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33节 恐怖训练营地

第33节 恐怖训练营地

到了训练场地,那张阴森恐怖的面孔又出现了。

周凌云背着手站在队伍前,肃杀的眼神扫视着下面一张张紧张的面孔。

“我已经给了你们一天的休息时间,现在我们得热热身了。”

下面的士兵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哪来一天的休息时间?很多人连一个小时都没有。昨晚上被折腾了一宿,上午打扫环境,肚子里的饭还没消化,又到这里紧急集合。你倒是给我们说说,这一天的休息时间在哪?

周凌云不紧不慢地解答了众人的疑惑,“我昨天下午这个时间到这的,到现在整整一天的时间,你们难道不是一直在休息么?难不成在你们眼里,撒尿也叫训练?打扫卫生也叫训练?我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说这么简单的课程项目。”

别说那些士兵了,就是几个军官听到这番话,都是一副纠结的表情。

周凌云无视众人的不满,气定神闲地说:“下面我来检查检查你们的基本功,也算是借这个机会好好认识认识你们。”

而后,几千名昏昏欲睡的士兵和几十名疲倦的军官又开始进入紧张的训练之中。飞行员在外边驾机升空、反复练习,军官和指挥员就在飞参系统前盯着飞行员的每一步动作,有一点儿不标准都要重新来。

周凌云就靠在这群军官后面的沙发上睡觉,呼噜震天响。

几个军官交头接耳,言谈举止间皆表露出对这位新师长的不满。

白洛因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因为他隐隐间感觉到,这位军长有着和他一样的特异功能。他的身后有一双幽暗的眼睛,表面上是闭着的,其实一直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半个钟头过后,军官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监控室里面哈欠连篇。

周凌云突然清了清嗓子,一群人又挺直腰板,强撑起几分精神继续工作。

结果,周凌云只是翻了个身,背朝着这些军官继续睡。

白洛因是这里面最困的人,他是真正一夜未合眼。而且人家仅仅是腰酸背痛而已,他是前面疼后面也疼,那是真难受啊!

这种时候,白洛因想都不敢想顾海,只要一想,精神马上就会松懈下来,然后就想扎在某个地方睡大觉。

一名指挥员稍不留神,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周凌云的眼睛嗖的睁开,就在这名指挥员刚坐好的那一瞬间,突然一瓢凉水从头顶灌下,浇得他嗷嗷大叫,随即全身湿透,连面前的机器都因为进水也停止运行了。

所有大张着嘴准备打哈欠的军官,在看到这一幕后,嘴就再没合上。

这名尉官也是飞行员中的佼佼者,年纪不过二十二岁,一直享受尖子兵的待遇。在他还是新兵的时候,就极少挨罚,别说做了军官之后了。

“丢人现眼!”

周凌云就甩下这四个字。

这名尉官冻得直打哆嗦,旁边的军官要给他递一件棉衣过去,结果被周凌云的眼神杀回去了。

“一个小时之内,把这台机器修好,修不好,我就隔一个小时泼你一次,直到修好为止。任何人插手,就享受和他一样的待遇。”

整个监控室的气氛寒冷得惊人。

周凌云又走到另一名军官面前,沉声说道:“把刚才的监控录像回放给我看。”

这名军官把几个得意门生的训练成果展示调到了前面,放给周凌云看。

不料,周凌云只看了一会儿,就不耐烦地说:“给我放点儿像样的看看!”

结果越到后面越差,周凌云果然怒了。

“一群废物!一个着陆动作都做不稳!”

旁边的军官更不敢吱声了,在他们看来,这种水平已经达到教科书标准了。

“你们还有脸在这坐着?都给我下去陪练,一个不达标的,你们就待在飞机上不用下来了!”

白洛因刚要起身,周凌云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留下!”

白洛因开始还在想,是不是因为刚才周凌云睡觉的时候,只有他在积极工作,所以才被放了一马。后来又觉得周凌云不是这种人,于是打消了这种乐观的念头。

“把你平时的飞行实施情况记录拿给我看看。”

白洛因立即把电脑打开,将那些详细的记录一一呈现给周凌云看。

果然,周凌云不是省油的灯,这个被领导反复夸奖的记录,在他眼里一无是处。

“竟然还有因为天气原因解除飞行的记录……”周凌云冷哼一声。

白洛因据理力争,“训练要以安全为前提,没有足够的人员保证,何谈武装力量?”

