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1节 走上相亲之路

第11节 走上相亲之路

姜圆跟随顾威霆住到军区大院已经七年了,在这期间,白洛因探望她和顾威霆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姜圆想儿子了,会借着身份之便跑去白洛因的部队看他,这几年下来,白洛因和姜圆见面的次数比和白汉旗还要多。

眼瞅着春节临近,一些单位都放假了,姜圆又坐不住了。

白洛因这几天快忙疯了,除了每天必有的体能训练和技能训练,还要定期视察工作,其余的时间一律泡在研究室里,一旦有特殊任务,还得挤时间去执行。每天的睡觉时间不足五个小时,吃着饭的工夫都能打个盹。

姜圆找到白洛因的时候,白洛因正对着一堆数据抓狂。

“小白,你妈来找你了。”刚进门的一个工程师笑呵呵地朝白洛因说。

白洛因困倦的目光朝门口打量了一眼,懒懒的朝旁边的副手说:“你告诉她,我很忙,让她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

副手没一会儿就推门进来了,“报告首长,您的母亲说她有十分要紧的事,您只需给她′十分钟,她说完就走。”

白洛因只能暂时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朝外走去。

姜圆坐在车里,看到白洛因出来,刚要下车,白洛因给她打了个手势,不必下车了,有什么话就在车里说吧。

“哎呦,瞧你这脸色难看的!这几天很累吧?”

白洛因点了一颗烟,淡淡说道:“手头攒了一堆活儿,说是今年批年假,让我一定要在年前把事弄完了,过个消停年。早知道要这么赶,我宁愿在部队过年,也不想整天这么熬着。”

姜圆心疼地看着白洛因,“妈给你带了很多补品过来,都在后备箱里,你下车的时候别忘了拿走。”

白洛因深邃的目光扫了姜圆一眼,“您找我来不会就为了这些补品吧?”

“当然不是了。”姜圆拉过白洛因的手放在自个手心里,“妈前两天见到一个老同学,你应该管她叫张阿姨!张阿姨有个女儿,今年和你一样大,对外经贸大学的研究生,刚毕业两年,月薪就过万了……”

白洛因一听这话就沉下脸了,“您到底想说啥?”

“你都26了,整天这么单着怎么行呢?到时候好姑娘都被人家挑走了,可惜了你这份好条件!你看你入伍已经八年了,一切都稳定下来了,是时候考虑结婚的事了。”

白洛因拍拍姜圆的手,“我真的特忙!”

姜圆见白洛因要下车,死活拉着他不撒手。

“因子,那个女孩真不错,我见过了,长得挺漂亮的。你张阿姨是公务员,再有两年该退休了,她先生是中学校长,多好的家庭条件啊!”

白洛因阴着脸,“她就是总理的闺女我也没兴趣!”

“那你要等到啥时候啊?”姜圆也急了,“你都26了,小海也有女朋友了,你还等什么等啊?到时候你那些哥们弟兄都结婚了,就剩你一个光棍,你好意思出去见人么?”

这是姜圆八年来第一次提顾海,以前这个名字在白洛因这是禁词,今儿大概真被逼急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洛因笑容里透着一股寒意,“我要等他们的媳妇儿全都人老珠黄了,再包养一批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整天去他们面前晃悠。”

“你!!……”姜圆气得差点儿吐血。

“十分钟到了。”白洛因冷冷甩下这么一句话就下了车。

刚回到研究室,看到副手拿着公文包正要往外走。

“干什么去?”白洛因问。

副手先是敬了个礼,而后一脸正色地说:“报告首长,去北京海因科技公司签合同。”

“行了,给我吧,我去!”白洛因伸出手。

副手有点儿不乐意,“那个,首长,还是我去吧,这种小事就不麻烦你了。”

白洛因一看副手眼底暗藏的那股暗流,就知道这小子想什么呢,怪不得当初招聘工程师的时候,部队里但凡有点儿资历的全都踊跃报名,闹了半天不是支持这个项目,而是支持这个项目的合作商。

“我去吧,回来顺路去医院看看刘冲,你帮我把电脑里的数据重新整合一下,弄得有点儿乱,看得我头都大了。”

副手没吭声。

白洛因轻咳一声,语气严肃,“你有什么意见么?”

