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71节 终于通了电话

第171节 终于通了电话

又在外面奔波了一天,顾洋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将厚重的衣服挂在衣架上,扯下领带,打算先去洗个热水澡。

从工作室经过,朝里面瞄了两眼,顾海不在,走进去一看,早上出门前交待给他的任务基本都已经完成了,这会儿估计回卧室休息了。

顾洋进了浴室。

顾海从厨房探头往外瞧了一一眼,浴室传来阵阵水声,看来法西斯正在洗澡。为了慰劳慰劳这个整日在外奔波,不辞劳苦的孤独男人,顾海决定今儿亲自下厨给他做点儿好吃的,也让他体会体会家的温暖。

顾洋洗澡的时候就闻到了饭香味儿,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母亲的味道。出国这么多年,能吃到正宗中国菜的机会少之又少,即便有原材料可以自己做,也做不出那份醇厚的味道。

“今儿是怎么了?”顾洋裹着一件宽大的浴袍,倚在厨房门口打量着顾海,“西餐有那么难吃么?逼得你这种人都自己下厨了。”

顾海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很平静地陈述一个事实,“我在家里一直都是自个做饭吃。”

关于这件事,顾洋有所耳闻,但是一直持怀疑态度。今儿站这一瞧,某人那双明显不适合做饭的大手,玩起菜刀来竟然如此游刃有余,许久不用的菜板上响起丁丁当当的响声,没一会儿,均匀细长的黄瓜丝儿被放到了旁边备好的盘子里。

顾洋面露惊讶之色,一年前他回去的时候,顾海还是笨手笨脚的,是谁有这么大本事,一年之内可以把他这个威猛彪悍的纯爷们儿调教成如此忠厚勤劳的家庭主夫?

“你先出去吧,省的被油烟子熏到。”顾海好心提醒了一句。

顾洋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厨房。

过了二十分钟,几碟小菜端上了餐桌,还有一锅煲了两个小时的鸡汤,几个烙得焦黄的小肉饼,一边一个碗一双筷子,摆得整整齐齐。

“吃吧。”顾海招呼着。

顾洋略显生涩地拿起筷子,夹过一片里脊肉尝了尝,浓郁的酱香味儿入口,不腻但是很解馋,如果不用橄榄油而用普通的猪油来烹制的话,可能味道会更纯正一些。

“还不错。”顾洋轻描淡写地夸了一句。

顾海吃东西很豪放,典型的北方爷们儿,每一口都是实实在在的。反观顾洋,吃东西慢条斯理的,好像总是一副没食欲的样子,可能是常年吃西餐养成的习惯。

顾海在一旁看着费劲,他这都快吃完了,那边还没动几筷子呢,于是直接把顾洋的碗抽了过来,给他夹了很多菜,又把碗推了回去,示意顾洋都吃了。

顾洋淡淡地瞥了顾海一眼,开始对他的居心表示怀疑,“今儿怎么有心情下厨了?”

“不是你说的么?日子总要过的,我不能一天到晚吃那些又甜又腻的东西吧。”顾海终于露出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再说了,你不是还没尝过我的手艺么?这顿饭是专门给你做的,我看你这程子也够累的,特意慰劳慰劳你。”

顾洋审视的目光在顾海的脸上游离了一阵,幽幽一笑,“贿赂我也没用,手机是不会借给你用的。”

顾海先是一愣,而后满不在乎地笑笑,“你把你弟想成什么人了?你整天都不在家,我要真想打电话,什么时候溜出去不能打啊?还用的着骗你的手机用么?”

顾洋口气里透着浓重的强调之意,“最好如此。”

吃完饭,两个人照例走进工作室,闷头做着自个的事情。顾海一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观察顾洋一一下,期间顾洋不停地揉太阳穴,打哈欠,倦怠不已。

“你要是累就先去睡吧。”顾海敲了敲顾洋那边的桌面。

顾洋强撑着睁开眼,端起旁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懒懒应道:“没事。”

半个小时之后,顾洋彻底不省人事了。

顾海奸计得逞,手拍了拍顾洋的脸颊,见他没反应,乐呵呵地说:“借不借,不是你说了算的哼着小调,潜入顾洋的卧室,很快翻出了他所谓的专用手机。查看了一下他这几天的通话记录,竟然发现了白洛因的号码。

因子来过电话?

草!!这个混蛋,竟然都没告诉我!

顾海气得眼冒火星,恨不得趁着顾洋昏睡的期间狂揍他一顿。心里这个翻腾啊,因子他肯定担心我,他肯定想我了,他肯定没我不行……

顾海臆测了种种可能,心中顿时百感交集,拿着手机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颤动,他马上就要和他朝思暮想的媳妇儿进行一周以来的第一次通话了……

此时此刻,北京正值上午九点钟,太阳高高挂起,又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

白洛因依旧匍匐在课桌上,无神的目光盯着桌角的上的一颗冒出来的钉子。

手机在书包里震动着。

白洛因悄无声息地摸出来,看了看号码,发现是顾洋,心里一紧,赶忙接了电话。

“喂?”白洛因尽量压低声音。

听到白洛因的声音,顾海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意,不容易啊!一个礼拜了,总算是让我逮一口你的呼吸了。

一直没听到回应,白洛因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声音有些不稳地问:“是……顾海么?”

