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54节 小两口回娘家

第54节 小两口回娘家

车子行驶到半路,顾海扭头朝白洛因问:“你说我应该买点儿什么呢?”

“有什么可买的?”白洛因漫不经心地说,“家里什么都不缺。”

“我总不能像以前那样腆着脸空手去吧?那会儿我是学生,在你家白吃白喝还说得过去,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再空着手去多寒碜啊!”

白洛因微微扬起唇角,“你那厚脸皮的形象早就在我爸心里根深蒂固了。”

“没和你开玩笑。”顾海催促着,“快点儿想,再不买前面没有商场了。”

白洛因拧眉思索了片刻,还是一副无奈的表情,“想不出来。”

“你爸就没什么喜欢的东西?”

“有。”白洛因说。

顾海问:“什么?”

“大孙子!”

顾海神色一滞,猛地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

“要不咱俩现在就生一个?”促狭的笑容溢出唇角。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你生啊?”

“对,你帮我拿着衣服,我马上生。”说得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白洛因一副鄙夷的表情,“你先下个蛋出来让我瞧瞧!”

顾海当即磨牙,“你是姜圆用蛋孵出来的啊?”

“你丫……!!”

白洛因当即挥拳过去,俩人在车里撕扯起来,打到车身狂震,路人纷纷侧目,顾海才一把攥住白洛因的手腕,“不闹了不闹了,再闹发型都乱了。”

“下车!”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

顾海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漫不经心地问:“下车干什么?”

“出去买东西啊!那边不是有个商场么?咱去里面转转,给我爸买身衣服吧,我看他总是穿我剩下的。”

顾海忍不住调侃道,“你们爷俩现在的衣服还混穿呢?”

“贱民出身,摆脱不了饥荒的心态,有钱也不舍得花,和你家比不了。”白洛因暗讽了一句。

顾海狠狠拍了白洛因的后脑勺一下,“就你还贱民?你见过哪个贱民让资本家给脱裤子的?”

白洛因,“……”

俩人走进商场,直奔男士品牌区,顾海相中了一件衣服,指给白洛因看,“你觉得那件褂子怎么样?”

“不适合我爸,倒挺适合你爸的。”

“哦,那走吧。”

白洛因拽住顾海,“别走啊!买下来吧!”

“不适合还买它干什么?”顾海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黑了顾海一眼,“你爸不是爸啊?”

顾海刚反应过来,白洛因已经率先去付款了,顾海看了看衣服的尺码,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爸穿这个码的?”

“不知道,瞎蒙的。”

其实白洛因心里特清楚,有一次他去外地执行任务,正巧碰到顾威霆在当地开会,爷俩一块回来的。顾威霆去卫生间的时候,让白洛因帮忙拿着外衣,白洛因就那么无意间瞥到了,从那之后这个尺码就一直刻在他心里。

关于顾海的一切,他从不用刻意去记,一知道便已刻骨铭心。

“这件衣服怎么样?”白洛因征求顾海的意见。

顾海拧着眉,“太老气了吧?”

“他都五十了,你就算给他买很潮的款式,他也不敢穿出去!”

顾海想想也是,“那就这件吧!”

“先别着急买呢,我爸有点儿发福,穿着不见得合适,你帮着试试。”

“你怎么不试啊?”顾海调侃,“你们爷俩的衣服不都是混着穿么?”

“他这一胖肩膀自然就宽了,我骨架没你这么大,我穿着合适的衣服,他穿着可能会瘦。”白洛因说着就把衣服递给顾海。

顾海走到试衣间,白洛因无聊地四处张望,目光突然定在一个身影上,眼前一亮。

“尤其!”

不远处一个戴着墨镜的大帅哥下意识地朝这边看过来,见到白洛因朝他挥手,表情先是一僵,而后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俩人来了一个久违的拥抱,心情都是异常激动。

尤其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祸国殃民的面孔。

“因子,你怎么在这啊?”

白洛因指指身后的店,“给我爸买身衣服。”

正说着,顾海从试衣间走出来,背对着白洛因照镜子,白洛因拉着尤其走进去,还没开口叫顾海,尤其就先开口了。

“叔,好久不见了。”

顾海从镜子里瞄到尤其,转过身,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客气了吧?”

尤其顿时惊愕住,“闹了半天是你啊!”

顾海脱下衣服,朝白洛因说:“挺合适的,我去付钱了啊!”

说着走向收银台。

尤其低声朝白洛因问,“你还和他在一起呢?”

“嗯,也是前不久才联系上的。”白洛因刻意掩饰了一下。

尤其这才注意到白洛因身上的军装,眼睛募的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白洛因。

“你这……”

白洛因挺大方地承认,“我入伍了,现在是飞行员。”

“太帅了吧!”尤其一副惊艳的目光看着白洛因,“什么军衔?”

