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73节 临行前的准备

第173节 临行前的准备

“尤其,叫你同学一起出来吃饭。”

趁着洗手的空儿,白洛因朝尤其打听了一句,“你爸呢?”

“哦,他出差了。”

白洛因擦擦手,和尤其一起走了出去。

尤妈妈做了一大桌的菜,一点儿都不像给三个人吃的,而且每样菜分量都很足,让人看了胃口大开。尤妈妈笑着招呼白洛因坐下,柔声说道:“到这就别客气了,想吃什么自己夹,阿姨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一点儿。”

白洛因笑笑,“我不挑食,什么都喜欢吃。”

“我听其其说了,他说你特别能吃,一个人的饭量顶我们全家的。”

白洛因斜了尤其一眼,你就不能夸我点儿好的?

尤其乐呵呵地给白洛因夹菜,白洛因不善于和家长聊天,所以尤妈妈说什么他就听什么,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基本不会主动开口搭话。但是他心里特喜欢尤妈妈,喜欢她这种女人,外表漂亮,又实惠能干,而且那么温柔,每次一开口都能让他的心温暖一片。

白洛因打心眼里羡慕尤其。

“来,阿姨给你盛饭。”尤妈妈站起身。

白洛因护住自个的碗,不好意思地笑笑,“够了,我吃饱了。”

“吃饱了?”尤妈妈美目一瞪,“怎么可能?我们其其说了,你最少能吃五碗饭,这才三碗啊!早着呢!”

说罢,不由分说地将白洛因的碗拿了过来,又盛了满满的一碗。

白洛因确实有点儿饱了,前几天没正经吃饭,胃口缩了一些,饭量也跟着小了。不过再吃一碗也没问题,尤妈妈的手艺真是不错啊,很多菜白洛因都没吃过,每样都尝几口,这碗米饭也就下去了。

“来,阿姨再给你盛。”尤妈妈又站起来了。

白洛因这次是真的饱了,拒绝起来更有底气。

“阿姨,我是真的吃不下了。”

尤妈妈姣好的脸蛋上浮现几丝失落,“是不是不合你胃口啊?”

“没有。”白洛因当即否定,“真的特别好吃。”

“那你怎么才吃了这么一点儿?”

白洛因叫苦,“我吃得不少了。”

尤妈妈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坐下了,手扬起筷子,在空中晃了晃,又颓然地放下了,“你这一不吃,我都没胃口了。”

白洛因运了口气,“阿姨,要不我再来一碗吧。”

尤妈妈的眼睛顿时一亮,喜滋滋地接过白洛因的碗。

这一碗饭,白洛因真的是硬塞下去的,幸好东西好吃,不然太痛苦了。他故意吃得很慢,一直磨到那两个人全都停筷,才把最后一口饭塞到嘴里。

“吃饱了么?”尤妈妈问。

白洛因赶紧点头,“饱了饱了。”

费力地站起身,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挺过来了。

“那咱们就开个西瓜吧。”尤妈妈笑吟吟的。

白洛因,“……”

晚上,尤妈妈睡得很早,白洛因待在尤其的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走动着消食。

“要不要喝点儿热水?”尤其问。

白洛因摇摇头,“我肚子里一点儿缝都没有了。”

“有那么夸张么?”尤其笑,“我记得你以前挺能吃的。”

“这程子吃得有点儿少。”白洛因揉了揉胃口。

“想顾海想的吧?”尤其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酸意。

白洛因的手停顿了一下,淡淡回了句,“我想他干什么?”

虽然知道白洛因这句话没有几分可信度,可听到答案的那一刻尤其还是有一点儿暗爽。

“过来,我帮你顺顺。”尤其招呼着白洛因。

白洛因坐到尤其身边。

尤其把手伸到白洛因的胸口上,从上往下慢慢地揉抚,白洛因的肌肉很有弹性,即便吃了这么多,小腹也是紧绷绷的,没有一丝赘肉。

白洛因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想起了顾海,平时他吃多了或者胃口不舒服的时候,都是顾海给他顺,力道很大却很均衡,没一会儿胃口就会好受很多……

尤其正揉得起劲,白洛因突然攥住了他的手腕。

“我自个来吧,顾海。”

尤其表情一僵,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你管我叫什么?”

