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8节 这饭是狗吃的!

第28节 这饭是狗吃的!

顾海一大早就去了公司,中午回来的时候,白洛因还在睡。早上临走前给他做的那些早餐动都没动,顾海只好全都倒掉,又做了一些午饭。回屋想叫白洛因起床,结果看他睡得正香,趴在旁边足足瞧了十分钟,愣是没舍得开口叫一声。

无奈之下,顾海只好又给白洛因留了一张字条,锁好门回了公司。

顾海前脚刚一走,顾洋后脚就来了,他是今晚上回香港的飞机,本来想着临走前见顾海一面,结果俩人在路上错过了。顾洋去顾海公司找他的时候,顾海正好在家,结果等顾洋到了顾海家的时候,他刚走没多久。

顾洋不喜欢刻意打电话追问顾海在哪,想着如果能见一面就见,见不到就算了。

看到顾海家门紧锁,顾洋伫立在门口,思忖着是否还有进去的必要。他有这套房子的钥匙,很早以前顾海就给过他了,可是现在这情形,家里明显没有人,顾洋不知道进去能干点儿什么。

转身刚要走,顾洋突然又停住了脚。

隐隐间觉得里面不是空的,有一股活物的气息从里面漂浮出来。

顾洋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充斥着浓浓的饭菜香,顾洋拿起茶几上的纸条,看到上面写道:“饭菜放在保温柜里,拿出来就能吃,我下班就回来,你要是等不及,可以去公司找我。”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房间还有另一个人。

看来,他弟弟已经迎来人生的第二春了。

卧室的房门紧闭,顾洋轻轻拧动门把手,缓步走了进去。床上睡着一个人,被包裹得像个蚕蛹一样,只露出半个脑袋,屋子里飘着淡淡的麝香味儿,只要是个男人,就知道这间屋子前一晚发生了什么。

当顾洋看出床上的人是白洛因时,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不快。

而且这种不快与八年前见到他俩在一起时的不舒服明显不同,那会儿是一种源自心底的排斥,现在则是纯粹的别扭,就好像顾洋站在门口的那一刻,就预感到里面可能会有他不想看到的一幕,但是不受控地想往里面走。

白洛因睡得迷迷瞪瞪的,他以为顾海还没走,事实上刚才顾海趴在床上盯着他看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只是因为太困了,懒得睁眼而已。

顾洋背着白洛因坐在床上,不动声色地抽了一根烟,他心里有种莫名的焦躁。

白洛因的一只脚伸出被窝,爬到顾洋按在床上的那只手上,趁着顾洋愣神的工夫,用脚趾头狠狠夹住他手背上的皮,拧了一圈半。顾洋叼着烟头的嘴唇紧紧一抿,想攥住白洛因的脚腕,不想他的脚迅速缩了回去。

照着顾洋以往的脾气,别说有人敢偷袭他,就是有人敢用脚碰他的手,这人的脚就别指望要了。可今天破天荒的,顾洋不仅没生气,还对着手背上的那块青紫扬了扬唇角。

脑中浮现白洛因那日在飞机上朝他借火时那道慑人的目光。

八年已过,正如顾洋预见的那样,这个人若不死,必将光彩照人。

顾洋走进厨房,把顾海精心准备的那些午饭全都吃了,然后擦擦嘴,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走出了顾海的家。

直到听到门响,白洛因才睁开眼。

走了?都没和我打声招呼?

他坐起身,看了下表,两点多钟了,该起床了,一会儿收拾收拾回家一趟,过两天该走了,得多和老头待一会儿,不然下次回来准被他念叨。

白洛因洗漱完,迫不及待地走进厨房,刚才顾洋吃饭的时候,他就闻见味儿了,以为是顾海一个人在吃。结果打开保温柜,里面空空如也,旁边的餐桌上摆着两个空盘子和一个空碗,连点儿汤都没剩。

白洛因禁不住咽了口吐沫,顾海你丫够狠!不就拧了你手背一下么?至于一点儿饭菜都不给我留么?!

下午回家赶上堵车,迫不得己绕了个远道,结果正好碰到杨猛开着警车在外边巡逻,白洛因按了下车喇叭,杨猛刚要耍威风,谁他妈的敢拦我警车?结果瞧见车牌上亮闪闪的“军”,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再一瞧挡风玻璃里的那张英气逼人的面孔,杨猛脸上的肌肉瞬间松弛下来。

白洛因走下车,俯下身倚靠在杨猛的车窗前,“这么早就出来巡逻了?”

