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05节 毕业之际来临

第205节 毕业之际来临

五一假期过后,白洛因和顾海才返校。

此时的班里已经笼罩上一层硝烟战火的味道,之前几个臭美的丫头这会儿也披头散发来上课了,后排几个好动的哥们儿这会儿全都老实了,就连长年累月趴在桌子上的觉主这会儿都挺直腰板了……所以当顾海和白洛因悠哉悠哉地走进班的时候,立刻被视为异类。

“呃……你不是移民了么?”尤其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嘴角扯了扯,“移民?谁告诉你我移民了?”

“杨猛。”

“他的话你也能信?”

“那你这程子去干嘛了?”尤其问。

白洛因不好开口,只能转移话题。

“对了,我听说你去参加北影的面试了,结果怎么样?”

“过了。”尤其轻描淡写地说,“现在就等文化课考试了。”

白洛因面露喜色,“行啊,小子,我听说北影比清华还难考呢,你怎么做到的?不是说必须要有关系,而且还得花大把的钞票么?”

“我也挺纳闷的,我就是去那试吧试吧,压根没想过能录取。结果一试的时候就有个老师看中我了,后来一直和我联系,免费给我指导。复试放榜的时候我都没去看,还是老师打电话通知我过了,我当时还不信呢。等到了三试,我才真正开始准备,但也没抱多大希望,结果就这么过了,说实话挺意外的。”

看到尤其神采奕奕的模样,白洛因真心替他高兴。

“毕业那天记得给我签个名,万一哪天你火了,我还能拿去卖两个钱。”

尤其嘿嘿笑,“不至于,以后咱还得联系呢,我就是成了大腕,也不会对尔等草民耍大牌的。”说完拿出纸巾擤鼻涕。

白洛因一副堪忧的表情看着尤其,“我真担心你上台的时候坚持不完一首歌鼻涕就下来了。”

“你丫能不能别老拿这事挤兑我?”

白洛因但笑不语。

尤其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攥住白洛因的手,目露迫切之色。

“因子,你得帮帮我,我文化课够呛啊!这要是面试过了,文化课给刷下来,多冤啊!趁着现在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你给我补补吧。”

“成。”白洛因答应得挺痛快。

尤其的感激之词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突然感觉手上一阵火辣的刺痛,某人拆下了课桌上的一颗螺丝钉,直接朝他俩紧握的双手扔了过来,又准又狠,尤其的手背被戳出了一个小红窝。

白洛因幽冷的目光朝后面扫射过去。

尤其这次主动开口,“对了,顾海,有个事一直想感谢你呢!我挨打完没几天就去面试了,鼻青脸肿的,结果面试的老师说我有种残缺美,让我在众多考生中一下脱颖而出,给主考官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顾海的嘴角抽了抽,“那我再给你两拳,没准明天就能接戏了。”

放学,顾海被老师临时叫走,白洛因站在校门口等着顾海。等顾海出来的时候,白洛因正坐在学校外边的栏杆上抽烟,顾海走过去,抢过他手里的半截烟,放在嘴里狠狠吸了两口,又还给了白洛因。

两人是骑自行车来上学的,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白洛因站在后车架上,手按着顾海的肩膀,看着马路在自己面前越缩越短。

“你还记得么?咱俩刚认识那会儿,你是朝后面坐着的。”

白洛因怎会不记得,那会儿他看顾海处处不顺眼,现在想想还觉得纳闷。明明是死对头,怎么就发展成现在这种关系了?如果让白洛因回到当初的境遇中,审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一定会被自己雷得天翻地覆。

有时候,我们觉得最不靠谱的一件事,却在我们生活中实实在在发生了。

“你说,咱这辆自行车还能骑多久?”白洛因问。

顾海低头瞅了瞅,“这辆车应该挺结实的,就链条有点儿皱,回去上点儿油和新的一样,我估摸着最少还能骑两年吧。”

“谁跟你说这个呢?”白洛因气结,“我的意思是同骑一辆车的日子还有多久。”

“你想要多久有多久。”顾海乐呵呵的,“你要是愿意,以后上了大学,我还可以骑自行车接你上下学。提前说好了,你不能住校啊,咱们还住在家里。远点儿也没事,反正大学时间宽裕,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在路上。”

想象总是美好的,白洛因却隐隐间觉得,他们这样骑车在路上的时间就只剩下二十几天了。

高考前三天,学校放假了。

白洛因趁着这两天空闲时间打算回家一趟,也算是高考前给家人吃一颗定心丸。正巧在校门口碰到杨猛,俩人顺道一起回去。

“对了,我还没问过你,你填报了什么志愿啊?”

