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42节 又一不着调的

第42节 又一不着调的

晚上,顾海正哼着小调给媳妇儿准备爱情小夜宵,突然听到门响,心中微微诧异,伸头朝外面看,结果看到白洛因那道潇洒帅气的背影。

“你怎么跑出来了?”

顾海叼着烟头,耍着花刀,模样很酷。

白洛因倚在门口,似怒非怒地盯着顾海。

“老周是让你给整进医院的吧?”

顾海朝白洛因瞥了一眼,歪起一边的嘴角,“哟?亲自登家门膜拜我来了?”

白洛因英挺的眉毛狠狠一皱,“原来真是你!!”

顾海听到白洛因这副口气,脸上的笑容淡了淡,迅速把火关上,把菜倒入盘中,呲呲的炙烤声还在耳旁萦绕。

“你有点儿过了吧?”白洛因凑到顾海面前。

顾海一直背着白洛因洗手,突然一个转身,手里的水全都抹到白洛因的脸蛋儿上。

“比以前光溜多了。”顾海还没个正形。

白洛因恨恨地打掉他的手。

顾海吃味,立刻反问,“你还心疼他了?”

白洛因气结,“那不是心疼,是心里不落忍好么?他虽然对我狠了点儿,可那是他的训兵手段,和个人感情无关。他越是对我严格要求,越是证明他重视我,说白了他是为我好才那么做的。”

“他为你好?”顾海冷哼一声,“他那是把你当成一个工具!工具懂么?就像你对战机一样。千方百计地提高你的性能,为了更好地为他所用!与个人感情根本没关系!”

白洛因的语气缓了缓,“可间接上也成就了我不是么?”

“攥一下鸡巴就能成就你了?”顾海笑得讽刺,“那正好,我也把他鸡巴给炸了,说不定一出院就从师长转成军长了!”

白洛因目露惊色,“什么?你……!!”

“瞧把你急的!”顾海又开始吃歪醋,“他那儿给你创造什么福利了?让你那么在乎!”

白洛因气得直捶顾海的小腹,“尼玛啊!你也太狠了吧!那周凌云不是省油的灯!你要真把他整残了,他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顾海拍拍白洛因的头顶,“那就让你们师长放马过来!”

白洛因还戳在原地,顾海已经端着饭菜去了餐厅。

白洛因跟着走了进去,刚要坐下一起吃,就听对面的人阴阳怪气地说:“这不欢迎白眼狼,请到别处就餐!”

白洛因给气得不善,你他妈不让我吃,我偏吃!好不容易把老周给盼走了,终于能偷偷跑出来透透气,你丫还不让我吃口现成的。

“嘿嘿嘿!有点儿自觉性啊!说话的时候胳膊肘往外拐,吃饭的时候你丫腆着脸拐回来了!把筷子撂那,谁让你夹的?……”

白洛因趁着顾海呛呛的工夫把好菜都给吃了。

顾海去厨房刷碗,白洛因在客厅闲得无聊,又开始摆弄那只驴。顾海听到他儿子叫唤,伸出头朝外瞄了一眼,正巧看到白洛因咧着嘴乐,那一脸稚气的模样特打动人心,顾海的心一下就软成了一团棉花。

结果,等白洛因扭过头朝这边看,顾海立刻就收回了那道温柔的目光,冷着脸命令道:“把我儿子放那!”

白洛因不仅不放,还把小驴的脑袋放在了自个的腿间,任它肆意地摇晃着,销魂的眼神直击着顾海脆弱的小心脏。

你大爷的!顾海心里骂了一句,就会拿这招治我!

收拾好厨具,顾海回了客厅,白洛因窝在沙发上躺得可舒坦了。

“回你宿舍睡去!爷这不留白眼狼。”

话音刚落,白洛因就站起身,顾海心里一紧,草,不是真要走吧?正担心着,白洛因脚步一转,直接去了浴室,没一会儿,哗啦啦的水声传来,瞬间有根狗尾巴草掉到了顾海的心窝里,摇得他这个心痒啊!

于是,不到五分钟工夫,顾海就猫进了浴室。

俩人窝在一个浴缸里,白洛因给顾海搓着后背,顾海给白洛因搓着小因子。

白洛因忍不住开口问,“你到底是怎么把老周弄伤的?”