“就是个少校。”

“这么年轻就混到少校了?”尤其又是一惊。

站在尤其旁边的男人都是一副赞叹的目光看着白洛因。

“哦,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经纪人,马先生。”尤其指着身边一个中年男人。

白洛因很客气地和他握手。

而后继续和尤其调侃,“我都很久没接触媒体了,都快忘了,你现在也是明星了,赶明有个演唱会什么的,别忘了送我一张票。”

“瞧你这话说的,我现在顶多算个跑龙套的。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这是我参演的电影,过两天举办首映式,这是入场票,有时间一定要来啊!”

“你演的电影,我当然得捧场了!”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顾海的声音。

“就给一张不合适吧?”

尤其用手指戳了下脑门,“瞧我这记性,等着,我再给你拿一张。”

刚把票递过去,尤其旁边的经纪人马先生发话了,“这位是顾海先生吧?”

顾海虽然不认识对方,但还是礼貌地过去握手。

“你们认识?”尤其纳闷地看向经纪人。

马先生淡淡一笑,“久仰大名。”

四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尤其给了白洛因和顾海一张名片,笑着告别,“我得走了,一会儿还有事,改天再聊!”

“快去忙你的吧!”

看着尤其远去的背影,白洛因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越来越帅了!”

“嗯……”顾海在旁边冷哼一声,“帅得都不像个人了。”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赶紧走吧,你哥还在家等着呢!”

“我哥?”顾海神色一滞。

白洛因幽幽一笑,“你是叔字辈的,我爸不就是你哥么?”

“欠操吧你?”

“嘿嘿……”

俩人也给邹婶买了一身衣服,实在不知道该给孟通天买些什么,就随便捎了一台平板电脑回去,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听到门铃响,白汉旗紧走几步去开门。

“过来了?”

顾海这次看到白汉旗,和订婚那次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

“叔。”特亲切地称呼了一声。

白汉旗心里不由的一阵激荡,好像这种语气多少年没听到过了。

“快进来吧!”

四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顾海一直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愣小子了,有些话已经不敢冒然说出口了。

邹婶一直看着顾海乐,“哎呀,说话就这么大了!我到现在还记得你来家里吃饭,一个人吃了六碗炸酱面,在院子里溜达一会儿就饿了。”

顾海笑笑,“您现在如果给我做,我还能吃六碗。”

邹婶一阵激动,立刻起身,“那我赶紧去和面,今儿晚上咱们就吃炸酱面。”

白汉旗看着顾海,也看了看白洛因,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一眼少一眼了。”

白洛因一脸黑线,“爸,您说什么呢?”

“我说的不对么?”白汉旗把目光朝向白洛因,“你一年才能回家几次?我一共还能活多少年?这么一算,也没多少眼了吧?”

白洛因被白汉旗说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顾海在一旁心疼了,赶紧帮白洛因说好话。

“叔,您不了解部队的政策,他入伍的前些年的确需要一直住在部队,等过几年够资格了,他就能搬出来了。”

白汉旗眼睛一亮,“真的啊?”

白洛因在旁边没好气地插了一句,“我以前不就这么和您说过么?”

“你的话不靠谱,我瞧大海这么多年倒是变化不小,起码看起来比你稳重多了!”

白洛因默默地回了一句,您是没看见他上床的时候……

白汉旗又把目光朝向顾海,一副歉疚的表情看着他。

“大海啊,叔不是故意骗你的,因子入伍的前两年,叔心里一直不好受。那天你来家里找叔,叔和你说因子死了,等你走了,叔哭了一宿啊!”

顾海心里一动,赶忙握住白汉旗的手。

“叔,我不怪您,我知道您有您的难处。”

白洛因在旁边埋着脸不吭声。

顾海见气氛有点儿压抑,便打趣地朝白汉旗问:“当年您给因子做的黑白照片和牌位还留着呢么?”

白洛因的头猛地一抬,“啥?您还给我弄黑白照片和牌位了?我怎么不知道?”

白汉旗憨厚地笑了笑,“每次你一回家,我都偷偷收起来!”

“敢情您天天跟家摆着啊?!”白洛因凌乱了。

白汉旗底气不足地说:“也没天天摆着,就礼拜六、礼拜日拿出来晒晒,我怕搁在柜子里返潮了。”

白洛因气结,“你还留着它干嘛啊?”

“我觉得扔了怪可惜了儿的!那大相框可牢实了,你那相片我也不舍得扔,就当艺术照搁那摆着呗!现在不是有一些小年轻的还专门拍黑白照片呢么?!”

“人家那黑白照片前面也不摆一盘点心啊!”

“噗……”顾海嘴里的水差点儿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