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201节 两人的除夕夜

第201节 两人的除夕夜

除夕夜,军区别墅四周一片静谧,完全感受不到过年的气氛。

姜圆轻轻叹了口气,“去年过年的时候好歹还有个孩子,今年就咱俩人,这年过的,真让人心酸。”

顾威霆不动声色地看了姜圆一眼,“我应该让你一个人过,这样明年我回来陪你,你就不觉得心酸了。”

“你讨厌!”姜圆撇撇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自个为谁活着了。”

“孩子是身外之物,即便他们不走,也不会属于你。等他们成家了,还是只有我一个人陪你过年,如果你觉得孤单,可以再生一个。”

“你以为孩子说生就能生啊?我一个人怎么生啊?”

顾威霆淡淡一笑,“我可以友情赞助一下。”

“你……”姜圆被气笑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

“过奖了,和老白相比还有一段差距。”

姜圆微微嘟起嘴,姣好的面容上浮现一丝红晕,黯淡的眼神总算有了几分光亮。

“其实,我们真的可以考虑再要一个孩子。小海和洛因才十八岁,我们年龄也不大,又有能力抚养,多一个孩子,生活会充实很多吧?”

“我没意见。”顾威霆微挑双眉,“反正我对顾海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如果你能再给我生一个,我也算多了一份希望和寄托。”

姜圆灵眸闪动,“那……如果咱们真有孩子了,你会宠着他还是严加管教?”

“宠?我敢宠么?你看看顾海被我惯成什么样了?”

“呃……”姜圆被吓得花容失色,“你对小海也能叫宠啊?那你要严加管教,孩子得被你蹂躏成什么样啊?”

“反正他没有顽强的生命力,是经不起我折腾的。”

“你这么一说,我还哪敢要啊?”姜圆心都凉了半截。

顾威霆冷笑,“#果他连我的管教都承受不起,怎么配做我的儿子?这样儿子生下来有什么用?”

“照你这么说,那些有先天性疾患的孩子生下来就该掐死啊?孩子不是拿来用的,是拿来疼的,我现在倒想要个小丫头,能整天粘在我的身边,哭哭啼啼的,想起来就幸福。”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母性了?”顾威霆瞥了姜圆一眼。

姜圆叹气,“自打儿子走,我就觉悟了,我曾经追求的那些东西太浮夸了,孩子不在身边,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顾威霆不动声色地吃着碗里的饭。

“我是不是变得太婆妈了?你是不是有点儿厌倦我了?”

“厌倦也不会再换了,我这人怕麻烦。”

姜圆,“……!!”

年夜饭吃到最后,顾威霆对姜圆说,“打明儿起,你就随军吧。”

“随军?”姜圆目露惊诧之色。

顾威霆点头,“随军,和我一起回部队。”

深夜,万家灯火通明,姜圆却早早地睡了,也许卸下了一身的包袱,突然之间觉察到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顾威霆却毫无困意,一个人站在窗前,凝眉冷思,为什么我如此想念我的混账儿子呢?

他的混账儿子,和老白的混账儿子,正站在一个广场上放爆竹,玩得异常hapu。

顾海拿出两个钢管粗细的二踢脚,直接放在手上点,白洛因想去拦,捻儿已经开始窜火星了,白洛因后撤两步,惊雷一般的巨响在耳边爆炸。

响过之后,爆竹管还攥在顾海手里,白洛因心有余悸。

“你犯二吧?哪有把二踢脚攥手里点的?”

顾海还挺得意,“你敢么?”

白洛因冷哼一声,“这算什么能耐啊?有本事你塞裤裆里点。”

“你丫……”顾海被气笑了,“信不信我塞你菊花里点?”

白洛因炸毛了,追着顾海打。

“别打了,大过年打人不吉利。”顾海一条胳膊圈住白洛因的脖子,“咱们还有礼花没放呢,快十二点了,抓紧时间吧!”