“甭提了。”杨猛垮着脸,“我都快因为这事愁死了。”

白洛因看了杨猛一眼,“怎么了?目标定得过高?”

“我爸非逼着我报了一个军校,说是我们家吝辈子没出过一个军人,还指望着我光宗耀祖呢。又说什么军人待遇好,毕业直接管分配,我拧不过他,一咬牙就报了,本科提前批。”

白洛因噗嗤一声笑了,“你爸怎么想的?”

“我哪知道啊,想起一出是一出。”杨猛叹气,“这要是真考上了可咋办啊?我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大可不必!”白洛因拍拍杨猛的后脑勺,“放心吧,你肯定过不了军检。”

俩人沉默地走了一阵,杨猛突然开口问:“因子,你前阵子到底干嘛去了?”

白洛因语塞。

“因子,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哥们儿了?”杨猛试探性地问。

白洛因呼吸一滞,攥着杨猛的肩膀紧了紧。

“说实话,这么多年,我真正交下的朋友就你这么一个。咱俩用哥们儿形容都有点儿见外了,我一直都把你当亲人。可你也知道,有些话并不是关系亲密就能说,因为在乎,所以怕伤了你。”

“你不把我当哥们儿也没关系。”杨猛笑呵呵地拍着白洛因的肩膀,“咱俩做个好姐们儿也不赖。”

白洛因,“……还别说,你要参加女兵军检,真没准能过。”

杨猛窜上白洛因的后背一阵猛打。

俩人在胡同口分开,杨猛先拐进去,白洛因又走了几步才拐进去,隔着一条胡同,白洛因突然听见杨猛从那头传来的喊声。

“因子,你是我的偶像,是我人生的标杆,无论你干什么我都挺你!”

白洛因眼角湿润了。

顾海来给顾洋开门,顾洋走进去,看到白洛因不在,目露讶然之色。

“难得啊!就你一个人在?”

“嗯。”顾海闷着脸,“他回家了。”

顾洋随口问了句,“吃了么?”

“凑合对付了几口。”

顾洋冷冷地瞥了顾海一眼,“我问你一个问题。”

“说。”顾海点了一颗烟。

“你是不是就为他活着呢?”

烟雾从顾海的口中漫出,他的目光沉睿笃定,没有半点儿调侃的意思,“不光是为了他,也为了我自个。”

“你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么?”顾洋问。

顾海冷笑,“你说话怎么和顾威霆一个味儿了?”

“我只是在质疑你的话。”顾洋微敛双目,“我没看出你有哪一点是在为自己打算的。”

“为他打算就等于为我自个打算。”

顾洋皮笑肉不笑,“你无药可救了,顾村长。”

“总比你麻木不仁强,窝囊废。”顾海掸了掸烟灰。

顾洋脸归正色,“我不是来和你逗贫的,我所就读的学校在香港有个分校,我打算在那继续完成我的学业,毕业之后也可能在那发展一段时间。所以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去香港的打算?”

“没有。”顾海回答得很干脆,“我不可能把因子一个人留在北京的。”

“读书没必要扎堆子。”顾洋很客观,“你们的感情能维持多久,不是用你们的相处时间来衡量的。如果你真要循规蹈矩地上你所报的那两个大学,我真的奉劝你别浪费那个时间,如果你想要学历,我现在就能给你弄过来。”

“顾洋,你别以为我从你手里拿了几个钱,就理所应当地指望着你。你给了我多少钱,我这记得清清楚楚,用不了多久,这些钱就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你。别指望用任何亲情和金钱来拴住我,我顾海的路是自己踏出来的,不是你们给铺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