周凌云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可惜笑容里渗透出的全是寒意。

“训练本来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如果他在训练中死亡了,那么他就是劣,理应被淘汰。”周凌云又往前走了一步,目光咄咄逼人,“如果敌军在乌云密布、风雨交加的夜里突袭我军基地,你是不是也得考虑考虑气象条件再反攻啊?”

“即便真的发生那种情况,也有地面防御系统发挥作用,无需冒险采取空中作战。”白洛因回答得干脆利索。

周凌云又是一个不屑的目光,“如果敌强我弱呢?”

白洛因紧紧抿着嘴唇,不发一言。

周凌云笑着拍了拍白洛因的肩膀,“航空兵骨干?我看你就是个吃闲饭的!”

说完,甩袖子走人了。

白洛因所有的疲倦都被心头的愤懑祛除了。

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数落到无地自容的地步。

旁边的指挥员还在哆嗦着手修理机器,他受到的打击比白洛因惨重多了。疲乏、迟钝、紧张、委屈……身体不适加上精神不适,造成他现在根本无法静心修理东西,眼看着时间快到了,这名一贯骄傲的尉官竟急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这名尉官也是白洛因一手带出来的兵,别看白洛因平时带兵很严,一旦出了什么事,他又特别护短,看不得自个的兵真受什么委屈。

“你靠边,我来!”白洛因蹲下身。

尉官用冰凉的手推了白洛因一把,“不用了,我自己犯的错,我自己承担!”

“你就是被他泼死你也修不好!”

白洛因直接把那名尉官提起来扔到一旁,自个钻到机器里面去修。不到十分钟,这台机器就修好了,此时此刻,周凌云还未出现。

尉官一副钦佩加感激的表情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淡淡说了句,“你走吧!”

“我得和师长汇报完情况再走啊!”

“我给你汇报吧!”白洛因说。

尉官一脸紧张的神色,“这样……成么?万一师长怪责下来,说我态度不认真怎么办?”

白洛因的脸也冷了下来,“既然我让你走了,就肯定会把事情帮你兜住,你现在违抗我的命令,照样会挨罚,赶紧去换衣服吧,当心感冒!”

尉官眼含热泪地给白洛因敬了一个礼,而后转身离去。

十分钟过后,周凌云果然回来了。

整个监控室就剩下白洛因一个人。

周凌云看到刚才那名指挥员不见了,沉声问道:“人呢?”

白洛因从容地回了句,“他把机器修好了,我就让他回去了。”

“我有说过你可以替我发布命令么?”周凌云的脸色越发阴沉。

白洛因依旧不动声色地说:“我不是替你发布命令,我是自己下达命令。”

周凌云一步步地朝那台机器走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所有故障都已经排除了。

“真的是他修的?”周凌云问。

白洛因一言不发。

“他就是被浇成冰雕,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机器修好!”周凌云口气很笃定,好像比白洛因还了解自个的兵。

白洛因轻启薄唇,“为什么?”

“明知故问!”周凌云冷哼一声,“如果换做平时,他完全有本事把这台机器修好,但是现在这种状态,想都甭想,肯定做不到。这就是你训出来的兵,一个个摆着好看,一点儿实用性都没有!”

“既然您知道他修不好,又何必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

周凌云走到白洛因面前,冷锐的目光直对着他的眸子。

“我就是想整整你。”

白洛因现在明白为何周凌云把所有的军官都请出去,唯独留下他一个人了。

“那您泼吧。”白洛因面无表情地接受。

周凌云哼笑一声,“惩罚营长,怎么能和惩罚排长一个尺度?”

白洛因双拳紧握,无畏的目光逼视着周凌云。

不料,周凌云只是淡淡一笑,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白洛因的衣兜里摸出一只手机,另一只手微微扬起,攥拳,朝着手机狠狠一捶。

白洛因看到了屏幕四分五裂的恐怖景象。

“心不静,难成大器!”

把坏了的手机往白洛因手心一塞,扬长而去。

白洛因攥着那个发烫的手机,心里却是冰冷冰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