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91节 爱情之旅启程

第191节 爱情之旅启程

在地道里蜗居的第一天,顾洋暗暗祈祷顾威霆晚点儿发现自己,这样一来就可以为顾海多争取一些时间,好让他们成功逃离。

等到了第二天,顾洋就有点儿吃不消了,这地道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冷馇…什么的倒能忍受,关键是潮湿,顾洋的皮肤又是敏感型的,十几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出现皮肤瘙痒的情况,顾洋只能频繁地解开绳子抓挠。即便这样,他还是祈祷顾威霆晚一点儿下来,这样顾海能跑得远一点儿。

到了第三天,顾洋就开始骂人了。

顾威霆你这个残暴的法西斯,顾海是你儿子,你儿子已经在地道里待八天了!!足足八天啊,不吃不喝不睡,超人都死了!!你就算要大义灭亲,也得下来瞅瞅你儿子的尸体吧?不能为了省一笔火葬费,就直接把儿子埋在这吧?

顾洋恨恨地拿起瓶子,结果发现没水了。

顾洋的身体早就冻麻了,浑身上下唯一有点儿知觉的地方就是胃,可这唯一的食粮供给还断缺了。

时间每过一分钟,顾洋对顾海的欣赏就提高一个层次,他无法想象顾海在没水的情况下,是怎么熬过这五天的。而且拉上去的时候还能正常行走,真尼玛是个人才!可顾洋又想了,人家顾海能挺过来是有强大的精神动力在支撑,人家遭罪也值了,我又是为了什么?为了维护他俩的爱情?他俩爱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一直持反对态度么?……

可怜的顾洋,遭了三天罪,愣是不知道自个为什么遭罪。

一个小时,我最多再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你不下来救我,我就!!……我就自己爬上去了!

和顾洋一起忍受折磨的人还有孙警卫,这厮天天晚上做噩梦,每天都会梦到顾海在地道里挣扎着求救。一连三天下来,孙警卫的脸已经变成了土黄色,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他的底线彻底崩塌了,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宁可被贬职,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死在自己屋里。

事实上,一个小时前,顾洋就准备爬上去了。可手上和脚上都系着绳子,前两天他开系自如,今儿彻底悲剧了,两只手全僵了,一点儿劲都使不上。也多亏他解不开绳子,拖延了时间,不然前两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孙警卫移开地板钻了进去。

此时顾洋已经挪到地道口了,让孙警卫一阵好找,等孙警卫到了顾洋身边,顾洋猛地一惊,这个人从哪冒出来的?地道口明明没开啊!震惊过后,顾洋被一股大力直接拖到另一个地道口,等他的眼睛接触到光亮的时候,整个人都石化了。

顾海,老子要和你玩命!!!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边还有一个口?你要是说了,我他妈早就上去了!!!

顾洋的脸上沾满了泥土,黑黢黢的,看不清本来的面貌,孙警卫还以为是顾海。

“小海,我记得你下去的时候没被绑着啊?这……怎么被绑上了?”孙警卫作势要去解顾洋身上的绳子,却被他一句话拦住了。

“孙叔,我是顾洋。”

孙警卫的表情瞬间呆滞,再仔细一瞅,还真不是顾海。

“你……你……”

顾洋开口,“快去把我叔叫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不出一分钟,顾威霆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顾洋一看到顾威霆,那一张含冤带屈的面孔,瞬间秒杀窦娥。

“叔,您要给我做主啊!”顾洋晃了晃手脚,故意让顾威霆看到绳子,“那天我来找您,本来是想劝劝顾海,谁想那小子心术不正,把我绑起来塞进了地道里,要不是孙叔及时把我拉上来,我现在都死在地道里了!”

顾威霆听完这句话,脸色简直没法看了,不过再怎么生气,也得先把顾洋身上的绳子解开。

“你那天走的时候不是还给我发了条信息么?”

顾洋苦笑,“顾海把我的衣服都穿走了,您想想那条信息能是我发的么?”

一副大气磅礴的暴风骤雨图,活生生地刻在了顾威霆的脸上。

两天之前,白洛因和顾海载着满满两车的食品和衣服,在白汉旗殷切的目光注视下,正式踏上了私奔的路程。

白汉旗遥望着两个车影若有所思。

“哎,真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他们好还是害了他们……”邹婶一脸忧虑。

白汉旗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瞎试试呗,没准就是好事。”

“瞎试试?”邹婶掐了白汉旗一下,“有你这样当爸的么?把孩子的青春拿来当试验品!万一失败了,谁来赔啊?”

