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9节 顾海倒打一耙

第9节 顾海倒打一耙

第二天刘冲才知道,原来昨晚上针锋相对的那个人,就是他心中的偶像。

“什么?他就是顾海?那个不走寻常路的年轻企业家?”

白洛因淡淡一笑,“是,他还是顾首长的儿子。”

刘冲目露惊诧之色,“顾威霆么?我的天啊!他已经是副大区了,用不了两年就能晋升为中将了。怪不得他能涉足军工领域,原来有这么强大的靠山啊!幸好我昨天没说什么过激的话,他应该不会报复我吧?”

白洛因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冲,“那可不一定。”

刘冲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不是吧?他连那么点儿小事都记仇?”

“他这人心眼特小,你想想那天在我俩在酒店打架的事,其实就因为我开门的时候撞了他一下,他就朝我下黑手。”

白洛因说得和真的似的,刘冲听得也和真的似的。

“完了,我那天劝架的时候貌似还给了他两拳,他一定是记住我了。不然昨晚上不会和我要饺子,早知道我就给他了!!”

白洛因扶额,你丫立场真坚定!

“行了,不逗你了,他不会和你计较这种小事的。”

刘冲顺顺胸脯,又问:“那他昨晚找你来是什么事?”

“他想和咱们这个项目合作,昨晚来这的主要目的就是说这个事。”

“原来是这样啊。”刘冲挠挠头,“那你答应他了么?”

“没。”

刘冲不解,“为什么不答应?他们公司条件很优越啊,又是主动抛出橄榄枝,干嘛不答应啊?你就不怕伤了他?”

“我早就把他伤得渣都不剩了……”

白洛因甩下一句让刘冲不明所以的话,就大步走出了研究室。

三天之后,白洛因去所长那里汇报项目进展情况。

“这些是选入攻关小组的人名单,有的已经签合同了,这些是选择的合作企业,里面有协商好的合作条件。如果您没什么意见,我就派人去和那边签字了。”

所长仔细翻阅着,眉头一直紧锁。说实话,白洛因心里挺紧张的,有些入选的企业是具备一定冒险性的,他又是第一次接管这么大的项目工程,心里多少有点儿没底。

没想到,所长全部看完之后,对白洛因大加赞赏。

“不错,计划安排很周密,条理清晰。该稳的地方很稳,又不乏一些突破性。还是年轻人有头脑啊,我们这群老古董已经跟不上时代潮流了,顶多能给点儿意见,真要拿主意的时候,还得靠你们这群中坚力量。”

白洛因释然地笑笑,“我们现在就是摸黑前行,没您这盏指路灯是不行的。”

“哈哈哈……对了,这个海因科技公司是第一次和我们合作吧?”

白洛因的心又提了起来,“是的,不过他们和陆军、二炮那边都有过合作,而且价位定得比较低,我是看中这点才把它入选的。”

“不错不错。”所长拍拍白洛因的肩膀,“本来我还想和你提提这个公司,让你考虑一下,没想到咱俩想到一块去了。”

白洛因挺高兴地从所长的办公室出来,立刻派人去各大公司商榷合作细则。

结果,下午传过消息来,海因科技公司那边不同意合作了。

白洛因遭到当头一棒。

“为什么?”

“他们说咱们定的条件太苛刻了,完全没考虑到他们公司的利益。”

白洛因立刻黑脸了,件是咱们定的么?明明是他们派人恰谈协商的时候自个提出来的,现在竟然把矛头指向咱们,也忒他妈的不地道了!”

老子合作是给你丫面子,还敢给我蹬鼻子上脸!

白洛因怒气冲冲地给所长打电话,电话一直占线,后又找到研究部部长,说明了来意,部长一听白洛因的决定,当即驳回。

“你不能和所长说这件事。”

白洛因脸色凝重,“为什么?”

部长叹了口气,“你当初如果不和他念叨这件事还好,你一念叨,他就把这事搁心里了。要是别的公司还好,偏偏是顾首长儿子的公司,所长和顾首长交情又好,万一他已经把这事和顾首长念叨了,你还怎么把话收回来?”

白洛因心中暗暗咬牙。

部长又问:“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不是我改变主意了。”白洛因恨恨的,“是他那边不守信用,之前把价位压得很低,我们已经把预算拨出去了,他们那边又突然要加价,而且提出很多苛刻条件,之前一直都没说明,您觉得这样的公司有合作的必要么?”

部长无奈地笑笑,“商界和官场是一样的,你得势时你压我,我得势时我压你。再未定合约之前,一切变化都有可能,关键看你的应变能力了。这样吧,你再派人去那边协商一下,看看他们那边能不能松口。”

白洛因紧紧抿着嘴唇没吭声。

部长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最好别意气用事。必要时候走走别的门道也可以,孰轻孰重,你自个掂量掂量。”

听到这句话,白洛因算是看透了,他是彻底钻进顾海下的套了,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顾海,你丫真狠!你这八年没白活,竟然都算计到我头上了!!

