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79节 被抓了个现行!

第179节 被抓了个现行!

电梯门打开,顾海的脚步滞楞了片刻,静静地走了出去。

白洛因就蹲在家门口,地上一堆烟屁股,听到电梯门开动的响声,他的眼皮抬了起来,很快又垂了下去,手里还有半截没抽完的烟,猛吸一口,又一个烟屁股扔在了地上。

顾海也蹲下身看着白洛因,表情温柔无比,好像中午那个闹事的混蛋不是他一样。

“怎么不进门?在这待着不冷么?”

说罢攥了攥白洛因的手,冰凉似铁,顿时一脸心疼。

“你一直在外面等我?”

其实这个问题纯属白问,看了地上的一堆烟屁股不就知道了么!

“我刚看到那条短信。”顾海扬起白洛因的下巴,“我要是早点儿看到,就回来给你做饭吃了,你吃饭了么?”

白洛因没说话,就那么定定地看着顾海。

顾海一瞧白洛因这副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没吃饭。

“走,进屋,我给你弄点儿吃的。”

顾海站起身,想把白洛因拉进屋,结果没拉动。封冻了半天的心在这一刻彻底化了,化成了一滩水,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想着白洛因蹲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如果,如果他没有看到那条短信,是不是他会在这等一宿?

顺手把白洛因拥入怀中,感觉他从头到脚都是寒气。

“咱进屋好不好?”顾海软语哀求着,“以后我再耍浑你就抽我,无论我怎么闹脾气,都不会把你一个人扔家了。”

白洛因的手僵硬地抚上顾海的脖颈,一股凉意顺着脖颈上的动脉流淌到心窝。

“如果你不回来,我进这个门就没任何意义。”

顾海心疼地抚着白洛因的头发,温热的脸颊贴着白洛因冰凉的脸蛋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以后不走了,真不走了。”

白洛因此时此刻才把心底的话告诉顾海。

“你走的那二十多天,我最痛苦的事就是一个人睡,每次我摸到旁边没人,我就会醒,然后就睡不着了。其实我特别怕,怕你会出事,所以我不敢想,我每天一闭眼,就告诉自己你就躺在旁边。我喝酒是因为我心里难受,我和别人一起睡是想找个伴,让我心里没那么慌,其实这个人是谁都无所谓,只要我睡着了,这个人就一定是你。”

这一番话说得顾海心里湿湿的,涩涩的,特别感动,也特别心疼。

“我当时应该多给你打几个电话的,不应该一个电话打那么久,然后很多天都不和你联系。我太注重自我满足了,总是忽略你的感受。”

“你现在说这话还有劲么?”白洛因揪着顾海的耳朵,“该着的急已经着完了!”

“怎么没劲?”顾海用胡茬刮蹭着白洛因的薄唇,“起码让我知道我有多对不起你。”

“知道了又怎么样?”白洛因凌厉的视线扫视着顾海温柔的眸子,“知道了对不起我,下次闹翻的时候更加努力地干死我?”

“不不不……你干我,你干我。”顾海无耻地赔笑。

“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你再耍浑,我就直接扒裤子了!”

顾海心甘情愿地点头。

白洛因笑了,好像幽暗楼道里那一抹温暖的柔光,澄澈而明朗。顾海的心瞬间被迷醉,眼神直直地望着白洛因眸底的一汪清泉,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恍惚了,只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在心里烙刻得如此清晰明澈。

顾海的手稍稍一用力,便将白洛因的头抵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双唇对吻,起初是蜻蜓点水般的浅吻,而后是细细密密的吻,从未在淡红色的薄唇上洒下如此细腻的爱。撬开唇角,横扫牙关,忽明忽暗中感受舌尖上的潮湿和悸动。顾海的手垫护在白洛因的发梢,白洛因的手捧住顾海的脸颊,深情而浓烈,缱绻而悠长……

幽暗的灯光下,两道长长的身影打在了电梯门上。

直到,某一瞬间,这两道身影被切断。

他们还浑然不觉,无所顾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除了两人的沉沦,还有另一人的震惊。