“人生道路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与失败,每一步都是人生阅历。走一段歪路不见得是坏事,同样,一直走正道也不见得是好事。”

“好像还挺有理似的……”邹婶拿眼睛斜着白汉旗。

白汉旗嘿嘿笑了笑,“本来就是嘛,年轻人出去闯荡闯荡不是坏事,谁这一辈子不做得做两件荒唐事啊!像我这么老实的人,年轻时候还有过那么一两次创举呢。”

“啥创举?”邹婶问。

“当初我爸妈全都不同意我娶姜圆,可我就敢坚持自个的意愿。他们也是百般阻挠,甚至扬言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我都没妥协。我们自己的爱情,凭啥要让别人做决定?!!”白汉旗一脸自豪的表情。

“后来呢?”邹婶故意问。

白汉旗塌下肩膀,“后来就离婚了呗……”

“这不完了么?”邹婶气结,“那你还让他俩走!”

“话又说回来,假如当初我没和姜圆离婚,我还能二婚么?我还能遇到你么?”

邹婶,“……”

白汉旗越发得意,“所以说,凡事都有利弊,关键是你什么时候去衡量他。我这人就信命,我觉得人这一辈子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到了这个时段就该遇上那么个人,就该有那么个劫,你躲也躲不掉……”

邹婶叹了口气,“可惜了,因子班主任昨天还打电话过来,说因子各科竞赛成绩都挺好,学校考虑将他列为保送生,还说让因子赶紧回学校落实这个事。”

“啊?”白汉旗脸色一变,“啥时候的事?你咋没早点告诉我?”

“我告诉你了,前儿晚上和你说的,你还嗯了呢。”

白汉旗一拍脑门,“完了,我那会儿肯定睡着了。”

邹婶试探性地问:“你后悔了?”

“……怎么可能?”白汉旗尴尬地笑笑,继续维护他那副哲人父亲的英明形象,“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哪能说改就改!”

邹婶点点头,“那咱回去吧。”

白汉旗转身往回走,憋了一阵没憋住,忍不住打听了一句,“那老师有没有说是保送到哪个学校啊?”

邹婶迟疑了片刻,开口说道:“好像是清华吧,反正不是清华就是北大。”

白汉旗一个急转身,笨拙的双腿狂奔了几大步,大声疾呼:“儿子啊,我的状元儿子啊……”

邹婶紧跑两步把白汉旗拽住了,气急败坏地说:“这会儿还追什么啊?早就没影了!”

白汉旗一副懊恼的表情。

邹婶叹了口气,拽了白汉旗一把,“行了,认命吧,这也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追不上了。”

白汉旗咬牙切齿,“老天爷真不是东西!”

俩人分别驾驶一辆车行驶在路上,没有逃跑中的狼狈和远离亲人的恐惧,一切都是新鲜和多彩的。也许是前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承受了过多的压力,突然发现活着就是美好的。与其把自己圈在一个牢笼里害人害己,还不如逃出来享受着自由奔放的快乐。

在俩人的脑海里,这就是他们人生中的一段旅行,趁着还年轻,何不疯狂一把呢!

开到荒郊野岭,两辆车缓缓停下。

“你要解手么?”顾海问。

白洛因点点头。

顾海露齿一笑,“那咱俩一起吧。”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你离我远一点儿。”

顾海不依,直接把大鸟掏了出来。

白洛因把顾海的身体转了过去,俩人来个背靠背式。

“不行!”顾海叫唤一声,赶紧把身体转了回去,“那边顶风,你想让我尿一身啊?”

白洛因乐得肩膀直抖。

很久没看到白洛因笑了,顾海收不回目光了,眼睛朝他脸上瞟一眼,朝下面瞟一眼,朝上面瞟一眼,朝下面瞟一眼……

白洛因清了清嗓子,“嘿,哥们儿,你尿手上了。”

顾海赶紧朝下面瞅了两眼。

“哪啊?我手是干的。”

白洛因但笑不语。

顾海心知上当,等白洛因提裤子的时候,故意在他的屁股蛋儿上调戏了两把。

解决完毕,爱干净的白洛因拿出矿泉水瓶,给顾海倒水洗手。

“多浪费啊!”

自打顾海从地道里出来,他就养成了节约用水的好习惯。

洗完手,两个人靠在汽车上抽了会儿烟。

顾海问:“你认识路么?”

白洛因摇摇头,“哪都不认识,第一次出来。”

“你别告诉我,你都没出过北京?”

“你这话要是头俩月问,我还真会这么告诉你,不凑巧的是,前阵子刚去了趟天津。”

“去天津?”顾海对这毫无印象,“你去天津干什么?”

“和尤其一块回去的。”

一股酸意开始在空气中弥漫,顾海掸了掸烟头,调侃道,“你还和他一起私奔过呢?”

白洛因沉下脸,幽幽地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车开回去?”

顾海笑着朝白洛因的下巴上咬了一口,烟味儿顺着下巴闯入鼻息,和野草野花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给人一种生性放浪的不羁感。

“快点儿做个决定,我们第一站去哪?”顾海问。

白洛因挺为难,“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

顾海沉思了片刻,“这样吧,我有个招儿。”

白洛因眼睁睁地看着顾海脱了鞋,扔到空中,鞋子落地指向西边。

“得,那咱就往那边开。”

白洛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