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45节 战争一触即发

第45节 战争一触即发

顾海在办公室没等到任何回信儿,心里禁不住开始犯嘀咕,不会是真生气了吧?他又把那些照片浏览了一遍,越看越觉得过分,白洛因要是信以为真,岂不是连缓和的余地都没了?

反复思量,顾海觉得还是亲自去看看比较保险。

于是,到了下班点儿,顾海开车去了部队,看到白洛因宿舍的门是锁着的,又去了研究所,结果被告知白洛因一天都没来这。看了看表,差不多到了饭点儿,白洛因兴许去吃饭了,于是顾海打开白洛因宿舍的门,坐在里面等。

桌子上还放着那几张照片,顾海拿起来一看,那张他和闫雅静的合影,已经被白洛因攥得皱巴巴的,足见白洛因当时的怒气。

算了……顾海忍不住想,反正目的也达到了,就这么着吧!

这么一想,顾海又开始给白洛因规制房间,几天没来,白洛因这都没法看了。就在顾海给白洛因规制脏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的枕头底下压着几盒套套,顾海不记得他在这存过这种东西。既然不是他买的,那这些套又是哪来的?最关键的问题是,白洛因一个人住在宿舍,怎么会需要这种东西?

一种不祥的预感跳出脑海,刺激得顾海一个激灵。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种猜想,白洛因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他俩不过三天没联系,白洛因犯不上因为这事糟践自个。

于是,顾海又把那几盒套套放了回去,拿着脏衣服朝卫生间走。

结果,顾海刚打开卫生间的门,就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儿,他对这种气味儿再熟悉不过。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四处寻觅,突然就定在某个角落。

他把那个套套捡了起来。

白洛因主动寄过去,与顾海亲手捡起来,完全是两码事。他根本不会想到白洛因是自己搞出来的这些东西,谁搞事儿的时候还多此一举地戴个套套啊,光是用脚丫子想也觉得不可能,那这套套和里面的液体是怎么来的?

就在顾海心中暗生疑惑的时候,门口突然传出两个声音。

“诶?我明明记得出去的时候锁门了!”白洛因纳闷。

顾洋在旁边插口道:“我记得你也锁了。”

顾海身形剧震,整个人僵化在卫生间的门口。

白洛因很快便发现了顾海,而且还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糟糕!这次玩大了!顾海真要是误会了,这事就解释不清了!

顾洋不动声色地瞥了顾海一眼,“你也在这?”

顾海看着顾洋的目光冰冷刺骨,任何一个人和白洛因一起进宿舍,他都不会往歪处想,可顾洋不行!顾洋每次回京都是先和顾海打招呼,唯独这一次,他是瞒着自个先来找白洛因的。或许不仅仅这一次,以前还有过很多很多次,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顾洋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当他看到顾海手里拿的东西,立刻明白顾海为何用那种眼神看着自个了。

白洛因讷讷地喊了声顾海。

顾海恍若未闻,如同一只归山的猛虎,瞬间朝顾洋扑去。好在顾洋有所防备,不然这么一拳直击他的门面,他能当场昏死过去。

在白洛因的印象里,顾海与顾洋虽然看起来不和,其实感情相当好。不然顾海也不会在经历生死之劫后还选择原谅顾洋,而且还把房子的钥匙给了顾洋一把。

但是现在,白洛因在顾海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包容和顾虑了,他那双猩红的双目分明写着“六亲不认”四个大字。俩人扭打在一起,顾海在体力上明显占上风,再加上他情绪的暴动,简直是把顾洋往死里打。

一阵咔咔的骨头响,连同某个人的怒骂声,响彻在整个房间。

白洛因身为一个熟悉擒拿和格斗的人,此刻岂能袖手旁观?

感觉到另一个人的介入,顾海的情绪更加暴躁,冰刀一样的眼神朝白洛因刺了过去,绝望到近乎失控的大吼,“你竟然帮着他打我!!”

白洛因真想给顾海两个大耳刮子!你给我瞅好了,我他妈的帮谁呢?

俩纯爷们儿一起上手,顾洋的下场能好的着么?他也看出来了,白洛因这哪是劝架的,纯粹是伺机报仇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要是继续杠下去,弄不好命都丢这了。于是顾洋忍着心中的屈辱,硬是甩开这俩人夺门而出。

顾洋的离开并没让战争结束,缠斗还在进行中。

白洛因怒吼一声,“他都已经走了!”

