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5节 急得神志不清

第95节 急得神志不清

距离白洛因离开已经第五天了,白洛因还是没有半点儿消息,为了这么一株百年难遇的好苗子,部队不惜发动数百官兵出去搜寻。部分媒体单位也开始播报寻人启事,甚至公开发出悬赏令,提供消息者悬赏五十万。

就是这么大的声势,都没换来应有的回应。

谁让人家白洛因待在那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整个村子一台电视都没有,更甭说手机或者电脑了。这里一切都是原生态的,传递信息基本靠吼,除非有人能从北京吼到西藏来,不然甭指望领走那五十万了。

寻找白洛因的活动几乎见者有份,只有一个人没参加,那就是顾海。

用顾洋的话来说,这货是被刺激过头了。

除了白洛因离开的第一天,顾海出去找了他,其余的时间里,顾海一直在公司忙着他的工作。他几乎每天都在车间里转,自打白洛因负责的那个项目完工之后,公司就一直致力于生产智能灯和航空灯,仓库已经堆买了灯具,一件未售,顾海还逼着工人加班加点继续生产。

“顾总,新一批航空灯已经入库了。”生产部门负责人朝顾海汇报。

顾海点头,又扔过去一个单子。

“照着这个数目,继续生产。”

负责人一脸惊讶,“顾总,哪家机场定了这么多货啊?”

“我定的。”

“啊?……”

负责人还想追问下去,顾海已经掉头走人了。

仓库管理员找到佟辙,一脸发愁的表情。

“副总,仓库真的装不下了,再往里面塞,运输车都进不去了。”

佟辙面色深沉地看了管理员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去了顾海的办公室。

打开门,顾海正对着一张图纸演算着什么,表情甚是认真,佟辙不声不响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直到数据测算完毕,顾海用笔尖戳了一下办公桌,这才发现佟辙的存在。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佟辙看着顾海布满血丝的眼睛,淡淡说道:“刚进来没一会儿。”

顾海点点头,把图纸递给佟辙。

“按照这张图纸上要求的数量和规格,务必在明天天黑之前将这批灯赶出来。”

沉默了许久,佟辙终于开口,“仓库装不下了。”

顾海头也不抬地说:“公司不是有这么多空余地方么?仓库放不下就放到会议室,领导和员工的办公室,或者楼道,只要能保证这批灯具的安全,任你放置。”

佟辙很想问问顾海,你结婚的时候难道是一个人发个电灯泡么?

就算是这样,那也得半个京城的人过来随份子才能把灯领完。

过了许久,佟辙还没走,顾海直接说了一句。

“我不回答任何形式的提问。”

佟辙刚一出门,就看到闫雅静从远处风风火火地走过来。

“你干嘛?”佟辙拽住闫雅静。

闫雅静气急败坏地说:“你放开我,这次找顾海真有事!”

佟辙还是不松手,相比之前的刻意阻拦,这一次佟辙的表情很认真。

“我劝你别进去,真的。”

闫雅静死瞪着佟辙,“我再不进去,公司都要被拖垮了,这么多灯,何年何月才能卖出去啊?它已经超过我们正常销量的十倍多了!现在公司的资金已经周转不开了,外面负债累累,股票还在下跌,顾海再这么蛮干,我们都得陪着他喝西北风去!”

佟辙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态度。

“这些话你不说他心里也明白,既然他心里明白,还执意要这么做,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闫雅静崩溃地用后脑勺撞着墙,“我怎么越来越不懂顾海了呢?”

佟辙冷-哼一声,“你压根就没懂过。”

“谁说我没懂过他?”闫雅静急了,“我和他在一起创业的时候,你还在香港送外卖呢!别老是拿出一副后来者居上的派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就是再怎么不受重用,也比你位高权重。”

佟辙只说了一句话,就把闫雅静后面所有的话闷回去了。

“你要是真懂他,你早就离开他了。”

放羊的第四天,白洛因就遇上了狼。

俩人还没来得及上飞机,就有一匹野狼从不远处狂奔而来,羊群一哄而散,那匹狼专逮一只羊,玩命地追,追上之后对着羊脑袋狠狠咬了上去。

惨烈的叫声在草原上响起。

依照白洛因的经验,这会儿应该尽快撤离这里,可旁边的那个少年就是一根筋,也许他见惯了狼,所以根本不怕,也许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家的羊被吃,总之他拾起一根棍子从狼身后缓步移去。

白洛因这时快步朝直升机走去,他的枪放在直升机上了。

“啊”

突然一声惨叫,让白洛因神经一紧,他转过身,看到那匹狼已经掉头,正张着血盆大口往自个这边冲。原来少年偷袭成功,这根棍子的确把他家的羊解救出来了,结果狼被敲之后彻底疯了,直朝着白洛因狂奔而来。

其实,这个时候白洛因距离直升机只有几步之遥,只要他反应迅速,大步跨上直升机,顺着机舱门爬到顶盖上,那只狼再袭击他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可惜,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白洛因突然抽了,他竟然想体验一把被狼追的感觉。

于是,白洛因绕过飞机,像一阵风一样,朝着广袤的草原深处狂奔而去。

那只狼就在后面狂追着,狼牙一直和白洛因的小腿肚儿保持三公分以内的距离,只要白洛因一泄气,那块肉就没有了。

白洛因的两条腿像是发电机,身上的劲儿好像用不完一样,就这样在草原上纵情奔跑着着。呼啸的风从耳旁刮过,心脏承受着高强度的律动,此时此刻,白洛因的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他甚至想放声大笑。

普天之下,被狼追还带着笑容的人,恐怕只有白洛因一个了。

最后,也不知是这只狼体力不支了,还是被白洛因惊人的耐力折服了,它竟然掉头跑了,留下一连串的狼爪印。

过了一会儿,那个少年才着急忙慌地跑到这,看到白洛因安然无恙地躺在地上,忍不住惊叹了一句,“你好厉害!”

白洛因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享受着彻底放松后的愉悦心境。

突然,有根手指戳到了他的脸上。

白洛因睁开眼,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忍不住一惊。

二十多只狼,站在距离他们不到五米的地方,正朝他们眯着眼“微笑。”

跑啊!!

这一天晚上,少年累得尿床了。

第二天早上,白洛因睁开眼,迎着强烈的光线往外看,发现少年正在偷偷摸摸晒被子。

“嘿,你在干什么?”白洛因突然开口。

少年慌张地转过身,赶紧仰首挺胸,用肩膀和后背挡住那块地图。

白洛因倚在门口,嘴角带着一抹浅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俊美得有些不真实。

久久之后,白洛因开口。

“我得走了。”

少年一惊,“去哪?”

“回家。”

“你不是说以后都留在这和我一起放羊了么?”

白洛因用手抚着少年粗糙的面颊,淡淡说道:“飞机快没油了,我再这么开着飞机陪你放羊,以后永远都回不去了。”

少年塌下肩膀,身后的地图露出一个清晰的轮廓。

白洛因俯下身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从怀里摸出一架做工精美的飞机模型,递给少年。

“这是我亲手做的,送给你了。”

少年目露惊喜之色,爱不释手地将模型捧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白洛因拍了少年的脑袋一下,抬脚朝外面走去。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我答应用羊和你换飞机了,你能留下来么?”

白洛因转身,朝少年敬了一个漂亮的军礼。

“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

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朝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