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63节 可怜的驴儿子

第63节 可怜的驴儿子

很快,白洛因这边的人拦不住了,他都快爬到机舱门了,还被两个士兵拽住了脚。白洛因凶狠地扫了几脚,下面好几个黑脑袋瓜儿中招,白洛因迅速打开机舱门。

三十个人竟然逮不着一个?……顾洋脸都黑了,迅速蹿到扶梯上,你们不给力,那就让我亲自动手吧!

白洛因半个身子已经进去了,还被人狠拽了一下,低头一瞧,顾洋那张阴森森的面孔就在他的腿弯处。白洛因狠踹了一脚,顾洋非但没让,还一把薅住他的裤子,硬是把他拖下十几公分。

白洛因的手死死扒着门上的凹槽,指缝里都快溢出血了。

顾洋这次是彻底狠下心了,欺骗我的感情,利用我的感情,玩弄我的感情……白洛因,你今天落到我的手里,就别指望我再心慈手软!

“啊!……”

白洛因嚎叫一声,顾洋的手条件反射地顿了一下,白洛因趁势猛地一蹿,顾洋的手狠狠往回一扯。

咔嚓一声。

白洛因的裤子裂了。

而且是从屁股下面裂开的,顾洋抬头看过去,正好能看到白洛因黑色的内裤。就是这么一个愣神的工夫,白洛因迅速钻进战机,顾洋的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机舱的门就关上了。

听到这个声响,底下的士兵也愣了愣。

“危险,快把人拉下来!”

不知谁喊了一声,众兵一拥上前,七手八脚地将顾洋从扶梯上拽了下来。

顾洋的脸色黑得见底儿,说话都带着一股杀气,“你们不都是航空兵么?那好,现在出来两个人驾驶战机,马上对他的战机进行拦截!”

这些士兵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一脸为难的表情。

顾洋当即保证,“不敢私自驾驶战机?那好,我现在就给张团长打电话,让他马上给你们下达任务!”

“不,不是这个原因。”一个胆大的人开口,“我们不是不帮你这个忙,是真的帮不了。在飞行作战这一方面,白首长已经是部队首屈一指的,几乎无人能敌。我们就是上去了,也会比白首长先下来的。”

顾洋脸色越发难看,“给你们配备性能最好战机都不行么?”

“性能最好的战机就是白首长驾驶的这一架。”

顾洋,“……”

好长一段时间过后,一个士兵小心翼翼地朝顾洋说:“不过,有一个人的水平高于白洛因,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帮你……”

“谁?”顾洋微敛双目。

“周师长。”

可以想象,顾洋此时此刻的心情有多复杂。

白洛因驾驶的战机升到高空之后,就达到了最大飞行速度,一个小时就直飞到香港的上空,迅速穿破云层,开始缓缓地降落。

与此同时,佟辙朝顾海说了一句,“汽车快没油了。”

顾海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车已经不见踪影,但是不代表已经被甩掉了,只要采取追踪定位,他们很快又会摸索到这里。

正想着,手机响了。

白洛因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现在在哪?我已经到香港了。”

“我……”

顾海举目四望,这是哪啊?瞧了佟辙一眼,他也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应该是郊区。”顾海艰难地开口。

白洛因那边沉默了半晌,“那你待在那别动,我用卫星定位吧。”

“好”字还没说出口,顾海就看到一辆辆熟悉的车出现在后视镜里,他朝佟辙看了一眼,佟辙拍了下方向盘,“没油了!”

于是,俩人又朝着不远处的村子里逃窜,后面车上的人也跟着下来了,四面八方涌入村子,几乎把每条路都给占了。

顾海和佟辙翻墙跳进一个寡妇的小院,刚要松一口气,突然被身后张开的狗嘴吓了个半死。顾海迅速将狗揽入怀中,死死捂住狗嘴,任由狗爪子在他身上抓挠着。

佟辙突然听到天空中传来一阵闷雷的响声,抬头一瞧,一架飞机正朝这边飞过来。他赶紧推了顾海一把,顾海抬头一看,心情莫名的酸楚,拿着手机都有些不稳了。

“因子,我看到你了。”

“那好,你来指挥我来开。”

白洛因的战机无疑给后面那些“追兵”提供了有力的线索,随着战机的降落,那些人开始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汇聚在小院的四周,形成包抄之势。

几个虾兵蟹将也敢跟我玩?

