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03节 欠我一个表达

第203节 欠我一个表达

从纳木错返程,两人去了羊八井泡温泉。

这里的温泉热气喷出地面几米甚至百米,形成一股股气浪直冲云霄。白洛因禁不住有些呆了,温泉宾馆的老板走出来,笑着从不远处的泉眼里捞出两个鸡蛋,递给白洛因和顾海,“吃吧,刚煮熟的。”

白洛因咽了口吐沫,没敢接。

老板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腔说道:“肯定煮熟了。”

顾海接了过来,剥开其中一个,蛋清是晶莹剔透的,看起来有点儿软,不像家里煮得那么牢实。本以为里面的蛋黄是溏心的,结果剥开才发现蛋黄已经熟透了,嚼在嘴里很劲道,顾海忍不住赞叹道:“这温泉煮出来的鸡蛋还真不错。”

说罢递给白洛因一个,“尝尝吧,的确是熟的。”

不熟我还不担心呢,就因为是熟的,白洛因才胆寒。

“这温泉都能把鸡蛋煮熟了,咱俩要是进去不得褪一层皮啊?”

顾海一愣,瞬间笑了出来,旁边的老板也跟着笑了,大概是笑白洛因的可爱。

“你傻不傻啊?人家能让你去开水里面泡么?这里的温泉水都经过冷却了,你看到那个露天泳池没?那里面就是冷却了的温泉水,我们是要去那泡的。”

白洛因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你又没事先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这是常识,还用我告诉你么?”顾海又笑了。

白洛因恨恨地抢过鸡蛋,大步朝更衣室走去,果然长时间和傻子待在一块,自个的智商都下降了。

虽然经过冷却,可池水还是很烫,白洛因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顾海在周边游了一圈,来到白洛因身边,俩人靠在池沿上,咕咕的泉水按摩着身体,不时觉得体内热浪翻滚。放眼望去,皑皑雪山在周围环抱,静谧的原野和移动的羊群近在眼前,鼻息间弥漫着青草的香气,在这种环境下泡温泉,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白洛因正在闭目养神,突然感觉一只手顺着脊背游走在腰侧间,最后滑到泳裤的边缘,他嗖的将眼睛睁开,发觉不远处就有一对年轻人在泳池里追逐嬉戏,岸上还有几个藏民走来走去,立即按住了顾海作恶的手。

“你干嘛?到处都是人!”

顾海贴伏在白洛因耳边,“怕什么?反正都是藏民,他们骂咱咱也听不懂。”

白洛因,“……”

到了夜间,室外温度骤然下降,白洛因和顾海就在宾馆住下了,每个房间都有小温泉池,里面富含草药,可以有效地驱寒解乏,白洛因和顾海就躺在池子里,一边聊天一边吃水果,好不惬意。

“不想回去了。”白洛因闭着眼睛淡淡说道。

顾海从白洛因身后圈抱住他,手在他的腿间流连,鼻息里扩散着丝丝热气,“不想回去就不回去了,咱就在这出家为佛吧。”

白洛因根本没听顾海在说什么,反正他十句话有九句都不靠谱,就是感觉这样放松的心境很舒服,什么都不用想,外面就是个苍茫宁静的世界,里面就是这样一间小屋子,屋子里有两个人,彼此倚靠,无话不谈。

顾海的手环抱着白洛因的腰侧,缓缓上移,轻轻地按摩,来来回回数次,终于到达胸口,粗糙的指头轻轻地在两点上拨弄。

白洛因呼吸甚重,侧头注视着顾海,魅惑的双唇带着清冷的水波。

顾海吻住白洛因的薄唇,起初是温柔的,像池底流淌的水波,而后渐渐浓烈,热浪开始在身上翻涌,一股股地向身下汇聚。两人心照不宣地将手伸向对方的分身,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熟练地操控着对方的情绪,直到完全失控……

顾海挤了一些沐浴露在手上,耐心地在白洛因身上涂抹,白洛因闭着眼睛不吭声,英俊的脸颊在升腾的雾气里似真似幻。顾海的手涂抹到白洛因的腿间,大概是觉得痒,白洛因闪躲了一下,刚适应没一会儿,顾海的手又伸到了臀缝里,顺势进入一根手指。

