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69节 小白当众出糗

第69节 小白当众出糗

难得的一个周末,顾海决定包顿饺子吃。

白洛因在旁边帮忙擀着饺子皮儿,勉强看得过去,就是速度太慢了,供不上顾海包饺子的速度。于是顾海嫌恶地将白洛因推到一旁瞧热闹,自个连擀皮儿再包饺子,好一阵忙乎。

顾海包的饺子典型的薄皮大馅儿,一个个滚肚儿圆,看着特喜兴。白洛因也想试吧试吧,抽过来一个饺子皮儿,用勺子舀一点儿馅放上去,学着顾海那么捏,捏完之后修缮了一下,举到顾海眼部前儿。

“怎么样?也不赖吧?”

顾海幽幽地看了白洛因一眼,硬朗的薄唇微微扬起。

“行,挺好,拿着去一边玩吧,听话!”

白洛因,“……”

俩人吃饺子能吃一家人的量,顾海一个人包到手酸,白洛因实在闲得无聊,就在旁边忆苦思甜。

“小时候,家里只有逢年过节才吃饺子,那会儿我爷爷奶奶还挺硬朗的。一般都是我奶奶擀饺子皮儿,我爷爷包,我在旁边瞧着,我爸在饭桌旁等着吃。”

顾海停了停手里的动作,忍不住感慨道,“我一生下我爷爷就没了,在我印象里,我奶奶从没下过厨。那会儿部队给我家分配了两个厨子,还有保姆,勤务工,我小时候吃东西都有人管着,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白洛因目露诧异之色,“你等下……我记得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和我说你爷爷一直瘫痪,大小便失禁,怎么这会儿又说你爷爷在你出生前就没了?你到底有几个爷爷啊?”

“就一个啊!”顾海懵了,“我说过我爷爷瘫痪?你记错了吧?”

白洛因目光笃定,“没记错,就是你说的。那会儿你来我家吃饭,我爷爷喷了一饭桌,回去的路上我给你道歉,你和我说你爷爷也那样。”

顾海心里咯噔一下,他想起来了,他确实那么说过。草,怎么这么点儿小事都记得?

白洛因立刻瞧出顾海心里所想,表情恨恨的。

“你丫那会儿没少蒙我吧?”

“哪啊?”顾海讪笑,“我那不是为了和你套近乎么?”

白洛因冷哼一声,扭过头揉攥手里的面团。

顾海突然就想起那时的白洛因了,背着一个破书包,穿着一件漏风的校服,头发整天睡得像鸡窝一样,偶尔还穿趿拉板儿来上课……越想越可乐,忍不住把手伸过去,一把扣住白洛因胯下的小怪兽。

“猴子偷桃!”伴随一阵淫邪的笑声。

白洛因吓了一跳,恼恨地朝顾海的屁股上给了几拳,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一个小东西,递给顾海。

“把这个包进饺子里。”

顾海拿起来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

“就是个小玉坠,一个新兵蛋子送我的,说是在老家开了光的,戴上能保一生平安。”

顾海眼睛眯成一条线,“他送你这东西干什么?”

“下级给上级送礼不是常事么?”白洛因催促着,“快包进去,小时候我奶奶老是包钢儿,说是谁吃到谁有福。咱俩也试试,看看谁更有福。”

顾海拗不过白洛因,只好把玉坠清洗之后包进了饺子里。

吃饺子的时候,顾海朝白洛因说:“这程子公司资金又有结余了,我在奥运村那边购置了一套豪宅,送你的。”

白洛因手里的筷子猛地顿住了,抬起头看着顾海,目光里充溢着暗火。

“你脑子有病吧?!我自个有房,我爸我妈都有房,你自个也有房,你又买房干什么?”

顾海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洛因,“哪天咱俩分手了,你好歹也能落点儿东西……”

白洛因夹起一个饺子扔了过去,顾海嗖的一伸手,竟然用筷子夹住了。

噙着笑容塞进嘴里,言归正色,“拿来给咱俩养老用。”

“养老要那么大房子干嘛?咱俩又没有儿女……”

顾海撂下筷子,硬朗的目光中透着丝丝憧憬,“我都想好了,那套房子一共有三层,每层十多间。咱俩住一间就够了,剩下的房子都用来养狗,各种各样的宠物狗,外面的那块地咱可以规划一下,弄几个棚子,用来养驴,你觉得怎么样?”