无奈之下,第二天只好找人去那边协商,结果不到中午就回来了,告诉白洛因协商未果,那边根本不让他进,说必须要负责人亲自来才肯接待。

思虑了整整一夜,白洛因决定忍辱负重,亲自上阵。

刚迈进顾海公司的一楼大厅,一股浓浓的胭脂水粉味儿扑鼻而来。白洛因突然感觉自个不是进了一家公司,而是进了一家窑子;他不是来找老板的,他是来找老鸨的。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么?”

白洛因越发怀疑顾海经营的正当性了。

坐电梯直达六楼,一路穿过各个部门,在无数色女的目光追逐下,白洛因终于到了会议厅,他是第一个被允许进这家公司的男性。

“先生,请坐。”

一个粗嗓门,大高个的美女给白洛因倒了一杯茶,白洛因只是不经意地瞥了她一眼,就瞥到了那浓密的腿毛,白洛因喉咙不由的一紧,再往上看,此女骨架很粗壮,胳膊上还有肌肉,面部轮廓越看越像男的。

不会是招聘条件太苛刻,让一些易装的男人混杂到这里了吧?

美女心思敏锐,看到白洛因的眼神,立刻猜出他心里所想。

“我是女的。”美女开口强调了一下。

白洛因吝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顾海推门而入,看到白洛因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笔挺的军装包裹着威武挺拔的身材,英气逼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肃杀之气,犀利的目光从顾海进门开始一路尾随到他坐下,唇线绷得紧紧的,完全不像是来洽谈的,倒像是来宣战的。

美女俯下身,贴到顾海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顾海点点头,美女走了出去。

偌大的会议厅只剩下白洛因和顾海两个人。

“刚才那个不是女人,是人妖。”顾海轻描淡写地陈述。

白洛因朝顾海投去一个钦佩的眼神,“你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你来之前我就在想,该怎么招待你才不算失礼呢?本想给你安排几个美女,后来一想不妥,你在军队里禁欲了这么久,突然见到美女会不会吃不消?所以就先给你上了盘开胃菜,让你的胃慢慢适应一下。”

白洛因黑亮的眸子闪动着,嘴角机械性地往外咧。

“谢谢您嘞!”

顾海笑得很开心,“你今儿找我什么事?”

白洛因言归正色,“项目合作的事。”

顾海点了一颗烟,不动声色地抽着。

于是,前两天对话的角色又反了回来,这次是顾海百般刁难,白洛因耐着性子为其讲解合作的各种好处。

“这是一块肥肉,很多企业都在抢,你不做的话,很快就会有人顶替上来。”

顾海点点头,“这个我明白。”

白洛因心里暗骂,明白你丫还不麻利地接过去?想是这么想,白洛因还是调整了自个的语气,很平和地朝顾海说:“所以,你最好再考虑考虑。”

“该考虑的是你们。”顾海摊开手,“我们从没说过要停止合作,只要你们同意抬价,我们这边马上签合同。”

白洛因硬着脸,“价位在这摆着,同意就签,不同意就拉倒。”

顾海直直地看着白洛因,让你说句服软的话就这么难么?

白洛因心一横猛地起身,老子宁肯不干了,也不在这瞧你的脸色!

“孰轻孰重,你自个掂量掂量……”

白洛因的脑袋里突然闪出部长的这句话。

他的脚步一转,以惊人的耐受力走到了顾海的面前。

“我同意提高价位,签合同吧!”

顾海幽幽一笑,“我又改主意了,不想和你们合作了。”

白洛因面孔骤黑,一把扯住顾海的领带。

“顾海,你丫成心的是吧?”

“从一开始我就是成心的。”顾海用手臂勾住白洛因的脖子,“你会看不出来么?”

白洛因用手肘狠狠戳向顾海的小腹,怒道:“顾海,你丫甭给我蹬鼻子上脸!我为什么和你合作,你丫心里明镜似的,少给我装孙子!今儿我就把话撂这了,还是原来的价位,一毛不多给。你签了咱俩就多多联系,不签我就当不认识你!!”

一股清新的风顺着白洛因的嘴一直刮到顾海的心窝里。

“你要早说这么一句痛快话,咱俩还至于浪费那么长时间么?”顾海乐呵呵地拍了拍白洛因的后脑勺,一下从奸险的商人变成了好说话的邻家大哥。

白洛因暗暗磨牙,为了国家的伟大复兴,为了人民的安居乐业,我忍了!

顾海吸了一口烟,吐到白洛因的脸上,声音里夹带着一股冷飕飕的气流。

“那天的饺子,好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