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73节 这次真气着了

第73节 这次真气着了

到了顾海的公司,白洛因还是先去找接待小姐。接待小姐的电话打过去,依旧转到闫雅静的办公室。闫雅静接到电话之后,立刻通知这边,顾海就在办公室,一会儿就让他下来。

“顾总马上就到,您先坐在那边的沙发上稍等片刻。”

白洛因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喘口气,脸上的汗都往下滴答,接待小姐送了一条毛巾过来,白洛因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一次闫雅静接到消息之后,马上朝顾海的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佟辙横在沙发上看杂志,模样很懒散。

“你怎么又来了?”

闫雅静这一次二话不说,直接去敲里屋的门。

佟辙飞速从沙发上跃起,两大步横跨到闫雅静的面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强行阻止她敲门,“顾总在休息,没有急事不要打扰他。”

“我有急事,十万火急的事!”闫雅静用力挣脱佟辙的束缚。

佟辙还是那副冷冰冰的面孔,“我说了,顾总在休息!”

“我不管,我一定要把他叫起来,外面有人找他,顾总嘱咐过了,只要这个人来,无论他在干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佟辙冷-哼一声,“你还能编点儿靠谱的么?”

“谁编了?”闫雅静见佟辙不可理喻,便不再和他罗嗦,直接开口大声喊,“顾海,白……”

嘴被佟辙捂住了,佟辙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闫雅静,“你是疯了么?”

闫雅静狠狠咬了佟辙一口,佟辙吃痛,暂时松开手。

“真没见过你这么极品的女人。”

闫雅静恨恨地喘了几口气,“我也没见过你这么极品的男人。”

说完拿起手机,直接给顾海打电话,不让我喊可以,我直接打电话总成了吧?

结果,手机就在佟辙的衣兜里面响了。

佟辙两个手指夹出来,举到闫雅静的面前,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别费那个心思了。”

闫雅静赤红的双目盯着佟辙看了一会儿,眼睛里的温度渐渐下降,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行,那你继续在这守着。”

白洛因足足等了五分钟都没见顾海下来,只好又起身朝服务台走过去。

“抱歉,白先生,顾海暂时有事,下不来了。”

“有事?”白洛因英挺的眉毛微微挑起,“刚才不是说没事么?”

接待小姐一副歉疚的表情,“刚才的确没事,可后来闫副总又打过电话来,说那边出了点儿情况,她没法第一时间联系到顾总。”

白洛因一听这话也不费那工夫了,干脆直接给顾海打电话。

结果,这一通电话打过去,另一个声音冒出来了。

“喂。”佟辙的声音。

白洛因淡淡问了句,“顾海呢?”

“他睡觉呢。”

他—睡—觉—呢……

这四个字,像是四把冰刀,将白洛因火热的心捅得稀巴烂。

他僵挺着身体站在一楼大厅,看着电梯,愣了十多秒,转身,大步出门。

车子开在路上,白洛因直接摇开车窗,把手机摔出去。手机外壳四分五裂,一个削尖了的薄片砸在车窗上,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

顾海醒过来,已经是半个钟头之后的事了。

手习惯性地去摸手机,想看看白洛因有没有给自个打过电话,结果在枕边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只好打着哈欠坐起身,朝外边走去。

佟辙嘴里叼着烟,眯缝着眼睛盯着一份文件瞅,英俊的脸上浮现几丝愁色,像是看到了很多令他不满的东西。

“闫雅静进来过么?”顾海问。

佟辙头也不抬地说:“进来过几次,被我轰出去了。”

顾海眼中敛着光,笑容里透着几分神秘。

“她有说什么么?”

