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2节 吃瘪的顾老头

第92节 吃瘪的顾老头

和白汉旗、姜圆见过面,顾海先回了公司。

“你总算回来了。”

佟辙将手里的文件飞给顾海,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清脆的纸张翻动的声响听起来如此悦耳。

“熬战了六个月零八天的项目总算完工了。”佟辙懒散地目光扫视了顾海一眼,“对方已经验收完毕,你签个字吧!”

顾海诧异,“他们那边已经有人过来验收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你出去的那段时间,那边的负责人亲自过来验收的,说质量方面没有任何问题。至于签字,就由你来代签两个人的,反正你俩的字体一模一样。”

顾海紧锁着眉,“你的意思是,白洛因来过这?”

佟辙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是啊,刚走没一会儿。”

走了那么多天,回来都不和我言一声……顾海暗暗嘟哝着,拿起手机给白洛因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连续拨打两次都无人接听。算了!顾海心想,先去验下货吧,一会儿亲自到部队走一趟,看看那个小白眼狼晒成什么样了。

佟辙陪着顾海进了仓库,顾海把每个密封的产品又重新打开检查了一遍。

“他们已经验过货了,你有必要盯得这么紧么?”佟辙俨然觉得顾海多此一举。

顾海一边蹲下身仔细检查配件,一边淡淡回道:“别的合作商我不管,白洛因那边的工程项目只要拉到这边,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

事实上,从研发到生产环节,顾海就一直严盯死守,再发现问题的概率是微乎其微。

终于,确保所有产品均达到要求,顾海才拍拍手上的尘土,吩咐一旁的女工,“把这些都密封好,一会儿我打电话过去,让他们派车来运。”

之后,又和佟辙逛了逛其他的仓库和车间。

“这批智能灯具是什么时候生产的?”顾海蹲下身看了看。

佟辙解释道,“这是前阵子接的一个私活儿,对方急着要,是在加班的时间赶工出来的,就当是帮朋友一个忙了。”

顾海拿起一个造型怪异的小彩灯,放在手里把玩了一阵,扭头看向佟辙,嘴角含着隐隐的笑意。

“多生产一点儿。”

“嗯?”佟辙不解。

顾海站起身,喜上眉梢,“等我结婚的时候要用。”

“结婚?”佟辙被这个词汇雷得不轻,“和谁结啊?”

“和你结。”

顾海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开车去部队的路上,顾海的心情隐隐透着几分激动,想着白洛因听到消息那一刹那的小惊喜,想着俩人商讨着婚礼细节的小浪漫,顾海巴不得现在就飞到白洛因身边。

汽车进了营区之后还是减了速,顾海先整理了一下心情,免得到时候激动得语无伦次。

终于抵达白洛因的办公室,顾海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去。

门是开着的,白洛因的手机就放在桌上,他人却不在。

顾海坐在屋里等了一会儿,差不多半个钟头过去,白洛因还没个影儿。

房门没锁,照理说应该没走远啊!

顾海走了出去,这会儿天都快黑了。

刘冲正巧和战友勾肩搭背地朝这边走来,看到顾海,先是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和他招手示意。

“你过来。”顾海晃了晃手。

刘冲一路小跑过来。

“什么事啊?”

顾海朝他问,“看到白洛因了么?”

“诶,他没回来么?”刘冲诧异,“刚才他去训练场溜达了一圈,我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走了啊!是不是回宿舍了?”

“他没锁门,手机和钥匙都在办公室。”顾海说。

刘冲旁边的战友插了一句,“我好像看到白团长朝机棚走过去了。”

顾海二话没说,直奔机棚。

结果,那边的负责人告诉顾海,白洛因在半个钟头前就驾驶一架直升机离开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九年后,四位家长再聚首。

这一次气氛和上次明显不同了,上一次顾威霆叫他们仨来的时候,这仨人全都一副紧张不安的面孔,谁都不敢轻易开口说话。这一次见面先寒暄几句,各个表情轻松,好像丝毫不关心顾威霆叫他们来的目的。

顾威霆好几次开口想说话,都没逮到机会。

终于,那边的聊天暂告一个段落,顾威霆趁机清了清嗓子。

“诶?”姜圆又发出一声怪叫,拽住邹婶的手腕问:“你这手镯哪买的?”

