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30节 龌龊的小领导

第30节 龌龊的小领导

整整一个下午,白洛因一直扎在车间里改装新型战机,中途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进去的时候太阳挂得老高,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身上像是散了架一样,一会儿还得去研究室看看工程进展。

手机一直放在宿舍,白洛因拿起来一看,有七八个未接电话。

糟了,已经八点多了,晚饭应该送过来了!

白洛因急匆匆地走到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白洛因拍了他肩膀一下,那人转过头时,两只耳朵冻得通红。

“等很久了吧?”白洛因挺客气。

送饭的人是顾海临时雇的,叫黄顺,顾海没空过来的时候,都是黄顺替他来送。

“没有,我刚来半个钟头,今儿顾总也加班,饭菜准备晚了。”

说罢打开车门,把保温饭盒拿出来递给白洛因。

白洛因面露感激之色,“麻烦你了。”

黄顺乐呵呵的,“不麻烦,这是我的工作。”

“要不你去我屋坐坐吧,我和看门的说说。”

“不用了。”黄顺挥挥手,“我也得回家吃饭了。”

白洛因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红票儿塞到黄顺衣兜里,“今儿耽误你时间了。”

黄顺急忙推让,“别别别……多不合适啊!顾总已经给我钱了……”

“你就拿着吧!”

白洛因硬是把钱塞了回去,转身便走。

黄顺想追没追上,最后无奈,只好把钱装进衣兜,开车回去了。

白洛因提着饭去了研究室,刚把门打开,几个凑在一块聊天的工程师迅速散开,各归各位。白洛因不动声色地走回自个的位置,一边吃饭一边审核资料。

这是白洛因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了,每次打开饭盒前都有一种期待,因为顾海给他做的饭菜两个礼拜都不重样儿,每天都能吃到不一样的东西,有很多以前都没吃过,估摸是顾海新学会的。

这样一边吃饭一边工作,对于白洛因而言就等同于娱乐了。

离白洛因最近的工程师叫甘伟强,这小子观察好几天了,白洛因总是用一个饭盒吃饭,而且他那个饭盒飘过来的香味,简直能馋死人。

“咳咳……我说,小白同志!”甘伟强忍不住开口。

白洛因斜了他一眼,“干嘛?”

“你这外卖从哪订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好吃啊?”甘伟强伸着脖子瞅。

白洛因扬起一个嘴角,甚是得意地说:“我这外卖全中国独一份,你绝对买不着。”

甘伟强还是第一次在白洛因的脸上看到这么鲜活的表情,他发现了,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吃货。对什么事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只要一抱起饭盒,情绪立马就变,这会儿和他聊天、谈事,基本不会遭到拒绝。

“给我尝尝呗!”甘伟强的鼻子都快凑到白洛因的饭盒里了。

白洛因转了个身,背朝着甘伟强,意思很明显。

甘伟强啧啧两声,“白首长,你也太抠门了,我又不是要吃多少,我就是想尝尝。”

“不给!”白洛因一点儿都不像开玩笑的。

甘伟强无奈地笑笑,“要不这样吧,小白,我把钱给你,明儿你也帮我订一份,你看这样成不?”

“都说了全中国独一份,就卖我一人!”

甘伟强还是不死心,“小白啊,这外卖不是你媳妇儿给做的吧?”

此话一出,整个研究室的人都活了,全拿一张八卦脸对着白洛因。他们特好奇,到底是何等仙女,把白洛因这号人物都给拿下了。不过看他这副护食的样子,倒是印证了一句话,想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拴住他的胃。

据说部队新调任来一名师长,这几天军容军纪抓得特别严,白洛因从研究室出来已经十点多了,还得去军营里溜达溜达,看看那些士兵的就寝情况,抓几个典型出来杀鸡儆猴。

白洛因这张脸除了震慑不住顾海,对于其他士兵而言还是很有威信的,那些士兵晚上就寝前聊聊天,只要一提起白洛因,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这里面的新兵几乎没有哪个没被他整过的。

白洛因稳健的步伐穿梭在军营的各个角落,陪着他的只有一盏探照灯。

“……嗯……不要……太深了……”

“哪啊……我这还没插到底呢……”

“唔……好胀……求求你……”

“求我?……是求我停下还是求我继续呢?……”

白洛因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紧跟着手里的探照灯关闭,四周一片黑暗,那俩人的声音越发清晰。白洛因清清楚楚地听到,这就是两个男人的声音,急促的喘息声似乎就在耳旁。白洛因听了都耳根发热,胆儿也太肥了吧?

