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74节 小两口团聚了

第174节 小两口团聚了

课间操过后,白洛因和尤其勾肩搭背地往回走。

顾海出国以后,白洛因和尤其的亲密度直线飙升,连校园八卦论坛都开始讨论尤其抛弃杨猛,移情别恋的事情。其中一篇帖子十分有代表性,标题叫做“我最信任的哥们儿,竟然抢走了我的男朋友”。

今天,尤其难得问了一句:“顾海什么时候回来?”

白洛因故意装孙子,“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有这个人了。”

话刚说完,顾海电话打过来了。

“因子,我回来了,就在机场等托运物品呢……”

白洛因脸上的表情瞬间失控,其实他很想掩饰一下,可惜脑子里除了兴奋别无其他了。放下手机,给了尤其一个会意的眼神,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不到十秒钟就冲出了校园,冲上了马路……

尤其呆愣愣地看着白洛因的背影,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

偏偏这个时候杨猛正好从他身边经过,最近流言正盛,杨猛基本上看着尤其就绕道走。今儿瞧见尤其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实在按耐不住自个的好奇心,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走上前去。

“嘿,帅哥,跟这干嘛呢?”

尤其心里憋了一团火,正无处发泄呢,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家伙,太适合蹂躏了。于是薅起杨猛的脖领子,毫无缘由地将他抡了三圈,待到杨猛站稳之后,又箍住他的肩膀子,疯狂地摇晃了十几下。

可怜的杨猛,脑袋都快被摇晃下来了,还不知道自个这干嘛呢。

“你丫刚才还说都快忘了有这个人了,结果他一通电话你就没影了。你说我为什么要听到他的声音?为什么要听见电话内容?!!”

杨猛眨巴眨巴眼,“因为你耳朵好使。”

尤其,“……”

白洛因一路心脏都在狂跳,就在昨天晚上,他还觉得见面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没想到今天幸福就要降临了。他花了半个小时在车上安定自个的心情,结果离目的地越近,心里的激动就越加难以控制。

出租车在机场停下,白洛因趁着司机找钱的空当,平复了一下自个的情绪。

顾海就站在行李托运的大厅,等着他的礼物被传送带一件一件地转出来,顾洋站在他的身边,带着黑色的墨镜,一脸的漠然。

“齐了么?”顾洋开口问。

顾海心里记得一清二楚,数都不用数,“还差两件。”

他比顾洋还着急呢,恨不得钻进机器里面把自个的东西先扒出来。

白洛因在机场大厅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认领行李的地儿,大老远就看到了顾海弯腰拿东西,本想冲过去给个熊抱,结果看到了顾海身边站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急躁的脚步渐渐稳了下来,不动声色地朝他们靠近。

终于齐了,顾海长舒一口气。

“你还真知道回来了?”白洛因淡淡开口。

顾海的身体猛地一僵,转过身的一刹那,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飙出来。

白洛因站在他的身后,穿着那身熟悉的校服,带着熟悉而亲切的笑容,就那么定定地瞧着他。顾海无法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二十几天来,这张脸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的梦里,今儿终于瞅见活人了!!

顾海两大步跨到白洛因身边,猛地将白洛因拽进怀里,死死搂住就不撒手了。

“都快想死你了。”

顾海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按住白洛因的后脑勺,让他的温热的脸颊贴在自个的脖颈上,充分感受这久违的亲近。

两个人忘情地抱了一分多钟,顾洋在旁边轻咳一声,提醒他们尽快结束。

“滚一边咳嗽去!”顾海朝顾洋甩了一句。

然后,继续旁若无人地在白洛因的耳旁腻歪。

顾洋手里要是有一把枪,早就把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崩死了!

白洛因先把顾海推开的,眼神投到顾洋的脸上,顾洋带着墨镜,白洛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感受到墨镜后面的眼神是如何的冷峻凌厉。白洛因示意性地笑笑,出于他所料的,这一次顾洋没有漠视他,而是简单地勾了勾嘴角。

三个人走到机场外面,顾海对顾洋下了驱逐令。

“我得和因子回家了。”

顾洋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始终是一副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

白洛因尚且保存几分理智,“你还是先和你哥回家一趟吧,你哥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你起码要帮他安顿安顿吧。”

“他用不着我安顿。”顾海爽快地朝顾洋吹了声口哨,“对吧,哥?”

顾洋挑了挑眉,“正好有朋友要见。”

说罢,潇洒地转身离开。

白洛因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顾海吃味了,用膝盖拱了白洛因的腿一下,“看什么呢?”

白洛因把目光移回来,随口问道:“你那帅哥哥怎么和你一块回来了?”

