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8节 究竟谁来迎亲?

第98节 究竟谁来迎亲?

自打上次在灯展上看到顾海拥抱着白洛因的那一幕,闫雅静的精神就一直处于游离状态,说不上来什么感受,总之那一晚之后,她的人生观就彻底颠覆了。

顾海已经很多天没有在她面前出现了,而佟辙也不再处处和她作对了,她现在可以随意进出顾海的办公室,随便用他的东西,甚至可以暂时顶替顾海的位置,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对着层层下级发号施令。

她梦想中的生活已经来临了,可她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以前总觉得顾海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现在这份待遇,就已经足够证明他们之间有什么。自从盛大的灯展结束,几亿的耗资只求照亮爱人回家的路。闫雅静才发现,她的眼界太短浅了,她曾经对顾海的定位简直错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原来他的爱是那样浓烈狂热。

那一晚,看到顾海抱着白洛因泣不成声的画面,闫雅静震惊中猛然觉醒,她的嫉妒仅仅在佟辙那里有意义。到了白洛因这,所有情绪变化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差距太大了,大到她连嫉妒的勇气都没了。

看到顾海电脑上数十年如一日的桌面背景,闫雅静悔不当初,这么显而易见的感情深度,为什么现在才察觉?如果半年前她就知道顾海如此狂烈地爱一个人,爱到心缝儿里塞不下任何一个东西,是不是现在早已走出感情的困境了?

事情再推到九年前,如果当初在车上听到顾海说的那声,她可以不那么肤浅地把注意力放在顾海英俊的面孔上,而是多看看他的眼神,是不是这么多年的单恋悲剧就不会上演了?

可惜,现在改变一切假设条件都迟了,她的青春就这么献给了一个错误的认知。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闫雅静的遐思。

她抬起头,看到佟辙那张英俊的面孔正朝她步步逼近,眼神依旧犀利,笑容依旧硬朗。闫雅静不明白,到了这种时候,佟辙怎么还能保持如此高傲的姿态?

他还有高调的资本么?人家顾海都投奔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

闫雅静自始至终都把佟辙划归为自个的同类,对于此事,佟辙一直没承认也没否认,完全是纵容闫雅静的误解,只为了这厮能早点儿清醒。

“诺,婚宴请柬。”

佟辙扔到闫雅静面前。

闫雅静抖着手拿起来,封皮做得很精致,外面的图案是五指交叉的两只手,相抵的两枚戒指带着岁月的痕迹。闫雅静还记得其中一枚,那是在公司对面的茶餐厅,顾海曾经交由她保管过的。到了这种时候,闫雅静再也不敢说“送”这个字眼了,她总算明白为何顾海会在那样一个场合莫名其妙地吃醋,又给妞枚戒指了。

打开请柬,看到里面的照片,即便在这种绝望的心境下,闫雅静依旧笑了出来。

“为什么要用这么雷的合影来做请柬的底图啊?”闫雅静忍俊不禁,“就算要找一对携手相伴的老人,也应该挑两个好看一点儿的吧?”

眼前的老头老太太,一个披着军大衣,只剩两颗牙;一个穿着红棉袄,脸上千层褶。

“这就是他俩人的合影。”佟辙说。

闫雅静瞬间碉堡了。

仔细一看,真尼玛有点儿像!

这俩人搞啥呢?

说到这,不得不提一下顾海和白洛因的婚纱照。

那叫一个天雷滚滚!