白洛因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小缝,慑人心魄的视线直逼着顾海,顾海手指大动,白洛因眉头轻蹙,发出魅惑的喘息声,刺激得顾海汗毛都竖起来了。

高原温泉不宜浸泡时间过长,于是俩人很快擦干身体钻进了被窝。

意犹未尽的白某人把手伸到了顾某人的身上,准备美餐一顿。顾某人感觉到白某人的撩拨,竟然咬着牙挺住了,想起之前的种种吃亏,当即决定反扑回来。

“先夸我,不夸不不让摸。”

白洛因冷魅的视线瞥了顾海一眼,顾海的魂没了半个,剩下半个勉强捡回来了。

不让摸?那我就用嘴攻陷你。

白洛因含住了顾海胸口左边的那一点,顾海猛咽了一口气,半条魂又少了二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一还不知道在哪悬着呢。可人家今儿就彻底爷们儿了一次,你不开口,那我就吊着你,看咱俩谁扛得过谁。

“不夸我一句,甭想碰我!”

顾村长一把推开了心急的白小媳妇儿。

白洛因也没耐心了,草,比个女人还难伺候!不让碰我还不碰了,没你爷还能饿死?

翻了身,后脑勺无情地对着顾海炽热的眸子。

顾海不甘示弱,当即使出杀手锏,用灵巧的手指和舌头在白洛因的腰眼附近撩拨着,这是顾海当初重点开发的领域之一,白洛因也不知道顾海用了什么手段,他这块原本不怎么敏感,结果被顾海调教得碰都不能碰。

最后,白洛因宣告失败。

“你的皮肤真好。”白洛因恶骂自个没出息。

顾海的舌头在白洛因两点附近打圈,“还有呢?”

白洛因咽了一口气,爱答不理地说:“你的肌肉真有弹性。”

顾海的手又伸到了密缝中,恶劣地在密口周围搔弄。

“还有呢?”

“你还有完没完?”白洛因傲然的眸子与顾海对视。

顾海的手指赫然闯入,凶悍而霸道地在狭窄紧致的甬道里来回穿梭,一下一下地戳击着白洛因的致命点。

“你给我停下!”白洛因表情纠结。

“说不说?嗯?”顾海的身体重重地压制着白洛因,又加入一根手指,不容违抗地连环刺激,“还没夸完呢,今儿你不把我夸爽了,我就一直这么折腾你……”

白洛因的腰身已经离开了床单,因情动而扭曲的脸在顾海的眼中异常得性感。

“@#……大……”

顾海故意拧起眉,“什么?我没听见。”

白洛因将顾海的两只耳朵揪成了血红色。

激情过后,顾海突然想起来什么,朝白洛因说:“你还欠我一句话呢!”

白洛因立刻炸毛了,“还欠你啥?”

能说的不能说的,刚才都尼玛说出来了!!!你还让我说啥?!!!

“别急别急……”顾海又开始摆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我说的不是那种话,是很正经的一句话,当初我和你说了,你没回我。”

“什么话?”白洛因问。

“你还记得小年那天晚上不?咱俩喝多了,玩角色扮演,我演……”

“甭给我提那件事!”白洛因凶悍打断,“我没和你玩过,你少给我混编乱造!!你再给我胡扯,我跟你丫急!”

关于那晚的事,白洛因是宁死不承认,就算人证物证都在,他也一口咬定自个绝对没干过那种傻事。顾海一每每提起,白洛因必是一副炸毛小狗的姿态嗷嗷乱吼。

“得得得,咱不说那个游戏,咱就说事后,事后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么?”

白洛因摇摇头,他连那么大型的游戏都不记得,更甭说最后那句话了。

顾海朝白洛因贴了过去,“我说了一句我爱你。”

白洛因心尖微颤,扭头看向顾海,后者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你也应该表示表示吧?”

白洛因避开顾海的目光,“我没听见。”

“我爱你!”顾海又大声说了句,“这次听见了么?”

白洛因点头,“这次听见了。”

然后又没了。

顾海等得温泉池子里的水都快蒸发干了,也没等来白大爷一个字儿,再扭头一瞧,白大爷又去向周公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