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04节 召唤儿子回家

第204节 召唤儿子回家

这几天部队没有什么事,顾威霆比较清闲,这天他突然来了兴致,打算再去白洛因和顾海的小淫窝观光游览一番。

推开门,房间里透着一股沉闷的味道,大概是很久没有开窗户的缘故。顾威霆将窗户打开,外面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车辆人群川流不息。他仿佛看到一辆车正在驶入小区,车上走下来两个人,心脏骤然一缩,再定睛一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阳台养了几盆花,如今大半都枯萎了,喷壶扔在外边,一冻一化已经走了形。厨房餐具一应俱全,作料分门别类地放在作料盒里,放盐的那个作料盒是开着的,盐已经成块状了,一把小勺子静静地躺在里面。顾威霆想象不到顾海那双大手捏起这么一把小勺子会是什么模样,更无法想象他能安静地站在这里做一件极其繁琐的小事。

绿色的蔬菜早已成了枯叶,软塌塌地搭在菜篮子周边;土豆早就发霉了,上面斑点遍布;茄子蔫得只剩下手指粗细;只有一个洋葱还是好的,结果拿起来发现挨着篮子底下的部分已经烂成泥了打开冰箱,里面各种熟食、饮料、酱菜……塞得满满的,却码得很整齐。

也许被带走之前,他们还想做一顿丰富的午餐,可惜没来得及。

所幸两个卫生间都很干净,马桶套是临走前新换的,浴缸每次用过都会刷干净,洗漱台上面摆着一个掉了毛的秃鸭子,本来鸭子是毛茸茸的,结果某人手欠全给薅了。搁物架上摆放着两个人的洗漱用品,一瓶洗面奶几乎是满的,一瓶却见了底,可见他们俩人的护肤品是混着用的,不分你我顾威霆拿起一个刷牙杯仔细端详着,上面印着顾海的大头贴,杯子上的顾海嘟着嘴,一副欠扁的表情;另一杯子上印着白洛因的照片,也是同样的表情。顾威霆将两个刷牙杯对在一起,果然两张嘟着的嘴亲到一起了。

真不想承认这俩二货是自个儿子!

卧室一看就是收拾过的,比他上次来的时候整齐多了,只有厚厚的一床被子,长长的一个枕头,光是看床上用品的摆放,就能猜到俩人平时是怎么睡的。

打开左边的床头柜,一箱子的套套,什么颜色都有;打开右边的柜子,一箱子的润滑油,什么口味的都有。

顾威霆坐在床上,幽幽地看着这间温馨的小屋,心里什么滋味都尝遍了。

来到西藏已经第九天了,俩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东奔西走,流窜于各个风景胜地,偶尔累了也会逛逛小街,领略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顾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俩人正坐在牛皮船上欣赏羊卓雍错的湖光山色之美。

今天湖上风很大,张开嘴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喂?”

除了风声,顾洋什么都没听到。

顾海也是尽全力大声喊,“哥,有事么?”

“你爸答应不干涉你俩了,赶紧回来吧。”

“什么?你说什么?”

顾洋懒得重复一遍,就把电话挂了。

白洛因把半张脸藏在领口下面,等顾海放下手机,忍不住问了句,“什么事啊?”

“不知道,我就听见我爸怎么怎么滴了……”顾海把手机插进衣兜,满不在乎地说了句,“管他呢,追来就追来呗……师傅,再往前划划!”

结果,两天之后顾洋又来了电话。

“到北京没?”

顾海睡得迷迷糊糊的,“什么到北京没?”

“别告诉我你们还没出发呢。”

“出发,出发去哪?”

顾洋的语气里透着丝丝凉气,“你们现在在哪呢?”

“西藏啊!”

顾海打了个哈欠坐起身。

“给你三天时间,收拾收拾,马上坐飞机回北京。”

顾海困顿的神经瞬间清醒过来,“回北京?回北京干嘛?”

“敢情我前两天那个电话白打了,你什么都没听见是吧?”

“你打电话那会儿我正在湖上,那天风大,水鸟还在四周叫唤,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顾洋冷哼一声,“你倒是活得挺逍遥。”

白洛因还没睡醒,顾海的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懒懒开口问道,“到底什么事啊?”

“你爸已经同意不干涉你们俩了,他给了五天时间,务必要见到人。现在你们已经耽误了两天,还有三天时间,趁早动身。”

顾海冷笑一声,“给我下套呢?你丫就甭安好心!”

“谁给你下套呢,少废话,赶紧回来。”

顾海在白洛因身上滑动的手募的停下,脸上的表情终于回归正色。

“你说的是真的?”

顾洋哼笑,“涮你这种智商的人有劲么?”

顾海忘了自己的手还在白洛因的小腹上,一激动狠狠揪了一把,白洛因吃痛醒来,正欲爆发,顾海赶忙把手伸到白洛因的头发上顺了几下,白洛因很快又睡了过去。

等白洛因再次醒来的时候,顾海正愁眉苦脸地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怎么了?”白洛因恍恍惚惚听到顾海早上和谁通了电话。

顾海叹了口气,“我爸已经不干涉咱俩了。”

白洛因倒是表现得挺镇定的,他缓缓地坐起身,幽幽地瞟了顾海一眼。

“那你还发什么愁?”

