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0节 急坏了顾家人

第20节 急坏了顾家人

转眼天又要黑了,白洛因扭头瞅了顾海一眼。

“咱们怎么着?是坐在这等救援还是天一亮就往回赶?”

“往回赶?”顾海冷哼一声,“就拿周围这一片沼泽地来说,咱们怎么出去?我过来的时候你能在对面拽我,现在我也过来了,谁给咱拽?”

白洛因轻咳一声,“之前那么多沼泽地你都过来了,还差这一片么?”

“那会儿着急有动力,这会儿没动力了,就想躺着。”

顾海说的轻松,其实心里绷得紧紧的,他一个人冒险可以,绝对不能拽上白洛因。好不容易盼来了白洛因的平安,再因为一时心急,回去的路上出点儿意外,多不值当啊!

白洛因叹了口气,两条胳膊垫在脑袋下面,仰躺在地面上。一条长腿屈起,一条长腿惬意地伸着,那一身飞行服裹在身上,落难都落得这么有型。

“你看我干什么?”白洛因轻傲的目光甩了过去。

顾海那双透视眼都看到白洛因衣服里面了,还在那装得有模有样的,“谁看你了?真把自个当块玉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几天没洗脸了?”

白洛因眯缝着眼睛,幽幽地反问道:“你丫还有脸问我几天没洗脸?你看看你身上裹了多厚的一层泥,我现在捅你一刀都扎不到肉!”

顾海身上的泥大多都干了,于是心坏的他直接用大手在身上拍打几下,周围卷起一层烟土,把白洛因呛出一米远。结果,等白洛因回来的时候,顾海正往手上倒水。

“我说,你别这么糟践水成不成?现在喝水都困难,你还用它洗手!!”

不料,顾海把手伸向了白洛因的脸,用力胡噜了一把,又往手上倒点水,又朝白洛因的脸上胡噜一把。

白洛因明白过来了,顾海不是在拿这水给自个洗手,而是在拿这水给他洗脸。顿时恼羞成怒,当即吼道:“我的脸有那么脏么?”

“没以前摸着光溜了。”顾海冒出一句。

白洛因先是一怔,而后一屁股坐在树根底下,从包里摸出一根烟,缓缓地抽了起来。

“你看惯了公司里那些细皮嫩肉的大姑娘,我这一身的糙皮当然入不了你的眼了。”

顾海也点了一根烟,一条胳膊支在树干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白洛因。

“因子,你在部队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吧?”

白洛因心里一动,终于知道关心一下我这么多年的状况了?!

“前两年累点儿,等混出头来就好多了。”

顾海掸了掸烟灰,又问:“那你的身体应该练得很结实吧?”

“凑合。”白洛因挺谦虚。

“肌肉也比前些年更有弹性了吧?”

怎么越听越不是味呢?白洛因微微拧起眉毛。

顾海又在白洛因的腿上拍了两下,“身体的柔韧性应该挺棒吧?”

白洛因阴鹜的目光扫到顾海的脸上,“你到底想说啥?”

顾海附在白洛因耳边,“那你是不是比八年前更禁操了?”

白洛因没跳脚,只是把嘴里的一口烟扑到了顾海的脸上。

“对,操你都绰绰有余。”

顾海阴测测地笑,“有余?来,让我量量有多富余……”

手伸到下面,来了个猴子偷桃。

白首长被侵犯,一个霹雳神掌扫了过去,某只偷腥的手立刻被震到一边。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某人的心情,相反,这种力道反而催生了他心中蕴藏已久的能量。

黑暗将周围一切笼罩,顾海从包里掏出捡回来的降落伞,铺盖在底下,又拿出一个双人睡袋,两个人一齐钻了进去。

起风了,白洛因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什么?”顾海问。

“还成,我这衣服御寒的。”白洛因瞄了顾海一眼,“倒是你,我看你穿得挺薄的。”

“我这身泥也是御寒的。”

白洛因忍不住笑了。

时隔多年,顾海发现,白洛因的笑容依旧这样摄人心魄。

白洛因主动用胳膊圈住顾海。

顾海得了便宜还卖乖,“别总是和我套近乎,我已经是有身份的人了,拖家带口的,要让我丈母娘看见可怎么解释啊?”

