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00节 老白偷听墙根

第100节 老白偷听墙根

顾海从包里拿出两套衣服,一套递给邹婶,一套递给白汉旗,朗声说道:“这是我俩找人专门给您们订做的衣服,可以在出席婚礼的时候穿,您试试合适不?”

邹婶面露喜色,“哎呀,还是孩子知道疼人啊!我正发愁没一件衣服穿得出去呢!”

白洛因又把另一个手提袋递给邹婶,“这里还有首饰,您看看喜欢么!”

邹婶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你瞧瞧,又让你们破费了。”

说罢,迫不及待地回房间去换。

白汉旗哼笑着说了句,“岁数越大还越臭美了。”

白洛因瞧着白汉旗这一身几十年不变的组合,跨梁背心,大裤衩,塔拉板儿……忍不住说道:“爸,您也把新衣服换上试试吧,不合适我们再去改。”

白洛因摆摆手,“不试了,怪热的。”

“热怎么不开空调啊?”

顾海这么一提醒,白洛因才注意到屋子里的温度,刚进门的时候以为是走楼梯走得出汗,这会儿才发现屋子里真的很热。

白汉旗旁边有一把蒲扇,他是宁肯自个动手,也不乐意费那几度电。

顾海突然间很惭愧。

“行了,爸,我陪你进屋试试衣服吧。”白洛因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进了卧室之后,白洛因帮白汉旗把新鞋换上,又给他拽拽裤子,最后帮他细致地扎好腰带。白汉旗垂目看着白洛因,爱怜的用手去抚他的头发。

“儿子,爸问你,你俩是谁娶谁啊?”

白洛因帮白汉旗系鞋带,头也不抬地说:“我俩不分嫁娶,就是身份平等地结婚。”

“就该这样,咱不比人家差,在婚姻这方面不能让,这是一辈子的事。爸虽然平时总向着大海,可真到了紧要关头,爸的心还是跟你拴在一起的。你们的日子还很长,记住爸的话,委屈谁也不能委屈自个。”

白洛因点点头,“您放心吧,我会把您这辈子受的气全都补回来的。”

白汉旗哈哈大笑。

顾海刚才出去了一趟,这会儿都回来了,那爷俩儿还闷在屋里没出来!说什么悄悄话呢?顾海的头探了过去。

“爸,顾海来了,咱出去吧。”

白洛因扭头要走,白汉旗突然又拽住了他,偷偷摸摸问:“你在那方面没吃亏吧?”

白洛因自然知道白汉旗所谓的那方面是哪方面,心里一紧,当即摇摇头。

白汉旗笑了笑,充满自信的眼神看着白洛因,不愧是我儿子。

“记住,这方面绝对不能吃亏。”

白洛因觉得自个愧对白汉旗的自信。

在邹婶的盛情邀请下,俩人决定晚饭就在家里吃了,顾海主动要求去买菜,白洛因和他一起下了楼。

俩人刚走没一会儿,白汉旗就朝邹婶说:“先把空调关上,等孩子回来再开。”

砰砰砰……

“有人敲门,我去开。”

白汉旗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是物业公司的员工,当即扭头朝邹婶问:“咱们这个月电费没交么?”

“交了啊!”邹婶从厨房走出来,“我昨天下午交的。”

白汉旗笑笑地朝物业员工说道:“我们交电费了。”

很难得的,一贯态度恶劣的员工这次竟然面带笑容地看着白汉旗和邹婶。

“您中奖了!”

“中奖了?”邹婶瞪圆眼睛,“中什么奖了?”

“刚才我们物业公司举办隆重的抽奖送电费活动,您这一户抽到了一等奖,总价值一万元的电费,恭喜您。”

说罢还把临时写好的获奖证书递给白汉旗和邹婶。

白汉旗愣住了,“有这好事?”

“是啊!”员工含笑的眸子看着白汉旗,“不过您必须要在一年之内用完,过期就作废了。”

邹婶定了定神,疑惑的目光投向白汉旗,“你说是不是那俩孩子搞的鬼啊?”

白汉旗还没说话,邻居老甄也捧着一张荣誉证书上来了。

“老甄,你也中奖了?”白汉旗急着问。

老甄喜上眉梢,“是啊!中了500度电,够使仨月了!”

