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88节 多么美妙的梦

第88节 多么美妙的梦

“没钱了……”白洛因无奈地撇撇嘴。

顾海翘起二郎腿,一副唯我独尊的表情,“是啊,没钱了,你说这事咋办吧?”

“还能咋办?不做了呗。”

白洛因从床上坐起,直勾勾地朝顾海油光锃亮的臀部看了几眼,咽了口吐沫,一副知难而退的表情。

顾海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翻身要把白洛因压到身下,结果被白洛因轻巧地躲开了。

白洛因准备穿鞋下床。

顾海愣住了,“你干嘛去?”

“不做了啊!”白洛因摊开手,“我没钱了,不走人等啥呢?”

拍拍屁股走人,反正我也没亏,起码还爽了一把。

顾海急了,“你丫给我站住,谁让你走的?”

“没钱了我还留这干嘛?”白洛因反将一军。

顾海死拧着眉毛,“你丫敢情爽够了,我呢?”

“嘿!”白洛因一呲牙,“我花钱来这找乐子,还管你爽没爽?我是消费者懂不懂?我给你钱了,你让我爽那是应该的。我把钱给你,我再让你爽?我吃饱了撑的?”

顾海扶额,这不科学啊!我把他的钱都榨干了,就是不让他压我,他没钱不能压我了,可他怎么也不让我压了呢?……乱了乱了,咋越绕越糊涂了呢?

白洛因扭头看了顾海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

“其实你刚才本可以爽一把,是你非要拦着我,不让我碰你的。”

顾海赤红着双目看着白洛因哼着小调往门口走。

“回来!”顾海怒吼一声。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干嘛?”

“钱没给齐就想走?”顾海又换了一招,“你丫在这消费了一个钟头,应该是2250,你才给了1800还差我450,把这450给我补上!”

“我不回家怎么给你拿钱?我不拿钱怎么给你补?”白洛因反问。

顾海语气强硬,“我就让你现在补!”

“没钱!”

“没钱你就让我上!”

白洛因急了,“凭啥?”

“我凭我是卖切糕的!”顾海使出杀手锏。

白洛因走过去对着顾海一顿暴揍,顾海一直消极抵抗,最后还摆出一副不敌对手的姿态,趴在床上哀怨地叫唤,“我为啥要干这一行啊?谁都看不起我,连民工都欺负我……”

白洛因冷眼旁观。

最后,顾海彻底妥协了。

“算了,我不让你还钱了,我给你钱,求你伺候伺候我成不?”

白洛因哼笑一声,斜着眼打量着顾海。

“认输了?”

顾海丧眉搭眼地点点头,“我把你给我的钱全都还你,外再倒贴你两千。”

白洛因哈哈大笑,“那你岂不是赔了?”

“只要能得到小爷的垂爱。”

白洛因立马蹿床上,气喘吁吁地搂住顾海,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有种饥不择食的疯狂感,瞬间把顾海爽翻了。

白洛因薄唇下移,舌尖轻巧地在顾海胸前的凸起处勾绕着,魅惑的目光直击顾海的心窝。

“喔……”

顾海狠吸了一口气,一把攥住白洛因的头发。

白洛因将顾海的腿分居身体两侧,腰身不停地向上挺动着,将男人的象征物揉和在一起,缓缓地摩擦起火。

“因子……”顾海闷哼一声。

白洛因解开顾海的内裤,将顾海的硕大之物吞入口中,手指戳向密口处。

顾海爽得连连低吼。

差不多了……白洛因坐起身,朝顾海问:“用什么姿势?”

顾海扬扬下巴,“你在上面吧。”

说罢将白洛因的腰身托起,再顺势往下一按,白洛因的眼珠子瞬间蹬圆了。

“不对吧……”

白洛因低头看了一眼,小因子还露在外面呢。

顾海幽幽一笑,“有什么不对的?”

“应该是我上你啊!”