说实话,顾海这个不靠谱的憧憬,白洛因打心眼里觉得……挺好。到那时自个退休了,每天遛弯儿回来,刚一进家门,一群狗扑到身上,想想就觉得狠美好。

“户主改成你的名字。”白洛因说,“哪天组织上调查个人财产,发现我有一套豪宅,怀疑我贪污受贿怎么办?”

“谁敢查你?”顾海目露凶悍之色,“正军职他也敢查?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他也敢查?空军总司令他也敢查?”

白洛因眼睛都放光了,当即拍桌大笑,“这话我爱听。”

“为了我们的美好将来,干杯!”

一杯酒下肚过后,白洛因才朝顾海说:“我过几天可能要走了。”

顾海嘴里的饺子差点儿噎着。

“走?走哪去?”心突然揪到一起。

白洛因脸色渐暗,“下个月空军部队要接受中央军委的检阅,为了达到最佳训练效果,我们可能需要转移训练场地,全封闭训练。这次阅兵上级很重视,我不仅要带兵训练,而且要进行飞行表演,任务挺重的,所以……”

顾海艰难地将嘴里的那口饺子咽下去了。

“行,你去吧,好好表演,没准我还会申请入内观看。”

“你这次怎么这么痛快?”白洛因挺纳闷。

我痛快?我都快堵心死了!!但为了让白洛因好受点儿,顾海还是硬撑着说:“支持你的工作嘛。”

白洛因脸色变了变,没再继续说什么。

俩人把饺子全都吃光了,一起到厨房洗碗,洗着洗着,白洛因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朝顾海问:“我那饺子哪去了?”

“什么饺子?”顾海问。

白洛因一副惊愕的表情,“包了玉坠的那个饺子!!你忘了?咱俩谁吃到了啊?”

顾海面色一滞,“我没吃到。”

“我也没吃到。”

可……饺子一点儿没剩啊!!

白洛因,顾海,“……!!!”

晚上,两点多钟,顾海突然坐起身,肚子一阵翻腾。

白洛因揉揉眼看着他,“你怎么了?”

顾海面露纠结之色,“佛祖显灵了。”

白洛因,“……”

第二天上午,白洛身穿笔挺的军装,脚踩军靴,一步一个响儿,英气逼人地走到训练场上,操起一贯的严肃面孔在队伍前来回走动,凌厉的目光在各个士兵身上穿梭。

“首长好!!”齐刷刷的军礼,嘹亮的口号。

白洛因面朝着各个士兵,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

“好几天没看你们训练了,最近有没有偷懒?”威严的质问声。

底下稀稀拉拉一片,“没有。”

白洛因立刻黑脸了,“都没吃饭么?重新喊!”

“没有偷懒!!!”震撼人心。

白洛因满意地点点头,走到队伍中间,查看每个人的精神面貌。

突然有个士兵打报告,“首长,我肚子疼。”

白洛因点头的同时,突然想起昨晚上的顾海,心里一个劲地狂乐。但是在士兵面前他不能乐,他得保持一贯严肃的形象,于是就拼命忍着。忍着忍着,他发现距离自个不远的几个士兵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难不成他们看出了我心里所想?还是说我脸上的表情出卖了我的内心?白洛因神经一紧,但很快就排除了这种想法,他掩饰得这么好,怎么可能被人察觉。

于是继续昂首阔步,稳健的步伐在一排排士兵之间穿梭。

结果,他发现偷着乐的人越来越多,而且目光都是朝向自个的。

终于,白洛因暴怒,狠狠揪住一个士兵的领子,厉声质问道:“训练是件严肃的事,你这么嘻嘻哈哈的像话么?”

这个士兵不仅没像平时那样骇然失色,而且还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他这一笑,后面整个部队全都笑了。

白洛因的脸骤然变色,还没来得及发作,就有个军官走过来,把白洛因拽走了。

“我说,嫂子够豪放的!”

白洛因没明白,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这个军官轻咳一声,示意白洛因往下看。

白洛因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脸都紫了。

他的裤裆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白色的,覆盖了整个命根子。

“猴子偷桃!”

白洛因的脑中浮现顾海偷袭自个时说出的这四个字,心脏差点儿气爆炸了。平时这么闹闹也就算了,昨天他手上可是有面的啊!有面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