按照军队的纪律,别说在外面发现,就是在宿舍里发现,都会被严重处分。

白洛因突然将探照灯打开晃了一下,情动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

白洛因往前走了几步,感觉到右边的动静,灯光一转,立刻看到两个身着军装的男人,全用一副惊骇的目光看着他。

“首长,我……我们……”

白洛因冷着脸朝他们走过去,令他诧异的是,俩人衣着完好,而且全都蹲在地上,没有任何低俗的举动。

难道逮错了?白洛因又拿探照灯在周围晃了一下,就他们俩人,没别人啊!

“怎么回事?”白洛因冷厉的视线投向那俩人。

那俩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还是决定如实招来,在白洛因面前撒谎绝对是自寻死路。

“刚才有两个蛐蛐在那个,我俩就给它俩……配音……”

白洛因感觉有一道雷从头顶上方劈了下来。

俩人垂头站在白洛因面前,一声不敢吭,有个人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怕的,两条腿一个劲地打哆嗦。白洛因盯着他们足足看了十分钟,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这两只蛐蛐出现在八年前他们的小窝,他俩是不是也会干出这么缺心眼的事?

这么一想,白洛因突然发现这俩娃也挺可爱的。

“行了,回去睡觉吧!”

那俩人以为白洛因会大发雷霆,想个损招狠狠整他们一顿。结果战战兢兢地等了半天,居然等到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白洛因出了名的法西斯,怎么今天会如此宽容?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滚?还等着团长来逮你们呢?”

俩人一听这话赶紧溜了。

白洛因拖着一副疲倦的身躯回了宿舍,洗了个热水澡,感觉身体更乏了,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头发就上床了。电吹风就在抽屉里,白洛因本来想吹干再躺到枕头上,结果看到插座离床那么远,实在懒得下床了,于是又放任了一次。

拿起手机给顾海打电话。

顾海也刚躺到床上没一会儿,正要给白洛因打电话,结果他那边先拨过来了。

“喂……”懒洋洋的。

顾海听到白洛因的声音,整颗心都暖下来了。

“你今儿怎么没来?”白洛因问。

顾海柔声说道:“加班太晚了,回来就收拾东西,我得出差一个多礼拜。”

“这么久?要去哪啊?”

顾海淡淡回道:“去深圳。”

白洛因窝在舒服的大床上,心里却不怎么舒坦。

“那你明儿还来么?”

“嗯。”顾海柔声说道,“明儿中午给你送本周的最后一顿饭。”

白洛因的眼神有些黯淡,“你还是别给我做饭了,你早点儿来,咱俩还能多待会儿。”

“呵呵……这么不舍得我?”

白洛因冷哼一声,“那你明儿甭来了。”

顾海宠溺地回道:“我怕我不去,你抱着我的衣服哭怎么办?”

白洛因一连说了六个滚字!

顾海想着白洛因那张脸,心里就痒痒的。

“因子,咱把视频打开吧,我想瞅瞅你。”

白洛因刚要说成,突然扫到了自个鬓角的那一缕湿漉漉的头发。

“那个……我都把灯关上了。”

“你再打开呗!”

白洛因轻咳了一声,“我衣服都脱了,懒得下床了。”

“你忘了?我给你换的那张床有床头灯,你打开那个就成了。”

顾海的声音可温柔了,可白洛因却觉得手机周围寒气逼人。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我堂堂一个军官,干嘛非要听他的话?白洛因真的很想怒吼一声,老子没吹头发,你怎么着吧?可一想他明儿就走了,这一嗓子要是把最后一面给吼没了,多糟心啊顾海久久没听到回应,邪恶的心一下就想歪了。

“怕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脸,又没说要看你下边。”

白洛因磨了磨牙,突然又想起什么,聪明地转移话题。

“对了,今儿我检查纪律的时候发现一件特有意思的事……”

然后把那俩货给蛐蛐配音的事一五一十地和顾海描述了一番,顾海听后果然很感兴趣,乐呵呵地问:“他们怎么配的?你给我学学。”

“自个想!”

“你要给我学了,我就不逼着你和我视频了。”

白洛因最终没能禁得起某人的诱导,整个人钻进被窝,把一个领导的龌龊展现得淋漓尽致。

顾海那边撸得正起劲,手机里突然传来一阵警报声。

“不好,我得集合了!”

白洛因迅速窜下床,费劲地穿上裤子,按了按翘着的老二,紧急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