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87节 老本行卖切糕

第87节 老本行卖切糕

橄榄油拿来,均匀地涂抹在顾海的身上,一身的肌肉立刻变得油光闪闪,魅力迷人。

白洛因吸溜一下嘴。

顾海被这声动静刺激得一愣,目光讷讷地转到白洛因的脸上,开口问道:“你不会还想往上面撒点儿椒盐吧?”

白洛因咧嘴笑,“那倒不用,这么生吃也挺好。”

顾海后撤一大步。

白洛因捶地狂乐,“逗你玩的,瞧把你吓的!”

“我才是逗你玩的!”顾海哼笑一声,“瞧把你美的!”

“不闹了,不闹了,现在正式开始。”白洛因站起身,晃晃悠悠地朝顾海走去。

顾海邪肆的目光勾了白洛因一眼,白洛因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顾海又跨到白洛因的身前,刻意秀了秀八块腹肌,然后露出魅惑迷人的笑容。

“小哥,来我们这玩玩吧,服务项目可多了。”

白洛因打量了顾海一眼,“多少钱一位啊?”

“50。”

白洛因哼笑一声,“刚才有个出价30的,人家长得比你帅。”

顾海,“……”

白洛因抬脚要走。

顾海又走上前去拦住白洛因,“长得帅不见得有我技术好。”说着将白洛因的手按在小海子上,挑了挑眉,“怎么样?个头还满意吧?”

白洛因一副沉思状,“个头是不小……可再大也没用啊,我要的是你的后边。”

“后边也挺好啊!”顾海把白洛因的手放到自个的臀部,“摸摸,是不是挺结实的?”

白洛因转到顾海身后,先是拿眼睛相了相,然后又伸手在左右两侧各自拍了一巴掌,啪!啪!最后把脸贴过去。

“行,听响儿还挺熟的。”

敢情您这挑西瓜呢!

顾海瞧见白洛因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又开口说道:“这样吧,看你这个农民工兄弟也挺不容易的,怎么样?”

白洛因当即还口,“35。”

“您有心要我不?有心要我咱就一口价,39。”

“36。”

顾海很纠结,“今儿我豁出去了,38,真的不能再低了啊,再低我就不赚钱了。”

“37。”

顾海一跺脚,“三十七毛五,那五毛钱我给您办一张会员卡,就这么定了。”

“成!”白洛因痛快地答应了。

俩人在屋里转了一个圈,随后进了卧室。

白洛因一头摔到床上,四肢惬意地舒展,醉意的双眸微微眯起,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开始吧!”

顾海湿滑的大手顺着白洛因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指尖在其腰侧挠痒痒般刮蹭着。舌头探入白洛因的耳中,若轻若重地按压着,随后又滑到白洛因的脖颈处……

白洛因刚刚进入状态,顾海就停了。

白洛因的眼睛睁开,不解地看着他,“继续啊!”

“做完了,掏钱吧!”

白洛因目露怒色,“什么?三十七块五就这么把我打发了?”

顾海幽幽一笑,“我说过三十七块五一次么?我说的是三十七块五一分钟。”

“啥?”白洛因暴怒,“你这不是坑人么?”

“做不做?”顾海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不做我就给你媳妇打电话,让她知道你在外边干的好事!”

白洛因咬着牙,将那份被坑的表情演得入木三分,“你丫从新疆来的吧?”

“哈哈哈……”顾海笑得狂妄,“说对了,我老本行就是卖切糕的。”

白洛因自认倒霉,把床头柜上的钱包拿过来,掏出一大叠现金扔到顾海身上,“今儿爷我豁出去了,就照着这些钱给我做!”

顾海眯着眼睛笑了笑,又趴回床上,含着白洛因的耳垂说:“爷,您可真阔气。”

白洛因先是扬唇一笑,而后笑容渐渐被抽走,取而代之的是晕上眉梢的情欲之色,在顾海的头移到白洛因的腿间时,这抹潮红的色彩扩散到身体四处。

顾海用手将白洛因的内裤拉紧,包裹在分身上,勾勒出那诱人的形状。

白洛因迫不及待地将顾海的头按下去,两条有力的长腿狠狠夹住顾海的双肩,腰部挺了挺,意思很明显。

“爷,您要我干什么?”顾海坏心眼地问。

白洛因没好气地回了句,“你不就是干这个的么?还用得着我告诉你么?”

“爷,我不是说了么?我老本行是卖切糕的,干这个才不到俩月,还得靠您配合呢。”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含糊不清地说:…,“什么?我没听见啊!”