副手立刻挺直身板,“报告首长,没有。”

“那就忙你的去吧!”白洛因含着笑拍了怕副手的头。

闫雅静家里出了些状况,已经请假一个礼拜了,这几天顾海的工作也挺忙。前几天没什么感觉,这几天总是加班,顾海真有点儿想闫雅静了。

下午开完会,顾海总算盼到了闫雅静的电话。

“顾总,我回来了。”

顾海暗松了一口气,总算回来了。

“我只是回来看看你,一会儿还得走。”

顾海微微拧起眉毛,他感觉闫雅静的语气有些不正常。

“怎么了?”

闫雅静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顾海,你能下来么?我不想这样进公司。我就在门口,和你说两句话就回青岛了。”

“好的,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顾海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闫雅静红着眼圈站在那,短短几天没见,整个人憔悴了很多。

“发生什么事了?”

闫雅静抱住顾海,头抵在他的胸口,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妈被确诊为晚期肺癌,医生说活不过半年了,呜呜呜……”

顾海表情凝重,“没事,积极治疗,实在不成把你妈转移到国外治疗,我认识几个外籍内科专家,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

闫雅静还是哭着不说话。

白洛因的车正好开过来,刚要推开车门走下去,就瞧见了不远处那不和谐的一幕。白洛因心里咯噔一下,那种感觉很不好,尽管他早就认可了这个现实,可脑中想象和亲眼见到是两码事。

顾海的手还在闫雅静的肩头上拍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善意的警告。

“在公司门口亲热叫什么事啊?好歹是个总经理,也不注意点儿形象。”

顾海的胳膊一僵,扭头看过去,白洛因手托着下巴倚在车窗上,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们俩。OX“你怎么来了?”顾海走过去问。

白洛因把手里的合同书递给顾海,“找你签字。”

“哦,那你去我办公室,咱俩慢慢聊。”

“不必了,你直接在这签了吧,我没工夫陪你聊。”说罢递给顾海一支笔。

如果闫雅静没在这,顾海一定会死缠烂打把白洛因糊弄上去,可现在还有一个眼泪吧嗒的功臣在旁边站着,顾海也不好强行挽留。

签完字把合同书递给白洛因一份,手抵在车窗边缘,幽幽地问道:“你看我们俩这样,也不眼红?”

白洛因反问,“我为什么要眼红?”

顾海嘴角含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吧,我们公司美女有的是,你好歹也是我哥,看你总是光棍一条,我这个弟弟心里不落忍啊!”

白洛因抛给顾海一个颇有杀伤力的眼神,甭想借机刺激我,爷不上那个当!

回去的路上,白洛因拿起合同书看了一眼,他的名字和顾海的名字签在一起,完全是一模一样的字体,早知道就自个签了,何必费这工夫!

白洛因将合同书甩到副驾驶位上,拿起手机。

“洛因么?”姜圆的声音。

白洛因深吸了一口气,“您把那女孩的联系方式给我!!”

姜圆刚才还沉郁的声音,一听这话,立刻像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

“你真的想通了?想和她见一面?太好了太好了!!妈立刻给你发过去,你要是不好意思主动联系她,妈帮你安排见面的事。”

撂下手机,姜圆异常兴奋地给顾威霆打了个电话。

“老顾啊,你有工夫给洛因的上级去个电话,让他给洛因批一天假吧!”

顾威霆有些不快,“军人的假能是说批就批的么?那要经过层层审核,你不懂就少插手这边的事。”

姜圆热情不减,“咱们洛因开窍了,他终于要去相亲了!!”

那边沉默了半晌,“……这事我去安排,你甭管了。”

放下手机,姜圆美得嘴都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