“无非就是那一套。”佟辙放下文件,揉了揉眉心,“现在这种社会,这么傻的女孩不多见了,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顾海坐到佟辙的身边,悠然地点起一颗烟。

“我不喜欢那种类型的。”

“看出来了。”佟辙语气淡淡的,“你喜欢作风豪放的,她这种名门闺秀满足不了你那狂兽的属性。”

顾海但笑不语。

佟辙拿出手机递给顾海。

“你怎么把我手机拿走了?”顾海纳闷。

“义务为你挡电话,怕某个女人耐不住寂寞,趁你睡觉的时候骚扰你。”

顾海笑着用手戳了佟辙的脑门一下,“你丫倒是挺懂我。”

说罢翻了翻通讯记录,看到白洛因的号码,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他给我打过电话?”顾海连忙问。

佟辙点头,“就在你刚才睡觉的时候。”

顾海的脸骤然变色,“他说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说,就问你在哪。”

“你怎么说的?”顾海心里一紧。

佟辙懒散的目光瞟向顾海,“就说你在睡觉。”

顾海的那两道浓眉差点儿重叠到一起。

他顾不上发火,赶忙给白洛因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显示无法接通。界面往下一拉,看到同一时间,闫雅静也给自个打过电话,于是迅速起身朝外走去。

闫雅静终于把顾海盼来了,眸底溢出淡淡的喜悦。

不料,顾海进来就是一声冷厉的质问。

“白洛因是不是来过?”

“是啊!”闫雅静一派轻松的口吻,“你在睡觉,佟副总不让我打扰你,我就只好让他先走了。”闫雅静特意把佟副总三个字咬得很重。

顾海脸都青了,非但没迁怒于佟辙,还大声朝闫雅静训斥道,“你干什么吃的?一连两次把人挡在外面!!他不让你打扰我,你就老老实实听他的?那我还要你这个副总干什么?我直接留他一个人算了!”

闫雅静也急了,站起身和顾海叫板,“你让我怎么做?我进屋被佟辙拦着,我打你电话手机被佟辙把着,你以为我想听他的么?如果不是他欺人太甚,我能坐视不理么?”

结果,这一番解释过后,顾海说出的话更犀利了。

“你刚才要是有这么大的音量,我早就醒了!还用得着手机么?”

闫雅静的眼泪都快被挤兑出来了,从小到大,她都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人人宠着爱着,这辈子受的气全是顾海给的。

“随你!!你爱怎么想怎么想,你把我辞了更好!!”崩溃的一声大喊。

顾海二话不说,沉着脸扭头便走。

佟辙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等顾海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还拿不正经的口气和他调侃,“你不是说要减少你俩相处的机会么?怎么又主动跑到她的办公室了?”

顾海本来急着去找白洛因,想等回来再和佟辙算账,结果佟辙这么一句话,彻底把顾海给惹恼了,当即拽着佟辙的脖领子一通吼,“你为什么不让她进来?你为什么要拦着她?”

佟辙很淡定地回了句,“不是你让我拦着的么?”

顾海定定地看了佟辙几秒钟,眼皮绝望地碰撞在一起,再次分开时,目光中喷射着熊熊的火焰“你丫是不是顾洋派过来折腾我的?”

说完这句话,甩袖子走人。

顾海火速赶到部队,结果到了白洛因的宿舍,门是锁着的,他用钥匙打开门,看到里面空荡荡的,行李箱不见了,被子叠起来了……

顾海的心瞬间揪起,去了传达室,那里的军官告诉顾海,“走了半个钟头了,他那辆车是最后走的,你要是早点儿来,说不定还能瞅见他呢!”

顾海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白洛因一定是临时接到通知的,为了见自己一面,急匆匆地往公司赶,结果到了那,他竟然在睡觉,电话都是别人接听的……

顾海都能想象到白洛因断然离去的模样,脑子里可以描画出白洛因失落透顶的表情。

再次回到白洛因的宿舍,眼前还是昨晚相处的画面。

床底下的那一箱书还在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每本书上都有白洛因的指痕。

就这么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瞧见,连最后一顿饭都没吃上,连最后一声抱怨都没听见……就这么去过苦日子了。这一走又是一个月的时间,他要睡一个月的冷被窝,吃一个月不合胃口的饭菜,每天训练到深夜,累到连呼吸都困难,却找不到一个人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