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34节 大海说起因子

第34节 大海说起因子

顾海这次出差只带了闫雅静一个人,刚下飞机天就黑了,接机人员把顾海和闫雅静送到当地的酒店,结果到了那才知道,俩人被安排了一间豪华情侣套房。

也难怪别人会误会,俩人无论走到哪,都像是惹眼的一对,这么多年的合作历程,这种误会已经数不胜数了。强强联姻,上流社会的潜规则。虽然订婚宴搞砸了,可在外人眼里,两人会结婚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破除谣言的最好办法,就是把谣言变为现实,可惜闫雅静解不出这道转换题。

顾海的心被白洛因塞得满满当当的,就留下那么一条小缝,还给了包里的驴。

是的,他又把儿子带到了深圳。

闫雅静每每看到那只驴,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收拾好东西,已经到了吃晚饭时间,俩人就在酒店里解决了。

顾海坐在闫雅静对面,闫雅静抬起眼皮,就看到了顾海脖子上的那道红印,临走前白洛因给咬的。

“你女朋友挺小心眼的吧?”闫雅静突然问。

顾海神色一滞,“女朋友?”

闫雅静指指顾海的脖子,“你别告诉我,你脖子上的印儿是虫子咬的。”

一提起这件事,顾海的脸上立刻浮现几丝笑意。

闫雅静哼了一声,“看来她还是很介意我和你一起出差!”

顾海淡淡回道:“我压根没告诉他我和谁一起出差。”

“那她就是用这招防着所有女人。”闫雅静很笃定。

顾海还是一副没理解的表情。

闫雅静无奈地提醒,“她咬了你的脖子一口,不就是为了告诫那个陪你出差的女人,你已经有主了,别人不能再惦记了么?”

顾海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心中暗喜,原来白洛因还有这些小心思。

闫雅静深感无语,他不明白为何顾海在经商领域如此精明,到了感情上就变得这么愚钝。当初就是看中了他出色的才华,以为自个无需挑明,顾海就能懂她的心思。结果她大错特错了,如果她能早一点儿领悟,早一点儿出手,是不是就不会被别人抢走了?

顾海试着拨了下白洛因的号码,结果显示无人接听。

“你在给她′打电话?”闫雅静问。

顾海点点头,“没打通,估摸着是生我气了。”

“生你气?”闫雅静眨着美目,“为什么?”

“下午给了他两巴掌。”顾海的目光突然变得很温柔。

闫雅静一副惊诧的表情,“你连她都打?”

顾海宠溺地笑笑,“不听话就打。”

闫雅静当然知道顾海不是真打,只是她难以想象,顾海这样一个性格的人,怎么会和女朋友有这样腻歪的相处模式?在她的印象里,顾海即便谈恋爱了,也会是那种理智大于感情的恋爱,他肯定不会宠爱恋人,可现在看到顾海的眼神,她开始怀疑自个的判断力了。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她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顾海把她藏得严严实实的,每每提起都能轻易拨动顾海的情绪?

闫雅静一边嫉妒,一边又强烈地好奇着。

“她是不是特别小鸟依人的那种?”

听到这话,顾海差点儿把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汤吐出来,“小鸟?他的鸟一点儿都不小。”

“……那她是不是特别单纯?”闫雅静继续套话。

“单纯?”顾海又是一阵莫名的笑声,“他比谁心眼都多。”

闫雅静单手托腮,眯着眼睛打量着顾海,“那她是不是很温柔啊?”

“温柔?”顾海又给否了,“这个词儿和他一点儿都不沾边。”

“勤快么?”

“比谁都懒!”

闫雅静从最初一副好奇的表情变成了现在这副黑线的表情,“那你总得图她一样吧?难道她一点儿优点都没有么?”

“谁说他没有优点?”顾海还不乐意听了。

闫雅静气结,“那你倒是说说,她有什么优点啊?”

“刚才那些不都是优点么?”顾海一本正经地说。

闫雅静,“……”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白洛因的电话都没打通。

此时此刻,顾海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打电话给部队的一些军官,让他们帮忙扫听白洛因的情况。

十二点多,一位军官给顾海回了电话。

“他们师正在组织训练。”

“这么晚了还训练?”顾海狠拧了一下眉毛。

那边无奈地笑笑,“周凌云不是调任到他们那个师了么?这几天正在忙着整顿呢!你应该听说过这个狠角儿吧?被他整垮的人比比皆是。我听说他到部队的当晚,就把几千号人忽悠了一晚上,还点名批评了白洛因。”

顾海的脸骤然变色,“为什么批评白洛因?”

“据说是老周让所有士兵和军官集体在训练场撒尿,就白洛因没脱裤子,结果老周当着几千号人的面,直接命令白洛因把裤子脱下来。”

“那他脱了么?”顾海黑着脸问。

“肯定脱了啊!”军官还没觉察到危险气息,乐呵呵地调侃道,“他敢不脱么?他要真不脱,老周就要直接给他扒下来了,哈哈哈……”

曾经,警报声对于这群航空兵而言,仅仅代表着一种命令,现在,它真正成为恐怖的号角。有那么一批人,明明已经困得蔫头耷脑,可一躺到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要有一点儿动静,立刻就会一身冷汗。

事实上,周凌云也不会让他们睡得踏实。

不知道多少次幻听过后,真正的警报声终于响起了。

多少个人已经二十四小时没合眼了,却依旧能在指定时间内到达训练场集合。

“刚才我去几个宿舍转了转,发现有不少人失眠了,既然失眠了,就别把这个时间浪费在被窝了。热身也热身过了,我现在是跃跃欲试,不知道你们想不想真枪实弹地来一把?”

周凌云的话一放出,整个训练场万籁俱静。

“都激动得说不出话了?”周凌云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咱们就正式开始吧!”

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奔向大西北的戈壁滩。

这些二十四小时未休息的官兵,不仅要连夜飞抵目的地,而且要突破路上的一切围追堵截。是的,周凌云早已在路上布下埋伏,他就是要看看,这些傲气冲天的航空兵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在他的命令下达后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起初,这些官兵都是困倦的,可在一番厮杀过后,这些士兵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障碍越来越难以突破,对手越来越强大,他们只要有一丝懈怠,很可能连同他的战机一起坠落在渺无人烟的荒原大漠。

没人敢拿自个的生命开玩笑,没人敢把营队的荣誉置之度外。

随着敌人的节节败退,军人的士气越来越高涨,此时此刻,除了服从命令,他们更想给周凌云看看,我们根本不是你眼中的窝囊废。

每个战斗机都是双座舱,一个负责驾驶,一个负责指挥。

白洛因的战机也不例外,只可惜他是和周凌云同时驾驶一架战机,这就意味着他是在单打独斗,因为自从周凌云上了飞机,他就一直在旁边悠然地打着呼噜。

白洛因真想一脚把他踹出舱外。

周凌云在梦中哼笑了一声,仿佛已经猜到了白洛因的想法。

鏖战了七八个小时过后,部队终于转战到了戈壁腹地,突然遭遇强大的电磁干扰,加之过度疲倦造成的注意力不集中,攻击对手的准确性大大降低。很多百发百中的尖子兵,此时此刻频频失手,刚才还整齐划一、士气高昂的战鹰编队,没有几分钟便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战机不得不中途迫降。

失败、不甘、疲倦、委屈……所有负面情绪通通袭来,很多指挥员走出战机的那一刻,已经泪流满面。

白洛因刚走出机舱,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冷空气吞噬,呼吸都困难。这里已经是四千多米的海拔,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他航空服里面仅仅穿了一件羊毛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