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66节 俺不是本地人

第66节 俺不是本地人

说完这番话,白洛因心里痛快多了,憋了八年了,终于在今天一吐为快。

顾洋沉默了许久,看着白洛因的眼神已经褪去了方才的嘲讽,更多的是一种感慨。虽说也捎带着那么一抹玩味,可已经看不到任何敌意了。

“说完了?”顾洋问。

白洛因傲然回了句,“完了。”

“瞧见我被你俩耍得团团转,这回过瘾了?扬眉吐气了?”

白洛因挑了挑眉毛,“不错。”

顾洋哼笑一声,好像并不在意似的。

白洛因用膝盖在他腿上顶了一下,目光冷厉地扫着他,“我和你说真的呢!别以为我闹着玩的!”

“我知道。”顾洋的脸色突然一变,再次转向白洛因时,目光已经变得暗沉深邃,“关于你的指控和报复,我全部接受,但是你也要明白,我现在想整垮顾海,也照样有的是办法。你有两条路可选,要么继续用这种态度对待我,咱们反目成仇。要么你就把我当普通人对待,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谁也不再干涉谁的生活。”

白洛因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顾洋,一副宽厚待人的表情。

“本来我就没想和你成为敌人,你是顾海的亲哥,也算是我的朋友,我没理由和你过不去。只不过人做了坏事就要付出代价,我这么对你已经相当仁慈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现在达成协议。在这之前获得的关于彼此公司的机密文件通通销毁,各自回去收拾自个的烂摊子,从今以后再不以私人缘由向对方公司下黑手。”

顾洋面无表情地回了句,“这个无所谓,那些资金就算是支援你们了。”

“少抬高自个的形象,那就是你欠我们的,本来就应该还。”

为了少听几句风凉话,顾洋就算忍了,他打小就没缺过钱,从不把钱当好东西。

“还有么?”

白洛因想了想,“暂时想不出来了。”

“能否让我说几句?”顾洋难得客气一次。

白洛因扬扬下巴,一副首长听下级阐述意见的表情。

“你的这个协议只把我和顾海扯进去了,关于我们俩人,你只字未提。那我给你补充吧,从今以后,你切忌再拿八年前的车祸说事,我以正常态度对待你们,你也要以正常态度对待我。至于什么是正常态度,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吧?”

白洛因谦虚了一句,“我还真不太明白,劳驾您再解释明白点儿。”

顾洋微敛双目,语气不急不缓地说:就是我再对你表达好感,你别再用一种怀疑的精神来回执我,请你从心底把我放在众生平等的那个‘生’里面,正视我的付出,轻松地与我交往,摒除你内心的一切偏见。”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事吧,不是人为控制的,你也知道,人的心是最自由的,经常不管不顾,稍不留神就跑偏了。这就要看你的水平了,如果你水平足够高的话,你的这些要求自然而然就满足了……”

说实话,这时候顾洋眼中的白洛因,有那么一丁点儿欠抽,也有那么一丁点儿可爱,总之就是让人爱恨参半,却又说不出狠话来。

最后,顾洋抛给白洛因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随你。”

于是,白洛因就如同卸下一个万吨巨石般,阴霾的心情瞬间万里无云,阳光普照,连带着眼神都开始放光,神采奕奕地和顾洋走了回去。

顾海还在那自个跟自个较劲呢,这会儿瞧见白洛因和顾洋俩人走回来,全都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心里更不舒坦了,有股无名火到处乱窜,逮着白洛因就往外喷。

“你到底和他说什么来的?”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学着顾海做出一副神秘的表情。

“这是个秘密。”

顾海一听这俩字就炸毛了,“秘密?你们俩之间还有秘密?白洛因,我问你,我走这十多天,你老是不让我回来,是真的想让我给他公司搞破坏,还是想和他偷偷摸摸过你俩的小日子啊?”