白汉旗和邹婶这才信自个真的走运了。

“哎呀,这可太好了,一年不用交电费了……”邹婶嘟哝着。

白汉旗忙不迭把空调打开,又催促邹婶,“把能开的家用电器全打开,不能便宜了物业那帮孙子!”

晚上,白汉旗硬是把白洛因和顾海留在家里睡了,俩人睡在白洛因的卧室,和白汉旗的卧室就隔了一面墙。

三更半夜,白汉旗不睡觉,趴在墙头听隔壁的动静。

顾海像条大虫子一样懒散的趴在床上,白洛因坐在他的身上,给他按摩着肩膀和脖颈。

“你这么帮我揉一揉,感觉好多了。”顾海说。

白洛因纳闷,“你说你睡着觉,肩膀怎么还能抽筋呢?”

“不知道,可能是这几天对着电脑的时间太长了。”

“可你以前也总对着电脑,以前怎么没事呢?”

顾海故作委屈地说,“以前我也经常肩膀抽筋,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白洛因目光忧虑地看了顾海一眼,“以后别长时间待在电脑旁,时不时就站起来溜达溜达,活动活动脖子。我告诉你,你将来要是在我之前瘫在床上,我可不伺候你!”

说罢使劲捏了一下。

“额……”顾海痛呼,“轻点儿……”

白洛因双手攥拳,用指关节去顶顾海的肩胛骨,顾海立刻吸了一口气。

“对,这样顶很舒服。”

白汉旗的耳朵都快钻到墙里了,偷听着隔壁传来的床底私语,从悄悄话里面分辨着人物角色。

“轻一点儿……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儿?”顾海的声音。

“不用劲顶能舒服么?”白洛因的声音。

“可你刚才的劲太大了……哎呦……”

“顶这对么?现在这力度怎么样?”

“很好……很爽……”

白汉旗用力攥了一下拳,太棒了!他儿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邹婶习惯性的摸摸旁边的位置,发现空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四处寻觅着,结果发现一个庞大的黑影出现在墙边,鬼鬼祟祟的,正朝着门口移动。

我滴个妈啊!进贼了!

于是,邹婶抄起立在床头的长棍,一棍子朝白汉旗的肩膀上楔了上去。

“啊!!”

白汉旗轰然倒地。

邹婶瞬间一惊,赶忙走下床,转过贼的脸一眼,竟然是白汉旗。

“你……”

敲门声响起,白洛因的声音,“爸,您怎么了?”

邹婶刚要说话,白汉旗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咬着牙朝外边说:“爸没事,你回屋睡觉吧!”

顾海和白洛因走了回去。

白汉旗冒着冷汗朝邹婶说:“快,快把我扶起来!”

邹婶费了好大劲才把白汉旗扶上床,打开灯朝肩膀上一瞧,青了一大片。

“你说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贴着墙根走,这不是存心找挨打么?”邹婶叹了口气。

不料,白汉旗美滋滋地说:“我这一棍子,挨得值!”

那屋,顾海刚一钻进被窝,就和白洛因腻歪起来。

“哎,刚才你听见你爸的那声吼没?底气十足啊!想不到啊,咱爸都这个岁数了,还龙精虎猛的呢!你说,咱婶儿会不会再给你生个弟弟啊?”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孟通天都十六了,再生一个都快差辈儿了!”

顾海把手伸到白洛因的腿上,来来回回暗示性地抚摸着,脸上的淫色显露无疑。

“白天没玩过瘾。”顾海粘腻的声线刺激着白洛因的肾上腺素,“都没和小菊弟打个照面……”说罢将手探了过去。

白洛因一把攥住顾海的手腕,“告诉你,别在这闹,我们家房间不隔音,我爸在那屋听得清清楚楚的。”

“怕什么?”顾海继续撩拨,“咱爸都那么豪放,听听刚才那声吼,多带劲!!”

说罢又学着白汉旗在白洛因耳边呻了一声,白洛因的呼吸立刻变重。

“来嘛来嘛!”

顾海翻身将白洛因压在身下。

白汉旗还在那屋偷着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