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80节 我一直惦记你

第80节 我一直惦记你

海淀分局花园路派出所,一群小警帽儿正坐在一块打牌。

“嘿!我说,都别玩了……”赵队长拍几下巴掌,“有任务了啊!把牌收起来,麻利儿的。”

扫兴的将牌扔进抽屉里,几个小警帽儿站成一排等着队长的指示。

“今儿下午有个明星要在西边那个金都大酒店出席手表品牌代言活动,你们几个过去负责维持现场的秩序,保护明星安全。”

站在杨猛旁边的小李子开口问:“男明星女明星?”

“男的。”

“草!”小李子两条大粗眉毛挤在一块,“一个男艺人出席活动,还让警察开道?真鸡巴给他脸了!他自个没有私人保镖么?我们都去保护他了,这一片出事怎么整?”

“就是啊!那酒店不是有保安么?还让我们去干什么?”

“给钱,不给钱不去!”

“……”

赵队长挥挥手,“都别吵吵了,听我说两句。”

屋子里暂时安静下来。

“本来人家酒店说不用咱们派人过去,是张所长非要揽这个事。这个明星代言的手表品牌是咱局长姐夫的公司创立的,又在咱这片的酒店举办宣传活动,咱不去几个人合适么?这样,张翔和吴浩你俩人留下,剩下的人跟我走。”

路上,杨猛拿起宣传海报看了一眼。

“尤—物—醉—红—尘……”一个字一个字念完,拍着大骂道,“草,这也能叫人名?哪个不靠谱的爹妈给儿子起了这么个名啊?”

旁边的警察一副同情的目光看着杨猛,“那是宣传语。”

“额……”杨猛脑袋一懵,“我看到尤这个字,以为是个姓氏。”

杨猛和其他几个同事到达宣传会场的时候,已经有数千粉丝围堵在会场四周。红毯两侧拉起两条长长的警戒线,警戒线内有几十名保安手持电棍来回溜达,只要有人越过警戒线,立刻会被严重警告。

杨猛他们几个就站在门口,只要明星一到场,就要上前为其开道。尽管个个不情不愿的,真到那时候还得玩命往前冲。

下午两点多,两辆豪车在酒店门口停下,杨猛连忙跟随几个同事走过去。在记者的推搡下费力打开车门,将车上的男明星请下来,再将男明星围住,护着他朝会场里面走去。

随后杨猛就听见了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在会馆内此起彼伏,无论走到哪,都属于失控状态。身上那根筋老得绷着,稍微松懈一点儿,就有人趁机钻空子。

“啊……啊……”

“哇……哇……”

杨猛在心里不停叫苦,活姑奶奶们,你们别喊了,我这耳朵都震麻了。走这十几米的路,鞋不知道被踩掉几次,衣服都快被拽烂了,春运高峰期挤火车都没这么费劲。

杨猛从来不追星,年轻的时候喜欢过几个个明星,通常都是三天半新鲜,没几天就忘脑袋后边去了。现在岁数大了,更对这种人没兴趣了,从男明星下车到现在,他都没拿正眼瞧人家。

红毯才走了一半,杨猛的警服上的衣扣已经被拽掉了两个,前襟都拧到脖颈子后边去了。不知是谁踩到他的裤脚了,杨猛使劲一挣巴,只听咔嚓一声,裤裆处露风了。

趁着杨猛忙乱之时,一个粉丝突然钻过警戒线,直朝着男明星冲过来。现场瞬间陷入一片混乱,杨猛在奋力阻挡之时被踢中下体,猛地嚎叫一声。

这一声被旁边的某个人听得真真切切的,他转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小警察看了好久。

“杨猛!!”

杨猛疼得正销魂,压根没听见有人叫他,直到跑偏的衣领再被拽回来,男明星摘下墨镜,激动不已地摇晃着他的肩膀,他才认出此人是谁。

“尤其!”杨猛目露惊喜之色,“你咋在这呢?”

这话问得多么欠抽,周围一群女人嗓子都喊哑了,他愣不知道她们的偶像干嘛来了。

“赶紧走吧!”旁边的警察和保安催了句。

杨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眼睛瞪得溜圆,“今儿出席活动的男明星不会就是你吧?”

