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75节 顾海煞费苦心

第75节 顾海煞费苦心

佟辙走出办公室前朝顾海问了句,“你又不回去了?”

顾海用一个木然的眼神回复了佟辙的问题。

自打白洛因走,顾海就一直住在公司,算起来已经有一个礼拜了。这一个礼拜顾海都不知道自个是怎么熬过来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俩人从复合到现在,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可像这次这么难受的情况,顾海还是第一次体会。

以往虽然分开,起码还能用手机联系,这次白洛因是彻底消失了,顾海想尽一切办法都联系不到他。没有白洛因的消息,不知道他过得是好是坏,顾海每天都是百爪挠心,几乎除了工作,剩余的时间全用来纠结白洛因了。

到了晚上九点多,公司就成了一座空楼。

顾海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灯都关着,只有眼前的电脑是开着的。屏幕上不断地闪着白洛因的相片,一张一张在顾海眼前闪,越看心里越难受。

电话又一次打到了空军政治部副主任那里,顾海不止一次吃闭门羹了。

“我说小海啊,不是叔不帮你,这事我真不清楚,要不你给你魏叔打个电话?”

一帮孙子!

平时说话一个比一个客气,真到了担责任的事上,谁都把嘴咬得死死的。

顾海恨恨地将手机撇在办公桌上。

长出了一口气,掏出一颗烟点上,对着外边的星空缓缓地抽着。

七八颗烟下来,顾海的情绪不仅没有得到释放,反而更加焦灼了。

无奈之下,顾海只好又拨通了姜圆的电话。

“因子的部队在搞封闭训练,他走之前没带够衣服,你给他送点儿过去。”顾海说。

姜圆急忙问,“你怎么知道的?他给你打过电话了?”

“没,他手机忘带了,他们团的干部告诉我的。”

“行,我知道了,待两天我就给他送过去。”

顾海催促道,“你明天就给他送过去吧,最近可能要变天儿了。”

姜圆迟疑了一阵,朝顾海问:“你怎么不给他送?”

“我怕耽误他训练。”

这句话听得姜圆挺欣慰,顾海长大了,已经懂得如何去关心人了。

挂掉电话,顾海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内心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晚上,顾威霆回来,姜圆就把这事和他说了。

“你在开玩笑么?”顾威霆语气很生硬,“他平时在部队,你去瞧瞧他也就算了,现在在外面搞封闭训练,我都不能随意进出,你还想进去看他?你快歇歇吧!”

姜圆气结,“封闭训练也不是坐牢啊!凭什么不能进去看?”

“我和你说,他们现在就等于高级犯人,只是使命不一样罢了。”

姜圆一听更气愤了,“你说什么?我儿子在部队就是犯人的待遇?早知道我就让他转业了,我还以为他在部队多威风,日子过得多潇洒呢。”

越说越心疼,眼瞅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顾威霆赶紧说两句好话缓和一下。

“我这些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哪有你想的那么苦?无非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累一点儿。话又说回来了,什么岗位不累?清洁工每天都得风里来雨里去的。每天看看报纸喝喝茶就名利双收?哪有这种美事啊?”

姜圆绷着脸说,“我不管,反正我得去给我儿子送衣服,说话就要变天儿了,我不能让他着凉吧?”

“他现在又不在北京,变天儿碍他什么事?再说了,他都二十七了,还能让自个冻着?”顾威霆不以为意。

姜圆又恼了,“你儿子也二十七了,他还会做饭呢,你怎么也去给他送吃的?”

一句话把顾威霆噎住了。

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要不这样吧,我给那边的领导打个电话,让他们给因子多加两件衣服总成了吧?”

“不行。”姜圆嘴唇咬得死死的,“我就要亲自送去,我太了解你们这些男人了,嘴上应得快,用不了几分钟就忘到脑袋后边了。”

顾威霆死活不松口,“封闭训练期间,任何部队外的人都不许可进入,你死了那份心吧。”

姜圆的脸瞬间就冷了,转身就去了别的屋,不理顾威霆了。

这场冷战一直持续到被窝里,姜圆背朝着顾威霆,一身的寒气。

顾大军长终于退了一步。

“你把衣服给我,我明天给他送过去。”

姜圆转过身看着顾威霆,“真的?你不会把衣服扔了吧?”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靠谱么?”

姜圆绷了一天的脸总算露出几分笑意,她赶紧下床,到柜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放在床头柜上,反复叮嘱顾威霆。

“明天走之前别忘了啊!”

第二天,顾海就一直潜伏在军区别墅的四周,等着顾威霆的出现。

上午九点多钟,顾威霆的车缓缓地开了出来。

顾海一路尾随着顾威霆,足足跟了四个多钟头,才到了这个秘密军事基地。其实也算不上秘密了,顾海小的时候就和顾威霆来过这,只是印象不深了。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基地还在,只是住在里面的人全都不认识了。

顾海虽然开的是军车,可到门口还是被拦截了。

“请出示您的证件。”

顾海掏出身份证递给哨兵看,哨兵扫了一眼之后,又把目光朝向顾海。

“你是顾首长的儿子?”

顾海点头。

“行了,进去吧。”

原以为进了这道门,就可以和他朝思暮想的媳妇儿见面了,不料没走几步又被两个军官拦了下来,“抱歉,您不能再往里走了,前面就是训练场和实验区了。如果你要找什么人,请在接待室等候,我们帮您去传达。”

这里相对于普通部队的管理要严格的多,顾海不属于部队的人,自然不能像顾威霆那样随意进出。不过他也没打算进去,只要能和白洛因见一面,和他说上几句话,顾海就心满意足了。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钟头,顾海起初坐在招待室里,后来走了出去,放眼天空,几架战机组成一个飞行编队,正在反复练习着大角度转体动作。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驾驶员,可顾海依稀能感觉到哪架战机是白洛因操控的。

“他们每天都这么练。”身后的一个军官突然开口。

顾海没说什么,目光始终在一架战机上流连。

“我喜欢看他们拉烟的时候,特别漂亮。”

对于别人而言,这些飞行就是一种表演,一种观赏,可对于此时此刻的顾海而言,这些高难度的动作昭示的是平日里艰苦的训练。表演越精彩,其背后付出的辛苦就越多,顾海的心就越疼。那720度连续滚转的动作,在别人眼里就是一种特技,在顾海眼里就是高达十几个G的载荷。

眼瞧着第一阶段的训练结束,传达的士兵才得以和白洛因说上几句话。

“白营长,有人找您。”

白洛因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水,问道:“谁啊?”

“顾海。”

白洛因嘴里的水差点儿呛到,扔掉瓶子,直接回了句,“不见!”

然后便再次登上战机。

原本第二阶段的训练白洛因可以不参加,可一听说顾海来了,白洛因突然就不坐不住了。理智上阻挠他去见顾海,情感上又控制不住,白洛因只好回了机舱,用高负荷的训练任务来缓解难受的心情。

天渐渐黑了,夜空中只剩下白洛因那一架战机,顾海还没走。

传达士兵又过去了,“白营长,顾海还没走,您是不是考虑见一面?”

白洛因态度很坚决,“我说了不见就是不见。”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白洛因的心疼了一下。

没一会儿,那脚步声又回来了。

白洛因狠攥了一下拳头,怒道:“我不是说了不见么?”

“不是顾海,是顾首长,顾首长要见您。”

白洛因愣了半晌,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