“这次是我出的钱。”顾海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白洛因还没回过味来,下面就开始运动起来了。

“嘿……你先等会……先等会……额……”

俩人从床头做到床脚,从床上滚到床下,从上位式到推车式再到侧卧式,最后干脆站到地上,采取了一个高难度姿势。俩人面对面站立,顾海将白洛因的一条腿抬高,直接压向头顶,然后从下面一挺而入。

这是顾洋发现白洛因身体的柔韧性之后,曾经幻想并垂涎过无数次的姿势,就这样被顾海大张旗鼓地尝试了,并将它的美妙之处发挥得淋漓尽致。

“啊”

顾海猛冲一阵,一股浓稠的汁液喷洒在他的小腹上。

他也满身是汗地从白洛因身体里退出。

然后,把白洛因的1800块钱还给他,又从自个的钱包里掏出2000块钱递给他。

“诺,都是你的。”

白洛因美滋滋的数着钱,今儿这民工当得可真值,不仅爽了,还白赚了2000块钱。

顾海爱怜地看着白洛因含笑入梦的傻样儿,心忖道:你要是没喝酒的时候也这么傻该多好?

搂住白洛因,刚要关灯睡觉,结果白洛因身体突然一抖,眼睛睁开了。

我的妈啊!不是明白过来了吧?

不料,白洛因眼圈突然红了。

“大海,我刚才做梦梦见你又出车祸了,一地的血。”

顾海知道白洛因还没醒酒,可听见他说这番话,还是禁不住心疼。

“别怕。”摸摸白洛因的头发,柔声哄道,“就是个梦而已,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白洛因把顾海搂得紧紧的,“大海,我的命就是你给的,当初要没有你,我早就死了。”

顾海轻抚着白洛因的后背,心疼地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

“我要对你这一辈子负责任。”白洛因又说。

顾海双手捧着白洛因的脸,定定地看着他。

“你要怎么对我负责任?”

白洛因拽住顾海的手,很认真地说:“我要娶你。”

顾海猛咽了一口气。

“嫁给我吧,好么?”白洛因目光很诚恳。

顾海摸摸白洛因的头,“咱先睡觉,婚姻不能儿戏,等咱醒酒了再说。”

白洛因突然哽咽,“你不乐意?你嫌我们家穷?”

“没,我哪敢嫌弃你啊!我稀罕还稀罕不够呢!”

“那你咋不答应我?”

顾海看不得白洛因一点儿伤心的模样,当即点头,“我答应你。”

白洛因握拳捶了锤顾海的胸口,笑得特干净特率真。

半夜,白洛因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顾海结婚了,顾海站在他的对面,第一次露出羞赧的笑容。白洛因不停地逗他,“叫老公,叫老公……”

结果,白洛因过于动情,就把这句话喊出来了。

顾海睡得迷迷瞪瞪的,突然听见“老公”俩字,瞬间清醒了,胸口似有一股热浪在翻滚,浑身上下的细胞都沸腾了,从里到外全都是烫的。

“你叫什么?”

“叫……老公……”

多么美妙的误会,顾海猛地扑到白洛因的身上,毫不犹豫地挺入他的身体里。

白洛因感觉到一股疼痛,瞬间睁开了眼睛,惺忪的目光看着顾海。

顾海抱着白洛因的脸狠狠亲吻着,一边亲吻一边呢喃道:“老公在呢,老公就在这……”

白洛因半醉半醒的,不明白顾海大半夜发什么情。

顾海还沉浸在那个口误里不能自拔,身下狠狠地占有着,嘴上一个劲地猛亲白洛因,没完没了地亲,直到把白洛因彻底亲懵了。

“宝贝儿,老公会好好疼你的。”

白洛因直接在顾海的温柔乡里面睡死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顾海是在毫无征兆的疼痛中醒过来的。

一醒来便对上白洛因那张凶恶狠辣的面孔。

然后,一叠钱砸在他的脸上。

“咋回事?”白洛因咆哮。

顾海悻悻地接过那叠钱,故意装傻,“给我钱干什么?”

“我的钱包里怎么会多2000块钱?”白洛因一把将顾海揪了起来,“你丫明明知道我喝多了就犯二,你还趁机耍我!!”

“我没……”顾海彻底怂了。

白洛因仰天长啸,“我他妈操不死你!!!”

这一天,顾海是弓着腰做的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