顾海眼泪差点儿没飙出来。

这会儿正赶课堂讨论时间,老师出去了,班里很乱,正好给白洛因接电话创造了契机。

“你在那边还好吧?”

顾海语气渐渐恢复了正常,“还成,就是有点儿累。”

一听顾海说累,白洛因心里一阵抽痛,就他那副钢筋铁骨,怎么折腾都生龙活虎的,要是能让他喊累,就指不定累成什么德行了!

“他是你哥,你帮他理所应当的,累点儿也忍忍吧,挺过这段日子就好了。”

“你都不心疼我?”顾大少那边委屈了。

白洛因难得松了松口,“我心疼你也没辙啊,我也没法过去帮你。”

“累点儿倒是能忍,就是想你忍不了。”

白洛因深有同感,就是没顾大少这副表达能力。

“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海那边沉默了半晌,淡淡说道:“快了,手里的东西快整理完了,过两天再见一个人,就能回家抱着你睡觉了。”

白洛因抬起眼皮朝门口瞟了一眼,老师还没进来。

“你怎么样?”顾海又问。

“我挺好的。”白洛因说。

“别这么敷衍我,具体说说,这几天都在哪吃的?都吃什么了?在哪睡的,和谁一起睡的?每天睡几个小时,睡得好不好?有没有踹被子?有没有感冒着凉一类的……”

白洛因顿时软倒在课桌上,“你一下问我那么多,让我怎么回答啊?”

顾海此时此刻躺在床上,开着空调,盖着被子,打着电话,目露惬意之色。孤寂了这么多日子,难免有点儿心痒难耐,这会儿又躺在被窝里,不偷偷摸摸做点儿坏事都对不起自个!

“你就说这几天搞事儿没?搞了几次?每次都在什么时候?都是怎么弄的?”顾海开始营造邪恶的气氛。

白洛因募的一僵,目光环视四周,同学们都在热烈讨论着题目,这会儿聊这个也不是时候啊!!!

“怎么不说了?”顾海非要问,“玩了不少次吧?”

“一次都没有。”白洛因小声回应。

顾海哼笑一声,“少来,一次都没有?我才不信呢。你要真一次都没有,干嘛不大点儿声说?干嘛那么没底气?”

白洛因真想大吼一通,尼玛我这上课呢!难不成我要站到讲台上,对着全面同学大声宣誓:我白洛因这一个礼拜绝对没有打手枪么?

顾海不管那个,还在那边自顾自地发情,“宝贝儿,我好想你啊,小海子也好想你啊,咱俩电话做爱吧。”

白洛因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亲,我这上课呢。”

顾海解裤子的手顿了顿,恍然大悟般的说:“我把时差给忘了,你那边不会是白天吧?”

“不然呢?”白洛因耐心告之,“现在是上午第二节课。”

顾海不说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开口,“我不管,我好不容易把手机骗过来了,下次再通话还不知道是啥时候呢。”

“你怎么骗过来的?”白洛因挺好奇。

说起这事,顾海一脸得意,“我今儿给他做了一顿饭,饭里下了药,他这会儿睡得香着呢。”

“你……”

白洛因无语了,摊上这么个弟弟可真倒霉。

“因子,我家小海子已经站起来了,你能想象到它现在是什么模样吧?对,你肯定能想象得到,它每次都把你弄得那么爽,你怎么能忘了它什么样呢……”

白洛因险些崩溃了,挂电话不舍得,要是任他这么胡说,那还了得,现在可是上课呢啊!!…

“顾海,你听我说……”

“你说吧,说你的后面是怎么想我的……”顾海刻意发出煽情的闷哼声,“来,让我舔舔小因子,想我了吧?嗯?”

白洛因,“……”

“我从下面开始舔,味道真好,一直舔到GUI头,你可真骚,这么快就湿了……我再整个含住,吞下去,慢慢地吐出来,再吞下去……爽不爽?宝贝儿,你告诉我,爽不爽?”

白洛因闭着眼睛硬生生地忍着,你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当没听见。

“稍等片刻……”顾海突然打住。

白洛因暂时松了一口气。

过一会儿,这厮把视频打开了,给他的某个位置来了个大特写,“宝贝儿,你快看,它都胀得快攥不住了,你就让我插进去吧……”

白洛因目露惊色,正巧这会儿尤其转过头来,“因子,把这道题给我看看。”

白洛因手一抖,手机差点儿掉到课桌上。

“怎么了?”尤其问,“你脸色有点儿不对劲。”

白洛因赶紧把手机藏到兜口里,把小因子藏在校服褂子底下,顶着一张无敌大窘脸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