白洛因随随便便发射了两个没有杀伤力的小榴弹,就把这些人吓退几十米。白洛因想找个地方降落,结果发现这里没有一块适合的地方。他就这么慢慢学么着,顾海和佟辙也跟着跑了出来,白洛因就不停地发射迷雾弹给他们开道。

很快,后面的人就发现小榴弹没有任何破坏力,仅仅是吓唬人的,他们又开始朝顾海和佟辙逼近。这就意味着白洛因为了保证顾海的安危,不能轻易再放弹了。

没时间了,白洛因冒险降落,迅速打开机舱门。

顾海几乎是飞进来的,进来之后就把白洛因抱住了。

白洛因还算理智,虽然心情激动,可还是记得先把机舱门关上。

“别关!”顾海突然大喝一声,紧接着转到机舱口,伸手去拽佟辙。

佟辙比顾海晚了一步,下面几个人拖拽着,没法顺利爬上来,只能靠顾海的帮助。

白洛因朝下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变。

“因子,快,搭把手!”顾海开口说。

白洛因犹豫了片刻,还是过去帮忙了。

佟辙的脚刚一滑进来,白洛因就去关机舱门。

“先别关!”顾海又喊,“我儿子还在下面!”

刚才拽佟辙的时候,不小心给碰下去了,这会儿就在那些人的脚底下,顾海一阵着急,“再等我一会儿,我下去拿!”

“不用了。”白洛因淡淡回道,“人上来就成了。”

机舱门迅速被关上,顾海眼睁睁地看着小驴被众人的脚践踏着,脑海里都是它平时摇头晃脑的模样。

“你为什么不让我下去拿?”顾海沉着脸朝白洛因质问。

白洛因很想反驳一句,它是怎么掉下去的?明明是你先弃它于不顾的……结果说出来的话却是,“一个玩偶而已,回去再买一个呗!”

顾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洋再次走进审讯室,周凌云正在那打拳,对着墙打,顾洋看到墙上一个个小漩涡,每个漩涡都是男人拳头大小。

看到顾洋走进来,周凌云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顾洋恨不得现在就掉头走人。

可是,比起白洛因和顾海联合起来对他的伤害,在周凌云这受点儿小屈辱,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我这有一个任务,只要你能完成,我现在就能把你捞出去。”

周凌云暂时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看向顾洋。

“什么任务?”

顾洋一字一顿地说:“拦截战机。”

“拦截战机?”周凌云幽幽一笑,“你什么时候把我们空军部队的业务也给包下来了?”

顾洋强忍着最后一丝耐心解释道,“你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么?我告诉你,是白洛因借我之手把你打压进来的。他这个人生性懒惰,受不了你的高压政策,便想了这么个法子,把矛盾转移到你我的身上。”

周凌云又是一拳打在墙上,这一次漩涡周围裂开无数条小缝。

“可以这么说,我和你现在就算是同盟军,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白洛因。他现在驾驶着战机逃窜了,这个部队能把他拦截下来的人只有你了。”

“同盟军……”周凌云咂摸了一下这个词,“同盟军强迫我吃他尿过的馒头?”

顾洋脸色变了变,有些不自在地说:“这事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你容我想想。”周凌云继续对着墙出拳。

顾洋脸色一沉,“从北京到香港,来来回回不过三个小时,等你考虑完,飞机已经降落了!”

“来来回回?”周凌云浓眉一拧,“既然他会回来,你还派战机上去拦截干什么?你是不是看我们这些飞行员闲得慌啊?”

顾洋硬着头皮问:“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周凌云很明确地表态,“国家机器不是给你解决个人问题的。”

顾洋撂下一句狠话,掉头走人。

“张团长,我现在需要两个高水平的航空兵,可以和白洛因抗衡的。”

“你这电话打得也太巧了,我这正好有一个现成的,他是我在别的军区带过的尖子兵,正好来北京开会,我这就帮你联系。”

放下手机,顾洋心中冷哼一声,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早知道就不来这了……顾洋看了一眼审讯室的门,眼中净是仇视之光,周凌云,你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