白洛因猛地将枕头扣在脸上,怒斥一声,“就说一遍,没听见拉倒!!”

顾海被白洛因难得流露出的可爱模样萌得鼻血横流。

很快,生龙活虎的小因子被放出,顾海的舌尖在顶端舔了一下,白洛因的身体跟着抖了一下,顾海又舔了一下,白洛因又抖了一下,顾海将整个小因子放进嘴里,白洛因禁不住闷哼出声。

手朝顾海的身下抚去,却被顾海一把攥住,“你花钱就不用顾及我了,我来伺候你就成了。”

白洛因思维很清晰,“我得给你扩张。”

顾海身体僵了一下,很快转归轻松之色,“不急,先让您爽一把,不能白收那么多钱啊!”

于是,用手将小因子攥住,头往下移,嘴唇包裹住饱满的囊袋,使劲嘬一口,故意发出下流的响声。把两个小球亵玩够了,舌尖一路向下,最后在密口处停住,轻轻勾了勾。

白洛因的身体猛地弹了起来,一把薅住顾海的头发,怒道:“我花钱,应该是我上你。”

“我也没说要上你啊!”顾海幽幽的,“我只不过想让你舒服一下,你反应那么激烈干什么?就算不上你,给你舔几下也挺划算吧?别的客人加钱我都不给舔。”

“不行……”白洛因坚守阵地,“只要我不让你上,你就不能给我舔。”

“为什么?”顾海咄咄逼人,“你是怕我给你舔得太舒服了,你一忍不住,就想让我干你是吧?”

“滚!!!”白洛因恼羞成怒。

顾海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继续把头埋下去,恶劣地对着白洛因的脆弱之地发起猛攻白洛因的呼吸越来越急,表情越来越痛苦,心情越来越纠结,一面想着早点儿释放,一面又不甘心这么交待了,他得留着点儿精力去对付这个老淫贼呢。

顾海趴回白洛因的身上,脸颊几乎和他的脸颊贴合在一起,呼出来的酒气全部喷射到白洛因的脸上,他的手还放在白洛因的腿间。

“你信不信,我用两根手指就能把你弄射了?”

白洛因以为顾海要给他撸射,结果顾海的手指却强行滑入白洛因的密口中,指关节挤压着甬道的内壁。

“你给我拿出来!”白洛因怒喝一声。

顾海不紧不慢地朝白洛因说:“你低头看看,你的小儿子都馋成什么样了?你老这么饿着它合适么?”

白洛因顺着顾海的视线看过去,小因子的顶端早已“口水”泛滥。

正愣着,突然一阵狂烈的浪潮从尾锥骨朝前面涌来,白洛因忍不住哼叫出声,顾海的视线就在一寸之外欣赏着他的表情,他却无论如何也收不住破口的呻吟,并随着顾海手指穿插力度的增大而失控。

顾海手劲凶狠,目光霸道,一边肆虐着白洛因脆弱的甬道一边羞辱着他,“不够浪,再叫大点声……”

“啊”

白洛因近乎失态地吼叫着,紧紧拧着的双眉像两把钩子抓挠着顾海的心,顾海果断加力,终于,一副爽到扭曲的表情被他尽收眼底。

轻喘了几口气之后,白洛因压到顾海的身上,汗淋淋的胸口贴合着他的后背。

“行,刚才挺爽的,现在开始办正事吧!”

“你的钱用完了。”顾海耍赖。

“怎么可能?这才多大一会儿,我给你将近两千块钱呢!”白洛因一副较真的模样。

顾海指指电子显示屏,“自己看。”

白洛因一看时间,猛地呆愣住,不知不觉一个钟头都过去了,草草一算,三十七块五一分钟,再乘以六十,两千多了。把钱拿过来数数,才一千八。照这么算,全做下来起码得五千啊!

顾海正在窃笑,突然看到白洛因把银行卡拿出来了。

“嘿,我们这只付现金,不刷卡。”

白洛因不由分说地将顾海的手臂夹紧,而后把卡从夹缝里划了一下。

顾海愕然地看着白洛因的手指在他的八块腹肌上穿梭跳跃着,嘴里念念叨叨,“382504……”

然后,等着“机器”回应。

顾海反应超快地用腹语回了一句,“您输入的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白洛因又戳了一遍,“382504”

“您输入的密码错误,清重新输入,您还有一次机会。”

这次,白洛因很小心地戳了一遍,“382504”

“您输入的密码错误,您今天的机会已经用完,请明天再次尝试或到人工营业厅办理密码更改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