“不知道。”顾海目光涣散,就是觉得挺没劲的。”

“……神经病。”

白洛因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去了洗手间,正刷牙的时候,满口泡沫就走出来了,看着顾海说:“其实我也有点儿不想回去,嘿嘿……”

顾海走到卫生间门口,身体慵懒地倚在门框上,目光中透着点点邪光。

“要不咱再在这待几天?”

“得了吧。”白洛因漱口,“你不想回家了?”

顾海扬了扬唇角,甩下一句“矛盾”,就没精打采地走回去了。等白洛因出来的时候,顾海仰躺在大床上,一副无病呻的姿态,白洛因也躺了上去,两个难兄难弟装模作样地哀嚎了几声。突然一跃而起,兴冲冲地开始收拾东西。

回家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外边风景再美,终究不属于自己。

尽管白洛因和顾海快马加鞭地往回赶,可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是四月底了,白汉旗听说白洛因要回来,每天站在门口盼,盼得脖子都快成长颈鹿了,才把他儿子盼来。

于是,俩人各回各家。

为了早点儿看到白洛因,邹婶今儿都没去店里,早早地买好菜搁厨房备着,然后就开始在门口晃悠。一直晃悠到下午两点,才看到白洛因的身影,眼泪不受控地掉下来。

“孩子,在外边没少受罪吧?瞧瞧这小脸晒的,焦黑焦黑的……”

白洛因实在不好意思当着亲人的面说自个是旅游晒黑的。

“快点儿去看看你爷爷奶奶吧,你奶奶大年三十没瞧见你,整整哭了一宿,以为你出啥事了,我们怎么劝也不听。”

白洛因心一沉,赶紧朝爷爷奶奶的房间走去。

白奶奶刚一瞧见白洛因,当即哭了出来,哭得像个小孩似的,一边哭一边说:“奶奶还以为你没了呢……”

白洛因哭笑不得,赶忙去哄,“奶奶,我这不好好的么?我春节那段时间去外地参加活动了,一个特重要的活动,学校组织的,不去就不让考大学了。”

白奶奶又问:“你都不想奶奶?”

白洛因心一酸,拽着白奶奶的手说:“想啊,天天都想。”

白奶奶就像没听见一样,还是一个劲地问,一遍又一遍,“你都不想奶奶?……你都不想奶奶?……你都不想奶奶?……”

这几个字,白奶奶说得特别清楚,不知道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转过多少次了。

白洛因眼圈红了,起身去拿毛巾,回来给白奶奶擦脸。

白爷爷的脑血栓后遗症越来越明显了,这会儿瞧见白洛因,只知道咧着嘴笑,已经不会说什么了。

顾海的车刚开进小区就看到顾洋了,顾洋就站在单元门口,顾海坐在车里就开始朝顾洋笑,顾洋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顾海下车,走到顾洋身边。

“你怎么晒成这副德行?”

顾海露齿一笑,“这肤色多阳光。”

顾洋冷笑,“你的牙真白。”

俩人并肩走进电梯,电梯徐徐上升,顾洋瞟了顾海一眼,顾海回看了一眼,哥俩的目光碰上,还有点儿水火不容的感觉,大概是想起顾村长和窝囊废了。

到了家门口,顾洋才开口。

“你爸就在里面。”

顾海的脚步顿了顿,提防的目光看着顾洋。

“怎么?都到家门口了还怕是个圈套啊?你那些胆儿都哪去了?”

顾海冷哼了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顾威霆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看到久盼归来的儿子,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变化。

“爸。”顾海淡淡地叫了一句。

顾威霆没应,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愿意搭理顾海。

顾海提着自个的包走进卧室,把东西放下,简单地换了一件衣服,出来接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全喝下去了。

“我说不干涉你们,不代表我支持你俩,想让我认可,下辈子吧。”

顾海心里暗暗道,我不用你认可,你只要别捣乱就成。想是这么想,可顾海还是礼貌地回了句,“谢谢爸的体谅。”

听到这句话,顾威霆的脸色才稍稍好转,他看了顾海一眼,其实从顾海进来到现在,他一直暗暗观察顾海,只是没有正式地将目光投过去。顾海要感谢自己去西藏的这段旅程,因为有了它,顾威霆才相信顾海在外边真的风餐露宿,没过什么好日子。如果让顾威霆知道顾海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度蜜月,估计一气之下会把他发配边疆。

“我问你,你对自个读大学的事情是怎么打算的?”

“没打算。”顾海实话实说。

顾洋在不远处看了顾海一眼,神色幽暗。

顾威霆眼神表情不快,“没打算?那你想怎么着?直接参加高考念大学?就你这个水平,撑死了是个三流大学,你丢得起那个人么?”

关于这个问题,顾海一点儿都不想和顾威霆交流,他说了顾威霆也不会理解,还不如闭嘴,该干什么干什么。

“把烟放下!”顾威霆怒喝一声。

顾海只好把抽出来的烟又塞了回去。

顾威霆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顾海,“我给你一个建议,要么你就乖乖入伍,要么你就考国防生,如果你留在国内,就这两种选择。”

“您能不能别总是对我的人生指手划脚?”

顾威霆恼了,“我对你已经做到最大限度的放纵了!”

顾海刚要说话,顾洋开口了。

“叔,这事等高考过了再商量吧,先让小海好好歇两天。”

顾威霆冷锐的眸子迫视了顾海良久,终于起身朝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停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你柜子里的那两箱东西让我搬走了!”

直到顾威霆上了电梯,顾海才反应过来,当即咬牙切齿。

“老—淫—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