白洛因这个小炸药包也爆炸了,当即反扑,“我给你提供一个外遇的机会成了吧?我把你支到香港,就是让你邂逅一个小美男成了吧?”

顾海猛吞了几口气,两只手狠狠箍住白洛因的肩膀。

“我问你,我哥电脑上对那些机密文件到底是公司机密还是别的什么?”

顾洋在旁边闲得插了一句,“是白洛因的裸照,八年前在我床上拍的。”

白洛因顿时朝顾洋投去凶煞的目光,“顾洋,你他妈是不是想害死我啊?你知道他是活驴,你还老是怂恿他犯浑??!!”

“你说对了,我还真是驴。”顾海发飙了,“我一天到晚辛辛苦苦地在你身上耕耘,我满足你的欲望,到头来还得时不时被你抽几下是吧?”

白洛因羞愤地去拧顾海的嘴,“你丫能不能别当别人的面说这些话?”

“他当他的面说这些怎么了?我当他的面上你都不过分!!”顾海阴着脸将白洛因拖之十几米远,狠狠掐着他的腰质问道:“他说的那些裸照到底怎么回事?八年前你怎么会跑到他床上?我在地道里眯着的那几天,你为了把我弄出来,到底和他干了些什么?”

白洛因彻底服了,顾海真是一个创作家,八竿子打不着的情节都能连到一起,而且还能连得这么有爆点,不去当八卦记者真屈才了!

顾海见白洛因不说话,以为他默认了,放在他腰上的手狠狠拧了一把。白洛因刚才还能忍住,突然这么一下子,疼得差点儿跳起来,当即破口大骂。

顾洋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能看到顾海在做什么,于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他腰上有伤,你悠着点儿。”

顾海猛地掀开白洛因衣服的下摆,看到腰上一圈红血印,顿时惊愣在原地。

白洛因还在吸着气,尼玛这老虎钳子,真鸡巴不是好惹的!

“他怎么会知道你腰上有伤?”顾海阴着脸问了一句。

白洛因心都凉了,我怕你担心,一直默默地瞒着你。你倒好,看到我受伤了,一句安慰没有,先甩了这么一句话,你真够意思!!

“因为是他给我啃的!有本事你把我这一圈肉全挖下来,再把他的牙全敲下来,我就告诉你那些裸照是怎么来的!!”

说完这句话,白洛因大步流星地走了回去,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

过了很久,顾海也走回去了,只是没走到白洛因身边,而是回了原位,离顾洋不足一米宽的距离。要想把这个奸夫干掉,只要伸手就能够到。

顾海呼出的气体都是阴冷的,顾洋却一直很淡定。

好一会儿之后,顾海突然扭头看向顾洋。

“你是不是在挑拨离间啊?”

顾洋真想喷顾海一句,你丫才反应过来啊?偷窃我公司的东西倒是挺有一套,怎么到了白洛因这,脑子就被自个的蹄子给踢了?

顾海站起身,恶狠狠地朝顾洋说了句,“一会儿再找你算账!”

说完,大步朝白洛因那边走过去。

顾洋甚是解恨地来了句,“活该!”

刚说完,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内,顾洋不由的一愣。

天底下除了他和顾海,还有长得这么像的俩人?

看到顾洋的人也不由的一愣。

佟辙和顾海出发的时候,本来穿着一身很适合他的衣服,结果换了女装之后,再想换回就没时间了。加之怕被追兵认出来,就裹了一身特破旧的衣服,这会儿走在乡间小路上,还真有点儿像当地人。

这是顾洋还是顾海?佟辙这会儿也犯二糊了,要是按照感觉来,这应该是顾洋,可顾洋怎么会在这呢?明明和他一起跳下来的人是顾海啊!

顾洋为了看清他的长相,故意问了句,“哥们儿,从这到石家庄还有多远啊?”

佟辙把两只手插到袖子里,操着一口山东腔回道:“哎嗨,俺不是本地人,俺是山东人,你去那边问问吧!”

顾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