邹婶笑了笑,“跳蚤市场淘来的。”

“你还去那种地方呢?”姜圆一副惊讶的表情。

邹婶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儿子领我去的。”

顾威霆的脸阴沉得吓人。

最后,还是白汉旗轻敲了几下桌面,小声提醒道:“一会儿再聊。”

俩女人这才收住嘴。

白汉旗把脸转向顾威霆,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

“顾老哥,你有话就直说吧。”

仨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派头。

顾威霆的目光在每位脸上扫了一圈之后,才开口说道:“今天我把你们找过来,就是把九年前没有谈妥的话题继续进行下去。”

说完这番话,整个包厢都安静了。

突然,一阵清晰的巴掌响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白汉旗脖子上遭受重重一击,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邹婶。

“我刚才看到一只大蚊子,没拍着。”邹婶大喇喇地说。

白汉旗不停的揉着脖子,连声埋怨,“你也真是的,这种高级会所能有蚊子么?”

“我真看见了,你看,你看,它还在那边飞呢,瞅见没?”

白汉旗着急地拍了邹婶一下,“赶紧把它逮住!一会儿去服务台投诉,说不定咱这些茶水全免了。”

邹婶起身去抓蚊子,白汉旗给妞′指挥,姜圆在旁边拿手机拍照,一边拍一边嘟哝着,“一会儿发到微博上,就叫‘九年后再聚首,姐童颜不再’,嗯,不错不错。”

……

“啪!”

一声拍桌子的巨响,将三个人的动作同时打住。

顾威霆的脸上透着浓浓的危险。

“你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么?”

“听见了。”白汉旗依旧很和气,“你不是说继续九年前没聊完的那个话题么?”

“知道你们还嘻嘻哈哈的?”顾威霆面露不快。

邹婶的目光一直绕着蚊子飞,漫不经心地说:“我可没嘻嘻哈哈,我一直等你说呢,我这人就是闲不住,坐下来就走神。你说你的,放心,我能听得见。”

“是啊,顾老哥,你接着说吧!”

姜圆还在摆弄她的手机。

顾威霆本来想说得委婉客气一点儿,结果瞧见这三个人散漫的态度,突然就改变了主意。既然你们心理素质都这么好,那我就不绕弯子了,等我把话挑明了,我看你们还笑得出来不!!

“咱们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又混到一起了!”

一句话说完,四周又静了下来。

结果,没持续一会儿,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顾威霆又是一通怒吼,“你们是耳朵不好使了么?”

白汉旗实在憋不住,就在旁边劝了一句,“顾老哥啊,孩子自个的事就让他们自个去操心吧!咱们岁数也不小了,能有几天活头了?把自个管好,别给儿子添麻烦就成了。”

“就是啊!”邹婶在一旁附和道,“上次我陪老白检查,人家医生说了,心眼太多容易得心脏病。你说连老白这么没心眼的人都得心脏病了,咱们再不防范点儿,说不定哪天就嗝屁喽。”

顾威霆冷锐的目光转向姜圆,“你也这么想的?”

姜圆缓缓地将手机从视线中移开,讷讷地问:“想什么?”

“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我老顾断子绝孙?”

顾威霆猛地抢过姜圆的手机,作势要摔。

“你给我放下!”姜圆突然朝顾威霆大喊一声。

顾威霆惊了,曾几何时,连姜圆都敢对他瞪眼了?

面对顾威霆盛怒的面孔,姜圆毫不畏惧地回斥道,“顾威霆,你什么意思?你断子绝孙,我姜圆就儿孙满堂了么?你们家顾海是儿子,我们家因子就不是儿子了么?”

邹婶也在一旁吵吵,“就是啊,你们老顾家的种就金贵,我们老白家的种就贫贱么?”

“顾老哥,你这话说得可真是……”白汉旗都听不下去了。

顾威霆听着那仨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脸都气走形了,到头来还成了我的不是了?

一通电话打断了激烈的争吵。

接电话的是姜圆,她才听了一分钟不到,就将手机砸到顾威霆身上,失声痛哭,“顾威霆,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把我儿子气跑了!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儿子陪葬!”

白汉旗在旁边听完,先是一愣,而后邹婶狠掐了他一把,他立刻哽噎着倒地。

“哎呦,老白啊!”邹婶也跟着哭喊,“你可别吓唬我啊!!”

顾威霆僵硬的面孔朝向倒地的白汉旗。

邹婶恨恨地看了顾威霆一眼,“我告诉你,我家老白有心脏病,别以为你当官的就可以欺负我们小老百姓。老白出事了,我们一家老小和你玩命!!”

顾威霆这边还没应付完,姜圆那边又扑过来了。

“顾威霆,你把儿子还我!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