那几个警察和杨猛走在一起都觉得掉价儿,其中一个跟他关系还算不错的,好心提醒了一句,“猛哥,咱回家犯二去成不成?这还有记者摄像呢!你自个丢人不怕,别把我们哥几个捎上。”

杨猛打量了尤其好一会儿,然后猛地一攥拳,“瞧这事闹的!我要早知道是你,就把那群粉丝放进来了。”

尤其,“……”

产品宣传会上,尤其作为代言人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杨猛就在不远处盯着他看。人家是一副花痴的表情看着尤其,他是一副瞧热闹的表情。这货还尼玛那么能装!还近期商业活动不断?还暂时没有接戏的打算?吹吧你就!

“还得多长时间结束啊?”杨猛朝一旁的工作人员问。

工作人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随口回了句,“起码还得两个钟头吧!”

“不行,我得先出去吃碗削面,有点儿饿了。”

杨猛果断将最佳位置拱手让人,自个屁颠屁颠地走出酒店,直奔马路对面削面馆,去吃那七块钱一碗的刀削面去了,这才是他的diao丝人生。

结果等杨猛吃完,这边早就散会了。

尤其本想活动结束和杨猛叙叙旧,哪想那个小二货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没影了。

“晚上还有个酒会,你参不参加了?”助理问。

“不去了。”

果断拒绝后,尤其从侧门秘密离开,打听到杨猛工作的派出所,直接开车过去找人,被告知杨猛已经下班,又让一个民警带着他杀进了杨猛家。

杨猛家已经从那个胡同搬到一个居民楼了,房门打开的时候,尤其吓了一跳,杨老妈抹得跟作法的老巫婆一样,说是晚上要到广场上表演。

“杨猛和他爸出去遛弯了,你坐这等会儿。”杨老妈说。

这一等就是一个钟头,杨老妈在旁边盯着尤其瞅了好几眼,越瞅越眼熟,越瞅越眼熟,最后一拍桌子。

“你是那谁吧?……叫什么来的?想不起来具体的名了,我看过你演的电视剧!”

“尤其。”尤其还挺不好意思,“我就演过一部电视剧,还不是主角,没想到您还能认出来。”

“我看你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你演得那个汉奸太可气了!那会儿我一打开电视机就骂,这个臭汉奸,真怂假刁的玩意儿!就知道欺负中国老百姓……”

尤其一脸黑线,“那部电视剧不是我演的。”

十分钟过后,杨猛回来了,看到尤其一阵诧异。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的杨老爹突然如一阵旋风闪到尤其面前,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说:“你是尤其吧?我是油菜籽,你的粉丝!!”

路上,杨猛已经和杨老爹说过偶遇尤其的事了,没想到杨老爹比他还激动,马上将尤其近些年的奋斗历程娓娓道来,当时就把杨猛雷得够呛。这会儿瞧见他爸花痴的模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爹?

俩人坐在客厅聊天,尤其扔给杨猛一张电影首映式的入场券,盛情邀请道:“下个礼拜我参演的这部电影就要上映了,一定要来捧场。”

“啧啧……”杨猛鼓着腮笑,“演的是男六号还是男七号?”

尤其笑得不善,“男二号。”

杨猛点点头,“你是挺二的。”

尤其喝了一口茶,英眸闪动,里面带着无尽的感慨。

“真没想到你会去当警察。”

“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我跟你说,因子他……”

“他是空军飞行员。”尤其打断了杨猛的话,“我前些日子碰到他了,他和顾海在一起。”

“啊?”杨猛诧异,“不能吧?那次他来找我的时候,和顾海见面还像仇人一样呢。”

“哪次是多久前?”尤其问。

杨猛想了想,“额……都快半年了,现在这一天天过得可真快。”

尤其淡淡一笑。

杨猛盯着他看了一会,试探性地问:“你不会还惦记着因子呢吧?”

“哪啊?”尤其当即否认,“都这么多年了,早没那个心了。不过我惦记着你倒是真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把你忘了。”

杨猛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惦记我?我有什么可让你惦记的?”

“我也不知道。”尤其眯着眼睛,“你看我那会儿满脑子都是因子,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他的记忆很模糊。反倒是咱俩之间发生的事,我一件件都记得特清楚。”

杨猛嘴唇动了动,好一阵才开口,“你脑子有毛病吧?”

尤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