顾威霆仅仅是来看顾海一眼,这一眼看得他此生难忘。

他的两个儿子,在他的视线内,做着天理不容的苟且之事。

顾大首长可没那么好的闲情雅致,忙里偷闲地来这观看这么激情四射的场面。若是别人流鼻血,肯定是羡慕嫉妒恨,而他流鼻血,绝对是七窍流血的先兆。

两个人还在忘我地缠绵着,突然门把手发出断裂的声响。

顾海侧目,看到顾威霆那张铁青的威严面孔。

而顾威霆一侧目,却看到顾海把自个的舌头从白洛因的嘴里拿出来。

来不及做出反应,顾海就被顾威霆一股狠力拽离白洛因身旁,再一脚狠踹,顾海的身体猛地砸到门板上,发出铛的一声响,那是后脑勺叩击钢板的声响。

可以想象,当顾海的后脑勺受到如此大的撞击后,他的头是如何昏眩的。他用力攥住门把手,才没让自己出溜到地上。

顾威霆还嫌不够解气,又朝顾海扬起手。

白洛因赶紧挡在了顾海的身前。

顾威霆浑身上下散发着慑人的气魄,让人心悸胆寒。

“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么?”顾威霆怒视着白洛因。

白洛因岿然不动,就那么横在顾海的面前,一副誓死护短的壮烈表情。

顾海瞬间清醒过来,又把白洛因拽到身后,将孽畜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您敢动他一下试试!”

顾威霆虎躯一震。

“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白洛因想去捂顾海的嘴,可惜晚了,手刚伸过去就被顾海牢牢攥住。

“您打死我我都没意见,但是您不能朝他动手,您打他一下,我就少管您叫一声爸!”

“你以为我稀罕你管我叫爸呢?”顾威霆一把薅起顾海的衣领,强大的气势压了过去,“我现在巴不得没有你这个儿子!”

“现在后悔也晚了,谁让您当初让我妈生的?”

“你!!……”

顾威霆差点儿被顾海气得内出血,是的,这个混账确实该死,可他是顾威霆的唯一血脉,是前妻的唯一寄托和希望。

“都给我进来!!”

一声狂吼过后,两个龟儿子一起进了屋接受审讯。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顾海沉着一张脸,“您不是都看见了么?”

顾威霆手里的杯子朝顾海狂甩而去,炸裂声刺痛了白洛因的耳膜。

“你给我好好说话!”

白洛因去扯拽顾海的手,想劝他冷静一点儿,结果这个动作被顾威霆看见了,不知从哪抽出来一根军鞭,猛地朝两个人紧握的双手上甩去,火辣辣的疼痛,白洛因硬生生地忍着,心里头吸气,愣是没把手松开。

“你们可真是一对好哥俩!”

顾海心头一紧,猛地将白洛因的手拽到眼前,手背上清晰的血痕,顾海的眼睛也像是*,刚要发作,却被白洛因抢在了前头。

“叔,错都在我身上,是我先诱导顾海的。”

顾海急了,一把箍住白洛因的肩膀,怒道:“我用得着你给我当替罪羊么?”

白洛因压低声音,“放心,你爸不敢动我的。”

“你是他儿子我是他儿子?虎毒不食子!他再生气能把我怎么样?”

“他是不会把你弄死,可你还是要受罪啊!”

“爷乐意!”

顾威霆阴着脸看着两个儿子在自个面前揪扯来揪扯去,最后看不下去了,猛地一拍桌子,“你俩磨叽够了没有?”

两人同时噤声,即便这样,顾海还不忘用手去揉白洛因被鞭子抽坏的手背。

顾威霆站了起来,走到俩人面前,定定地看着他们。

顾海顶着张一级战备的脸对着顾威霆。

久久之后,顾威霆开口。

“你们是住在一起时间久了,身边又没个女朋友,才做出这种事的么?”

顾威霆在军队待了这么久,对于清一色的男人环境深有体悟,偶尔做出这种出格的事也不算什么,起码比糟蹋一个女人强。但前提是这事是偶然发生的,而且仅仅属于出格,没到反伦理、反自然的地步!

“不是。”顾海回答得很硬气,也很欠抽,“我们之前都有女朋友,是因为对彼此的爱,才放弃了男女恋情,选择了这么一条不归路,但是我们一点儿都不后悔!”

不知道为什么,当顾海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即便知道其后将迎接狂风暴雨,白洛因心里都是义无反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