白洛因万分尴尬,“口误,口误……”

“还说没想他?”尤其脸都憋绿了。

白洛因的胃突然就好了,伸出胳膊一把勾住尤其的脖子,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指着墙角的那个吉他问:“那个是你的么?”

尤其暗暗磨牙,你就算要转移我的注意力,也没必要做得这么明显吧?……真不愧天天在一个被窝睡觉,连脾气、性格都开始随了!

“给我弹一段吧。”白洛因继续厚着脸皮要求。

尤其顶着一张黑刷刷的脸把吉他拿了过来。

半夜,尤其一直醒着,白洛因也刚睡着没一会儿。尤其就那么等着等着,终于,白洛因像只树袋熊一样的攀到他这颗大树上。尤其自嘲地笑笑,挺好,别人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好习惯,却让我成了受益者。

顾海,你干脆别回来了!

一个礼拜过后,顾海终于得到了特赦令。

顾洋的事情基本处理完了,相关的材料已经整理完备,全部交给了助理。该见的人也见了,该完成的任务基本完成,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安全度过今天,顾海就算刑满释放了。

“我能出去走走么?自从到你这,我都没有上过一次街。”顾海说。

顾洋的心情难得放晴,看到顾海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当即松口,“别走太远,言行举止要低调,如果感觉有人跟踪你,赶紧给我打电话。”

“你也太谨慎了吧?”顾海目露不屑。

顾洋扔给顾海一张卡,“如果买东西,就刷这个卡。”

顾海勾起一个嘴角,“你真了解我。”

顾洋扬扬下巴,“早去早回。”

结果,顾海这一去就没影了,一直到晚上九点都没回来。顾洋有点儿坐不住了,反复地看表,顾海已经出去十个小时了,照理说早该回来了,不会是……

想到某种可能性,顾洋猛地从沙发上窜起,迅速到门口换鞋。

结果,鞋还没穿好,门就开了。

顾洋的动作瞬间停滞。

某个人推着两辆购物车走了进来,车上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堆得一人多高。

“你别告诉我,你出去这么久,就是去买这些东西?”

顾海一边将东西取出来一边回道:“是啊,累死我了。”

“不是让你早点儿回来么?”顾洋阴着脸怒斥一声。

顾海一副我很有理的表情,“早回来我买不完啊!”

“你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我不是告诉你了要低调么?你要真拿这么多东西走,整个机场的人都得看咱俩!”

“我不管,这些东西都是礼物,我全得带回去!”

“不能带。”顾洋目光冷冽,“我们躲躲藏藏半个月,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明天的顺利出发么!!你带了这么多碍手碍脚的东西,我们又得托运,又得办手续,你还嫌咱俩不够乱么?非要在机场被拦住你才甘心么?”

顾海暂时停下手里的动作,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顾洋,“我说你是不是最近太不顺,被挤兑出神经病了?我想给我家因子带点儿好东西回去都不成么?我带的都是合法的东西,他们凭什么拦我?”

顾洋看出来了,顾海这厮是彻底走火入魔了。

“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明确告诉你,东西不能带,全都留这!”

顾海还是那副口气,“我一定要带。”

争执了将近半个小时,顾洋终于退了一步。

“想带可以,选一两个小的,这么多都带走,不现实。”

顾海犟得像头牛,“我既然买了,就得都带着,落下一个都不成!”

空气中传来拳头咔咔作响的声音,顾洋双目猩红,牙关咬得死死的,往前跨了一大步,作势要去抢顾海的那些东西。

“你敢碰一下试试!”顾海如同一只野狮子狂吼出声,“你要敢拿走一样,我立马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过来逮你!”

顾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