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96节 俩小子窝里斗!

第196节 俩小子窝里斗!

顾海开着车在路上转了N多圈,转到最后都快转迷糊了,美女还在后面安安静静地坐着。顾海感觉四周的环境足够安全了,才沿着来之前的路摸索着返回。

“从前面那个红绿灯往后转。”美女突然开口。

顾海心存感激,这会儿才想起后面还坐个人呢。

“我被一群人围堵了,要不是你及时出现,今儿就难逃一劫了。”顾海唇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美女语气柔和,“我看出来了。”

顾海颇感意外,“看出来了?”

“从你非礼我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遇到麻烦了。”

顾海还是第一次听到女孩把非礼挂在嘴边,暗想这女孩这么年轻漂亮,又开着一辆好车,生活作风还这么豪放,不会是那号人吧?

“你就不怕我把你拐卖了?”顾海试探了一句。

美女轻笑一声,露出恬淡的酒窝。

“你不是那种人。”

“这你也能看出来?”顾海朝后瞄了一眼。

美女点头,“直觉。”

顾海没再说话,本想着路上找个加油站给车加点油,就当是谢礼了,结果一摸衣兜才想起来钱都折腾没了,只能开口表达歉意。

“你是北京人?”美女问。

“嗯。”

“我说听着口音怎么这么耳熟呢!你来这旅游啊?还是看亲戚?”

“看亲戚,你是本地人?”

“我父母在青岛,我在北京读书,哎,你也在读书吧?看你这样儿超不过二十岁。”

顾海笑了笑,“你是第一个说我年轻的,我媳妇儿总说我老。”

美女不由的一惊,“你都有媳妇儿了?”

“嗯,我这人早婚!”

美女,“……”

距离所租的房子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顾海就把车停下了,最后表达了一次谢意。

美女主动开口,“给个电话吧,以后常联系。”

“我手机号总换,你知道了也没用。”顾海打开车门下去。

美女也跟着出去了,这才好好地看了顾海一眼,目光中溢着别样的水波。

“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连个手机号都不给,也太小气了吧?我又不会上门讨要你加油费。”美女调侃了一句。

顾海的一条腿还吃不上劲,这会儿急着回去,也就没再继续逗趣。

“手机刚让人顺走了,真得换号。”

美女没再为难,摆摆手,“那就有缘再见。”

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瓶香水,对着顾海的后背狠狠地喷了几下。

顾海一边走一边纳闷,还抬起胳膊闻了闻自个的衣服,我身上没臭味吧?她往我身上喷香水干什么?……管他呢,赶紧回去要紧!

白洛因一直联系不上顾海,迫不得已给顾洋去了个电话,结果顾洋告诉白洛因,顾海根本没有赴约。白洛因把情况和顾洋说了一下,顾洋心领神会,还叮嘱白洛因不要冒然外出,就把电话挂了之后白洛因就一直在房里等,如坐针毡。

终于,敲门声响起。

白洛因打开门,看到顾海呲牙咧嘴站在外面。

“你怎么了?”白洛因赶紧上去扶。

其实这会儿顾海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瞧见白洛因那关切的眼神,再好的腿也变瘸了。胳膊搭上白洛因的肩膀,架着他往屋里走,哎呦妈哟地叫得特血活。

“到底怎么回事?”白洛因又问。

顾海把事情发展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洛因,只不过把美女换成了小伙子,本来这个故事就带着一点儿戏剧性,再加上顾海那副破烂口才,和一张没有可信度的脸,白洛因听完之后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同情,还满脸的疑惑。

“怎么和拍电影似的?”

“真的!”顾海急于解释,“我真的遭袭击了!不信你看,我的腿上还中弹了呢!”

说罢挽起裤腿,结果腿上除了几根毛嘛都没有。

白洛因鼻子里嗅出一股强烈的气味,不是他敏感,是因为这气味太浓了。白洛因开门的时候就闻到了,本以为是楼道的香气,结果发现不是,这香气的源头在某个人衣服上。

语气里夹带着几分嘲讽,“歹徒身上没少喷香水啊!”