顾海阴着目光,“你把前面那个字去了。”

白洛因但笑不语。

一看到白洛因笑,顾海的眼神又像是502一样,黏在白洛因的脸上下不来了。不知道要说多少遍想坏我了,才能表达他前些日子的各种辛酸苦辣。这一次远行,让顾海长了一个教训,以后无论去哪,无论去干什么,务必要把媳妇儿带在身边,不然这日子真没法过。

“走吧,回家。”顾海的手自然而然地搭上白洛因的肩膀。

白洛因甚是无奈地瞧了他一眼,“东西不拿了?”

顾海回头一看,身后还有两辆购物车呢。

“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回来?”

“都是送你的礼物。”

白洛因心里一震,“都是给我的?”

“当然都是给你的。”顾海朝白洛因宠溺地笑笑,“我临走前一天去商场逛了逛,瞧见一样东西,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下来了。”

白洛因嘟哝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去旅游度假了呢……”

“哪啊?我再怎么受苦受难,也不能忘了让你开心啊!”顾海把自个说得特伟大。

白洛因看到满满的一车礼物,心里抽了抽,其实你平安地回来比什么都强。

出租车上,顾海挨着白洛因坐在后面,心里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假装把胳膊搭在白洛因的肩膀上,其实手已经顺着敞开的衣领摸到里面了。白洛因制住他的动作之后,他又把头靠在白洛因的肩膀上,脸朝里,看着白洛因一动一动的喉结,稍不留神就上去逮一口。

白洛因频频给予警告都没用,最后强行攥住顾海的那只手,就这么十指相扣一直到家门口。

电梯徐徐上升,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白洛因听到了煽情的喘息声,随着数字的飙升越发密集和频繁。

门在耳旁咣当一声关上,两个人瞬间被彼此的气息席卷。

顾海将白洛因的头扣在门板上,狂暴的吻袭了上去,舌头长驱直入,在白洛因的口腔内肆虐搅动着。白洛因大脑霎时一片空白,两只手死死卡住顾海的脖颈,疯狂地回应着,舌尖直抵顾海的喉咙,霸道地掠夺着他的呼吸。

喘息起伏的胸膛贴着胸膛,像是平静的海面上掀起的两层巨浪,你追我赶地朝岸上涌去。

顾海啃着白洛因的锁骨,白洛因的手触到顾海光滑紧实的胸膛,胯下的布料纵情地摩擦着,传递着彼此的心火和等待的煎熬。

两个人一起摔到床上,白洛因扯下顾海的上衣,一口咬住他左胸口的小小突起。

顾海发出难耐的闷哼,哑着嗓子叫唤。

“太尼玛爽了……不行了……”

瞬间又将白洛因压在身下,手插入裤子里,穿过浓密的草丛,寻找到那根早已精神起来的小怪兽,粗糙的手指肚儿细细地抚平上面的褶皱。

白洛因立刻弓起身体,双眉紧蹙,急促温热的呼吸全都扑到了顾海的脸上。

顾海的手缓缓下移,穿过两个小球,来到密口处,恶劣地戳了一下。

“想我家小海子了吧?”

白洛因绷不住哼了一声,见顾海在笑,一口咬住了他的喉结。

顾海笑得更厉害了,一把勾住白洛因的脖颈,霸道地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狂热的心跳声传递到白洛因的耳边。白洛因喘着粗气,手在顾海的小腹上滑动一阵之后,缓缓下移,隔着布料揉弄早已躁狂不已的小东西。

顾海的一条腿猛地抬起,横跨在白洛因的身上,大脚在白洛因结实的臀部摩挲按压着,手放在他的脸颊上,宠溺怜爱地抚摸着,呼吸越来越粗重。

过了一会儿,白洛因开口,“咱们先把东西收拾收拾,然后洗个澡,下去吃点儿东西吧。”

顾海捏住白洛因的下巴,邪肆的笑容挂在嘴边,“我就想吃你。”

“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肯定特累,先休息休息再说吧。”

“我不累。”顾海钳住白洛因反抗的身躯,“我一想到可以操你,就特有劲!”

白洛因一拳抵在顾海的嘴角。

顾海粗暴地将白洛因压在身下,作势要去脱他的裤子。

“你能不能让我好好瞧瞧你?”白洛因挺艰难地开口,“从你回来到现在,咱们都没能好好说上几句话。”

顾海的动作滞了滞,含笑的眸子看了白洛因几眼,手捏着他的脸颊,柔声说道:“那你一会儿得和我一起洗澡。”

白洛因胡噜了顾海的头发一下,算是答应了。

两个人先把顾海拿回来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白洛因发现,顾海买的这些东西,又是一笔不小的花销,于是对顾海的资金来源质问了几句。

“哦,对了。”顾海从包里掏了掏,翻出一张卡扔给白洛因,“我哥给的钱,我怕自个又瞎花着,暂时放你那吧。”

白洛因随口问了句,“你哥到底因为什么出的事?”

“贪污公款。”顾海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

呃……白洛因刚把银行卡塞进抽屉里,听到这话又拿了出来,扔给顾海。

“那你还是自个留着吧。”

顾海被白洛因逗乐了,“这钱绝对干净,你放心收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