俩人请来了鼎鼎大名的婚纱摄影师,结果几套照片下来,完全砸了人家的招牌。先是去了青岛,找到当年租住的那间海景房,拍摄了白小媳妇儿和顾老村长一个套系。光是乔装打扮还不够,还要拍摄从青壮年一直到白发苍苍的所有阶段,光是这么一个套系就拍了足足一个礼拜,摄影师的镜头在这一个礼拜惨遭凌辱。

而后又拍了军营生活一个套系,很多都是白洛因个人写真,泥浆缠身,汗流浃背,衣着凌乱,怎么狼狈怎么拍,用以展现白洛因这些年艰苦奋斗的历程……这还不算什么。最重口味的要数牺牲系列,在这个系列里,白洛因要演绎作为飞行员可能出现的各种死法,不仅装扮血腥骇人,还要让顾海在一旁扮演丧夫的凄惨样儿。

然后又拍了裸身系列,校园生活系列,家庭生活系列……最后又请来知名导演,为俩人量身打造了一部爱情记录片,由主角亲自参演,将俩人的情感路程重新演绎一番,准备拿到婚礼上去放。

关于婚礼的其他细节,还在商定之中。

闫雅静拿着请柬,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当初他和顾海假订婚的请柬还锁在抽屉里,那张请柬多体面啊!照片上的顾海多帅气潇洒啊!可拿在手里却冷冰冰的。再瞧瞧这张,拿出去恨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可捧在手心却热乎乎的。

佟辙点了一根烟,坐在闫雅静对面抽着。

“你别在我面前抽烟。”闫雅静一副嫌恶的表情,“我就讨厌闻到烟味儿。”

“正好熏熏你。”佟辙幽幽地说,“免得你不清醒。”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佟辙已经对闫雅静没有威胁力了,闫雅静在他面前依旧不愿服软。

“我早就清醒了。”

“清醒了?”佟辙一副质疑的表情,“单恋三年了吧?这么快就清醒了?”

“三年?”闫雅静苦笑,“广义上说有九年了,狭义上说有五年了。”

佟辙简直不敢相信,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这种年份还能用来衡量单恋,而且还是白富美的单恋。

“你蠢得冷人发指。”佟辙说。

闫雅静冷哼一声,“纯乃女人最珍贵的资本。”

“谢谢,我说的是‘蠢’。”

闫雅静一个烟灰缸砸了过去。

佟辙还不要命地刺激她,“你不会还是处女吧?你就没在这几年,想方设法把自个的那层膜交给顾海的老二?”

闫雅静羞愤至极,我要真交出去了,还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么?

佟辙看到闫雅静的表情,夹烟的手指顿了顿,难道被他说中了?二十七八岁的富家女,漂亮又金贵,不阅人无数简直没天理了!可真有这样的极品,竟然让他给碰上了!怪不得顾海当初怂恿他跳槽的时候说,你来到这肯定会收获一个大惊喜。

要不要现在就把话挑明了呢?

佟辙还在想着,闫雅静却先开口了,“以前是我误会了你和顾海的关系,从今天开始……”

佟辙静静地等着闫雅静后面的话。

“咱俩就正式成闺蜜了。”闫雅静初次朝佟辙露出温柔的笑容。

佟辙的嘴角抽了抽,闺蜜……

顾海和白洛因还在家里商量婚礼的流程。

俩人决定不找婚庆公司了,一切策划都由自己独立完成,能用自己人就绝不花钱请外人。

“昨天说到哪了?”顾海问。

白洛因打着哈欠说:“证婚人。”

“证婚人……”顾海琢磨了一下,“要不就我哥来吧?”

白洛因当即瞪眼,“让他给咱俩证婚?咱俩的婚还结得成么?”

顾海的嘴角露出一抹促狭的笑容,“我就想让他亲眼见证咱俩的幸福。”

白洛因哼笑一声,“你缺德,他比你更缺德,你要真敢把证词交给他,他敢给你反着念!不行不行,不能冒风险,换一个人,周凌云怎么样?”

“他?”顾海怒目,“他不在现场埋几颗炸弹就是好的!”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白洛因还挺护短,“我们师长其实挺仁厚的,昨天我亲手把请柬交给他,他还笑着说要来闹洞房呢!”

“别!!”顾海当即呲牙,“我怕到时候被他闹死!”

证婚人这个名单暂时搁置,俩人又讨论起迎亲的事。

顾海当即表态,“当然是我去你家迎亲了!”

“为什么?”白洛因问。

“因为是我娶你啊!”顾海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白洛因拍案而起,“谁说是你娶我?明明是我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