顾海神色一滞,这才明白那位美女的用意,草,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哦,不是歹徒身上的,是屋里的香味,你知道我哥那人,就尼玛喜欢整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你说他定个包厢吧,还非得定个带主题的,什么浪漫花语……”

“你刚才不是说你压根没进酒店么?”白洛因打断了顾海的胡扯。

顾海又是一愣,“我刚才说了啊?”

“废话!”白洛因的目光瞬间冷厉。

顾海赶紧解释,“是这样的,我这腿啊,它不是中弹了么?这子弹没有留下疤痕,为什么呢?我估摸着就是迷香散,那香味就是从子弹里散发出来的。”

白洛因冷冷一笑,“你自个编吧!”

说完,甩袖子走人,顾海一把拽住了他。

“松开!”白洛因口气很重。

顾海也急了,“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人啊?还不如街上偶遇的美女呢,人家都知道搭我一程!”

白洛因的脸阴得吓人。

顾海这才发现自个又说秃噜嘴了。

白洛因回了卧室,猛地一撞门,大地都在颤抖!

到了睡觉时间,卧室的门依旧关得死死的,顾海窝在沙发上,越想越委屈,我今儿跑出来我容易么我?要是没人家搭把手,我这会儿早就被押送回京了,你丫发脾气都没处找人去!非得我出点儿事你丫才乐意是吧?非得我少了半条命你才知道心疼是吧?

草!

拿起白洛因的手机,找到顾洋的号就打了过去。

“都鸡巴赖你!你在北京不好好待着,跑这来干嘛?老爷子让你帮忙你就帮啊?就尼玛有能耐拒绝我是吧?”

顾洋就回了俩字,“疯了?”

“瞧瞧你今儿整的这鸡巴事!,你丫来就来吧,还把我叫出去干什么?”

挂了电话,顾海心里还窝着火,突然想起来什么,拿着手机瞅了一眼,勃然大怒!

“白洛因,你给我滚出来!”

咣当踹了一脚门。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顾海又踹了一脚。

“你丫还有脸说我呢!!给我滚出来!!今儿咱俩得好好说的说的!!”

“别给我装孙子!”

门猛地被拉开,露出白洛因那张阴冷的面孔。

顾海黑着脸举起手机,怒道:“我哥怎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

“我给他打了一次电话,他不就知道我的手机号了么?”

“你给他打电话干什么?”顾海大吼。

白洛因也吼,“联系不上你,我不给他打电话给谁打?”

“这不是重点!”顾海不依不饶,“咱把通讯录全部删除了,你怎么会知道他手机号?”

“我背下来的不行么?”

顾海一字一顿地质问道:“你把他号码背下来了?”

“是!”白洛因赤红着双眼,“你去美国,一去就大半个月,我他妈的每天盯着那个号码等,做梦都是那个号码,是你你会忘么?”

屋子里陷入一阵死寂,顾海暴虐的气焰一点点被吞噬,白洛因转身欲走,顾海一把将他拽进怀里。白洛因狠狠揪扯着顾海的衣服,顾海就那么紧紧抱着他,死活都不撒手。

久久之后,顾海开口,霸道中难掩温柔。

“不许和我生气!”

白洛因一听这话更他妈来气了,你丫招了一身香味回来,还对我大吼大叫,这会儿还命令我不能生气?!

“其实是把小伙子换成美女,就是实情的真相,我没敢告诉你,怕你生气。”顾海如实招来。

白洛因咬牙切齿,“你以为我是你啊?”

顾海温柔地抚了抚白洛因的后背,低声哀求道:“别和我生气,现在正是并肩作战的关键时期,咱俩哪能起内讧啊?”

白洛因冷冷质问道:“哪个孙子先耍浑的?”

“我,我。”

“招认了是吧?”

顾海点头,“绝对招认。”

白洛因哼笑一声,“我记得当初咱俩定下一个协议,下次再耍浑,直接脱裤子。”

顾海脸一紧,故意装糊涂,“没吧?”

“我怎么记得有这码事啊?当时某人还盛情邀请我干死他呢!”

“你肯定记错了。”顾海讪笑。

“小海子,今儿你就老老实实认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