“我知道他走了!”顾海那张脸黑得通透,“我他妈打得就是你!”

“你打我干什么?”白洛因冷着脸对峙。

顾海那颗心已经鲜血淋漓,说话的声音都在止不住颤抖,“我为什么打你?以你干得这点儿好事,我杀你都不多!!”

白洛因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没用了,想要迅速挽救局面,必须得找出十足的证据。白洛因还在想着,整个人都被顾海翻到在地,那只罪魁祸首的套套就在离他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白洛因灵机一动,迅速将那只套套抓到手里。

然后举到顾海的眼前。

“你看啊!”

顾海不看还好,一看更来气了,白洛因的脖子差点儿让他给扭断了。

白洛因也火了,嗷嗷狂吼数声,硬是将那个套套塞进顾海的嘴里。

“你给我好好尝尝,这他妈的是谁的东西?”

俩人对彼此身上的体味儿和体液的味道有很高的辨识度,顾海只要闻一闻,就能清楚地分辨出这是白洛因的东西。

感觉到顾海身体的僵硬,白洛因又是一句犀利的质问。

“你用你的鸡巴想想,你哥那种人能让我上么?”

顾海身上的血液慢慢回温,脸色虽没立刻恢复过来,可目光已经缓和多了。

“你没事把自个的东西鼓捣到这里边干啥?”

到了这份上,白洛因也顾不上面子了,丢人就丢人吧,总比丢另一个人强。

“你说为什么?你给我寄了那么多照片,我不还你点儿什么合适么?”

顾海恍然大悟。

白洛因起身坐回椅子上,沉着脸整理衣服。

顾海也站起来,走到白洛因身边,沉声问道:“那你告诉我,那天为什么朝我发火?为什么不让我来部队?”

白洛因面无表情地把原因倒了出来。

顾海噗嗤一声乐了,乐得白洛因羞愤难当。

“再笑给我滚蛋!”

顾海拧着白洛因的脸颊,哭笑不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就那种老货,你也至于防着?”

“谁防你呢?”白洛因气结,“我防的是他!”

“他交给我来防就成了。”顾海幽幽地说。

白洛因哼笑一声,“不用了,我帮你找了个替身。”

顾海一脸糊涂,白洛因不吝将所有计划告诉顾海,顾海听后身形一震。

“什么?你把我哥拉下水了?”

“这会儿知道是你哥了?”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刚才打架的时候怎么没听你喊一声哥啊?”

“那会儿不是气昏了头么?”顾海越想越不是味儿,“他什么时候回的北京?怎么我都不知道?你和他刚才出去干嘛了?”

白洛因把顾洋和他说过的话又给顾海复述了一遍。

顾海当即表示,“你早该把这个畜生给那个老货了!”

顾洋鼻青脸肿地坐在车里,嘴角淌着血,一条胳膊骨折了,控制方向盘都费劲,只能降低车速,缓缓地从训练场穿行而过。

突然,一道身影闪到他的车前,顾洋紧急刹车。

车子停下时,那道身影已经晃到了他的车窗前,顾洋扫了一眼他的肩章,目测此人权力不小,便摇下车窗,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与窗外的人对视。

“有事么?”

周凌云霸气的目光在顾洋脸上打量一阵,幽幽地问:“你也会被人打成这样?”

听周凌云这副口气,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可顾洋想了半天,愣是想不起来他俩啥时候见过面

“你谁啊?”顾洋冷冷问。

周凌云的手放在车窗沿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顾洋,“你不认识我了?”

顾洋冷冷回了一句,“不认识。”

周凌云的目光瞬间变得狠戾。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顾洋脸都绿了,这人是眼神不好,还是精神不好啊?

“你是把哪位大校的衣服偷来穿在自个身上了?”顾洋忍不住挤兑一句。

周凌云直接把手伸进车里,将顾洋放在挡风玻璃旁的眼镜拿了出来,插到自个上衣的口袋里,沉声说道:“这个,我收下了!”

顾洋目射冷箭,“拿来!”

“有本事你到我办公室来拿!”

周凌云转身便走。

顾洋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只能调转车头,狠狠朝周凌云撞过去!

结果,他眼瞅着周凌云的脚飞到挡风玻璃前,紧急刹车过后,竟然从反光镜里看到周凌云安然无恙地从车尾走了回来。

他的车很快被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

周凌云气定神闲地说:“把这恐怖分子给我押到审讯室!”

顾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