共才99号人,就算平摊,一个人还能分10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