这么一说,白洛因和顾海齐齐朝自个的车走去。

顾海把烟花筒都放在了后备箱里,打开正要往外搬,结果忽略了手里夹着的那根烟头,眼瞅着火星子呲呲冒了起来,顾海这次没法淡定了,拽着白洛因就跑。

白洛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突然一阵爆炸声响起,数十支礼花腾空,十几个人一块点都没这效果,夜空中烟花绚烂。这还不是高/潮,紧接着爆炸声密集成片,烟花开始不走寻常路,到处乱窜,有几个就在白洛因脚底下炸开的。再一瞧顾海的车,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火苗蹭蹭往上窜,染红了半边天。

过了好一会儿,顾海讷讷说道:“大吉大利!”

“大吉大利什么啊?”白洛因嘶吼,“车尼玛都没法要了!你往下搬的时候怎么不瞅着点儿啊?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救火啊!”

顾海一把拽住白洛因,“甭去了,扑灭了也白搭,维修费还不如买辆新车呢!”

白洛因心疼得脸都皱成一团了,那烧得可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啊,顾海瞧见他那副模样,忍不住调侃道:“现在这社会,不烧辆车都没脸说自个是官二代。”

白洛因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意外,导致顾海和白洛因燃放爆竹的计划提前完成,俩人开一辆车回去的时候,街上刚开始热闹起来,绚烂多彩的烟花在车外的夜空里绽放,白洛因的眼睛看着窗外,心里不由的感慨,早知道那辆车报废了,刚才不如多抬头看看了,当时的夜空一定特美吧!

有些东西,注定要以毁灭性的代价来换取,既然已经付出了,何不好好珍惜那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呢?

白洛因的目光转了回来,眼睛盯着车里的电子显示屏,时间正好卡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白洛因屏气凝神,在数字跳转的那一刹那,迅速转过头。

“过年好!”

“过年好!”

几乎同时开口,又是同时露出喜气洋洋的笑容,无需任何伪装,一张脸就可以除掉彼此心中所有的遗憾。

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年的除夕我们在路上。

三月中旬,天气渐暖,白洛因和顾海准备启程去西藏。

收拾东西的时候,顾海还挺舍不得的,“菜市场的大妈都认识我了,每次买菜都把零头给我抹了。”

白洛因不屑一顾,“我估摸谁去买菜她都会把零头抹了。”

“谁说的?”顾海据理力争,“年前我买菜的时候她还收零头呢,年后再一去,零头不要了,偶尔还搭几根葱。咱们这一走,以后谁还给我抹零头啊?”

白洛因幽幽地看了顾海一眼,“你少烧一辆车,你孙子买菜的零头都出来了。”

“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呢?”

我不是冷漠,我是没你那么矫情,什么事都挂在嘴边说。我能不伤感么?好歹在这过了三个多月,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大海,推开窗户就能吹到海风,以后去哪找这么便宜的海景房啊?

收拾好东西,俩人在这吃了最后一顿饭。

期间,无意间聊起学校里的事,白洛因随口提了句,“尤其过了北影的复试。”

顾海抬起头看着白洛因,“你怎么和他联系上了?”

“没,我是在校园论坛上看到的,有人把北影三试名单公布了,我看到了尤其的名字。”

“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白洛因哼笑一声,“这么二缺的名字还能找到重名?”

“也是啊。”顾海的筷子停了停,刻意来了句,“你还挺关注他的。”

“本来没怎么关注,自打你和我犯了一次浑之后,这个人就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你丫成心是吧?”顾海迅速变脸。

白洛因习以为常,很自然地切断话题。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想好去哪个大学没?”

顾海淡淡回了句,“随便。”

“随便?”白洛因有点儿火大,“你能不能有点儿上进心?”

“谁说我没有上进心啊?”顾海扫了白洛因一眼,“我就是上了大学,也不会踏踏实实在里面混日子的,我打算过两年就着手准备开个公司,创业上学两不误。我这个人比较务实,理论那种东西对我没有诱惑力,官途我不想走,经商最适合我。”

白洛因觉得特不靠谱,“资金呢?”

“既然都有打算了,资金肯定能筹备来,我可以从小做起,慢慢壮大。”

“我怕钱到了你手,没两天就得瑟没了。”

“瞧你说的!好像我多没自制力似的。”

“你有过么?”白洛因严重怀疑。

顾海挑了挑眉,眸底暗示意味明显,“你指的是哪方面?”

“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