说起这事,顾海颇感自豪,立刻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洛因,包括前期准备,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情况,以及突发情况的应急预案,总之这是个很周密的计划。

白洛因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顾海,“没想到啊,你还挺有两下子!”

“那是。”顾海冷哼一声,“我把所有的傻劲儿和直率都留给你一个人了,到了别人那准吃不了亏。”

白洛因的心情瞬间轻松了不少。

“别动!”顾海突然用手扳正了白洛因的头,眼睛凑到白洛因的面前,“你脸上好像长了一个疙瘩。”

“少来!”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

顾海立刻搂了上去,热乎乎的气息吹到白洛因的耳边。

“你怎么知道我要亲你?”

白洛因先在顾海的颊肌上咬了一口。

顾海笑得特温柔,“你就坏吧!”

洗过澡,俩人在被窝亲热,白洛因突然开口问道:“大海,自打我走了之后,你还去过咱在国贸的那套房么?”

顾海在白洛因脊背上滑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柔声回道:“去过一次,怎么了?”

“那你去的时候,那桌菜还在么?”

“哪桌菜?”顾海一脸糊涂。

白洛因脸色变了变,心里想想也对,顾海去之前,肯定有别人进过他们的小窝,估摸他亲手做的那些菜早就喂苍蝇了。

“怎么了?”顾海用脑门顶着白洛因的脑门问。

“没怎么。”白洛因的手用力地捏着顾海的后脖颈,“赶明儿给你做顿饭吃!”

“你?”顾海笑得下巴都快掉了,“能吃么?”

白洛因冷哼一声,“不能吃也得吃。”

“这么霸道?”顾海亲昵地舔着白洛因的鼻尖。

白洛因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而后翻身将顾海压在身下。

周末,白洛因提着几大盒补品,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去了医院。

走进周凌云的病房前,白洛因已经做好了被轰炸的心理准备,他甚至已经把周凌云那张盛怒的面孔在心中刻画得惟妙惟肖,几乎无需进去,就能想象到他看到自个的反应。

结果,一切大大出乎白洛因的意料。

周凌云的精神状态很好,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压抑感,反而显得神清气爽,即使穿着病号服,也遮盖不住他身上的大将风范。

触到这么一副面孔,白洛因心里反倒有些不安了。

“怎么不进来?”周凌云淡淡开口。

白洛因尴尬地笑笑,“怕您不让进。”

周凌云笑得霸气外露,好像被顾海折腾羞辱的人压根不是他。

“为什么不让你进?我这等了你好几天了,别人都来看我了,就你迟迟没露面。我平时待你不薄吧?和我犟嘴犟得那么欢,怎么我一生病,你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白洛因越听心里越没底,这周凌云唱得是哪一出啊?

周凌云看出白洛因心中的顾虑,当即安慰道,“甭往心里去,你和你弟一码算一码,我心里明镜似的。他就算为了你故意整我,我也知道不是你指使的。”

白洛因心里更不是味了,站在周凌云面前,他突然觉得自个特渺小。

“拿出点儿军人的气魄来,你那精气神儿都哪去了?来这就为了让我瞅你的后脖颈子啊?”周凌云突然怒喝一声。

白洛因立即挺直腰板。

周凌云又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我问你一件事。”

“请说。”白洛因一本正经地看着周凌云。

周凌云的目光突然又阴邪下来,看得白洛因心里凉飕飕的。

“你和顾海私下交往频繁么?”

白洛因心里一紧,目光直直地看向周凌云,不知他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交往频繁,麻烦你帮我捎个话,我对他很感兴趣,哪天把他约出来喝两杯。”

白洛因胸口的大气压差点儿把自个撑破。

“首长,如果你有什么气,就对着我撒吧!事儿都是我挑起来的!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你误会了,我是真挺喜欢他。”周凌云目光烁烁。

白洛因差点儿喷出一口血来。

周凌云不动声色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洛因,“不瞒你说,他缺德的模样,颇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

白洛因身上的血液瞬间凝固,他隐隐间觉得,周凌云不是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