白洛因冷哼一声,“你丈母娘是看沼泽的啊?”

顾海嘴角噙着笑,“我丈母娘开天眼了。”

白洛因没说话,定定地看着顾海,两只眼如一汪潭水,幽深不见底。顾海触到他的目光时,直觉的有股强大的电流穿刺到内脏,这种目光他以前从未见过,乍一看是侵略性的,细细一品又感觉到内里的醇厚柔情,让人欲罢不能。

顾海的喉结处动了动,白洛因闭上了眼睛。

顾海的唇已经要贴上去了,突然又在白洛因的嘴边停住了。

这明显是勾引啊!!顾海觉得不过瘾,他还想再来点儿,于是就那么硬忍着不行动。

不到两分钟,轻微的鼾声响了起来。

顾海呼吸一滞,直觉的一口血冲到了喉咙。

草,闹了半天是我自作多情!!

夜深了,顾海还没有睡意,他把白洛因搭在自个肩上的胳膊拿了下去,反手将白洛因搂入怀中。看着他酣睡的样子,心里觉得怪可怜的,也不知道在这种荒郊野岭睡过多少次了,连这种又潮又冷的地儿都能睡得那么香。

顾海最终还是在白洛因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因子,等我把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处理完了,一定好好疼你。

其实白洛因是在顾海之后睡着的,十二点已过,今儿已经是大年初一了。他这种常年待在部队的人都记得今儿是什么日子,可顾海却忘了。

白洛因也在顾海脏兮兮的脸上亲了一口。

大海,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我可以凭自个的本事保护你,保护我们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

顾威霆没想到,八年之后,他还会过这么一个不消停的年。

最初被告知顾海去搜寻白洛因的消息,顾威霆心里带着浓浓的愤恨和不甘,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隔离了八年,他们那份感情还能重新生根发芽。但是随着搜寻日期的推后,他心里所有的憋屈都被担心所取代,因为不光是白洛因没了消息,顾海也彻底没了消息。

今儿是大年初六,距离白洛因失踪已经整整八天,距离顾海失踪也已经六天。

一般而言,因事故失踪七天以上,存活概率就几乎为零了。

八年前的那一场车祸,就已经够让顾威霆胆寒的了,所以当白洛因亲口告知他要入伍的时候,顾威霆便没强迫顾海走上这条路,就是怕哪天会遇到危险。本以为让他经商,就可以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结果现在又和死亡拴上了。

若是十年前,二十年前,顾威霆还敢大言不惭地说:不就是一个儿子么?就当白养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份魄力了,顾海的一场车祸让他放弃了要第二个孩子的念头,现在他只有这么一条血脉了。

纵使手下有千军万马,这一条血脉断了,他也一无所有了。

“首长,顾海的车被我们发现了。”

顾威霆急忙问道:“人呢?”

“人……不在车里。”

顾威霆脸色骤变,扶着椅背的手暴起一条条青筋,坐下来的时候整个椅子都在打晃。

孙警卫走上前劝道:“首长,先别慌,小海身体素质这么好,就是在野外待一段时间,也不会出大事的。何况这些年小海行事稳重多了,他下车前一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找到小白了,俩孩子正往家赶呢!”

“稳重个屁!他要真稳重他能开车去那么危险的地儿么?”

孙警卫心里顶了句,你还不了解你儿子的心病么……

屋子里的气氛正紧张,突然有人进来汇报。

“首长,您家二少爷来了。”

话音刚落,顾洋大跨步走入屋内,摘掉墨镜,冷峻的目光打量着屋内的俩人。

“出了什么事?”

顾威霆沉着脸没说话,孙警卫把顾洋拽到一边,把具体情况和他讲明了。

顾洋脸色变了变,拍了拍孙警卫的肩膀。

“我去找。”

没一会儿,顾洋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雪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