杨猛侧着头看向白洛因,“我这正找手机呢!”

“你这警察当得挺称职的,丢手机都管?”白洛因笑呵呵的。

“哪啊?!”杨猛苦着脸,“我自个手机丢了!!”

白洛因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你手机怎么丢了?”

杨猛趴在方向盘上,赖赖地说:“别提了,刚才去抓小偷,结果中了圈套。小偷没抓到,手机还丢路上了。我现在初步怀疑那俩人是一伙儿的,我那手机说不定就是让失主给顺走了。”

白洛因,“……”

“对了,你干嘛去?”杨猛问。

“哦,这不正要回家么!那边堵车了,我就绕到这边来了。”

杨猛一拍方向盘,“我得赶紧走了,因子,有空再聊吧,我们这车不能随便停,被逮着要挨罚的。我得去前面的路口瞧瞧,说不定那失主还在那堵着呢!”

白洛因笑道,“行了,你快走吧。”

“有空找我待着啊!”

白洛因开车直奔手机商城,买了一款新上市的手机,直接送到了派出所。来来回回这么一折腾,等白洛因从家里出发再去找顾海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顾海把晚饭放到保温柜里,下到小区门口等白洛因。

不一会儿,白洛因从车里走出来,一副猴急的表情朝顾海问:“饭熟了么?”

“早就熟了,在保温柜里放着呢!”

白洛因冷哼了一声,“知道给我留点儿了?”

“什么叫给你留点儿?我也没吃呢,一直在等你!”

白洛因俨然一副质疑的表情,可怜了顾海压根不知道他在质疑什么。

顾海刚一把菜端上来,白洛因立刻像饿狼一样狼吞虎咽地吃着,邹婶本来要留他在家吃饭的,可白洛因非说外面有个饭局,其实他是被顾海的几顿饭给喂刁了,吃谁的饭都不合胃口。尤其中午这顿饭还没吃上,心里憋着一口气,晚上非得补回来。

顾海诧异地看着白洛因这副吃相,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下午去干什么了?把饭消化得这么干净?”

“我消化什么啊?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顾海笑着调侃道,“那我放在保温柜里的饭菜让狗给吃了啊?”

白洛因一听更来气了,“对,让狗给吃了!”

然后,两个人的筷子齐齐停住了。

白洛因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拽过顾海的手背看了看,没看到任何异常,又把他的另一只手拽了过来,还是没发现任何异常,照理说他的脚劲儿可不小啊!

顾海满心疑惑地看着白洛因,“你没看到茶几上的纸条?”

“什么纸条?”

白洛因站起身,走到客厅,这才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脸色立刻就变了。

顾海已经走到阳台上给顾洋打电话了。

“你今儿中午来我这了?”

“嗯。”顾洋淡淡应道,“还把你放在保温柜里的饭菜给吃了。”

顾海阴着脸,“那你进卧室没?”

“我要登机了,拜!”

顾海狠攥了一下手机,从阳台走进屋。

五分钟过后,真相大白,刚才还温暖的小餐厅,瞬间笼罩上一层阴云。

“你说,你把我俩认错几次了?”顾海黑着脸怒斥道,“这要是双胞胎也就算了,我俩都不是一妈生的,我在你心里的辨识度就这么低么?”

白洛因不动声色地吃着碗里的菜,冷声回执道:“我当时睡得迷迷瞪瞪的,我哪知道家里进了别的人。何况他当时也没吭声,就往床上一坐,你又刚从床上起来,我压根没睁眼去看是谁。”

“这是理由么?你现在就是穿着女装,混在人堆里,我都能一眼认出你来!”

白洛因嘴里的饭菜突然就噎住了,定定地看了顾海两秒钟,猛地一撂筷。

“就这么一个让我睡得踏实的地方,你还要让我多警觉?!”

顾海僵着脸说不出话来了。

白洛因起身要走,顾海一把将其拽回,拉到身边坐下。

“吃完了再走!”

白洛因硬着脸,“不缺你这口饭!”

顾海拿起一个包子就塞到白洛因嘴里。

白洛因本想吐出来的,但包子太香了,咬下去就停不住了。而且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于是没出息地伸手又拿了一个,还不忘补上一句:“告诉你,我对人不对饭。”

顾海狠狠地在白洛因嘴角的酱汁上擦了一把,语气柔和了几分,“我没往歪处想,我这不是怕他伤到你么?”

“那你干嘛把房子钥匙给他?”

顾海顿了顿,“我也不知道,我连我爸都没给,就给他了。”

白洛因脸色变了变,微不可闻地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