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65节 来一顿家暴宴!

第165节 来一顿家暴宴!

运动会开幕式过后,宣布比赛的枪声在跑道上响起。

第一项就是一百米预赛,顾海填报了这个项目,而且被分在第三组。所以开幕式过后,顾海直接去检录了,白洛因和其他同学一起坐在看台上观看。白洛因手里拿着一台照相机,打算一会儿给顾海拍照,结果一扭头,看到尤其穿着一身运动装,英气逼人、魅力四射的,赶紧咔嚓了一张。

尤其听到动静,和旁边的同学挪换了一下位置,坐到白洛因身边。

“你的比赛项目是哪天?”

“明天和后天。”尤其淡淡回道。

白洛因一边看着照片,一边随口问:“准备得怎么样了?”

尤其实话实说,“和没准备一样。”

白洛因刚要开口,一百米预赛的前五组选手已经陆续入场了,想说什么突然就忘记了。目光在队伍里搜寻了好久,终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松了口气的感觉。然后拿起照相机,镜头追随着顾海,就在顾海扬起头朝他笑的那一瞬间,迅速按动快门。

一个阳光的小伙子在操场上定格了。

白洛因放下相机,往回查看了一下,忍不住笑道:“真傻。”

尤其发现,白洛因在说傻这个字的时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从他的唇齿间溢出。从顾海出现,到白洛因拿起相机拍照,再到相片定型,一个看似平凡的过程,因为白洛因的一个笑容变得如此不平凡。

罗晓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坐在白洛因和尤其的下面。

“老师。”白洛因唤了一声。

罗晓瑜回眸一笑,白洛因用相机捕捉到了这个惊艳的瞬间。

比赛开始了,第一组选手已经准备就绪,发令枪一响,一排人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个个爆发力惊人。看台上响起一阵阵的加油喝彩声,白洛因的目光很专注,甚至带着排查和审度,他不仅仅是看热闹的,还要暗暗记下那些可能对顾海拿冠军造成威胁的人。

第一组很快跑完了,第二组在做着准备,刚才安静片刻的观众群这会儿又热闹起来。

不知道是谁开了个玩笑,班上立刻想起一阵起哄和口哨声。

白洛因没听清,只听到“巧克力”三个字。

尤其朝身后的一个男生打听了一句,“他们笑什么呢?”

那个男生乐呵呵地说:“咱们班主任太偏心眼了,那么多运动员参赛,她就送了顾海一块巧克力。”

白洛因举起相机的手突然在那一刻放下了。

“老师,您偏心眼,您凭什么只给顾海一个人?”一个胆大的男生站起来叫嚣。

相比以往的暴脾气,今天的罗晓瑜显得异常的温柔,不仅没用那双桃花眼瞪人,甚至连一句反驳都没有。就那么轻松自在地笑着,笑容里透着几分羞赧,如花的脸蛋儿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难得看到罗晓瑜这么平易近人,很多同学争着要和她合影,班里一片欢乐的气氛。

白洛因停顿了几秒钟,手里的相机又举了起来。

第三组选手出场了。

罗晓瑜开始整顿纪律,“都别闹了,安静下来,顾海要开始跑了。”

口令声一响,所有比赛选手都蹲了下来,顾海是最后一个,蹲下之后还朝白洛因露齿一笑。白洛因真想骂他一句,尽管这个笑容很大程度地安抚了白洛因的情绪。白洛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他自己比赛的时候都没这种感觉,明明在赛前给他测算了速度,根本不是那些同学可以匹敌的,可还是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果然,顾海起跑比别人慢了半拍。

白洛因心里一紧,十米过后才慢慢放松下来,班里的同学开始加油呐喊,罗晓瑜也是异常激动,扯着喉咙给顾海加油。五十米过后,优势太明显了,呐喊直接变成欢呼了。

撞线过后,白洛因看了一下手里的秒表,不知不觉竟然让他给攥模糊了。

速度比平时慢了将近半秒,可能是起跑慢了,也可能是中途减速了。不过这个速度还是列在了小组第一,轻松打破了校园最好记录,直接给27班先加了20分。

顾海回到班级队伍里,又是一阵叫好声,尽管很想黏糊到白洛因身边,可是出于礼貌还是先和罗晓瑜打了声招呼。

罗晓瑜拉着顾海的手,一个劲地夸赞,“表现真不错。”

周遭男生一脸艳羡的目光。

“合影!合影!……”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班里又开始起哄,纷纷要求罗晓瑜和顾海来张合影。

这个任务由谁来执行?那还用说么?身后就坐着一个拿相机的。

“给我拍帅点儿啊!”顾海朝白洛因说。

白洛因暗中咬牙,给你丫拍就不错了,还尼玛这么多事!

顾海把手搭在罗晓瑜的肩膀上,脸上带着阳光明朗的笑容,配上旁边那张绝美的脸蛋,真看不出是师生配,倒像是一对情侣。

白洛因刚把相机放下,罗晓瑜示意白洛因再来一张,这次她把手揪在顾海的耳朵上,脸上露出恩师训诫学生的调皮表情,顾海也很配合地来了个言听计从的乖顺模样。

在别人眼里真登对啊,在白洛因眼里真欠抽啊!

整整一个上午,接二连三地比了很多项目,班里的同学也参加了不少,除了顾海之外也有排在小组第一的,可白洛因再也没见过罗晓瑜像刚才那样激动地大喊大叫,也没见她再主动要求与谁合影。

下午比赛项目一结束,学校就宣布提前放学了。

回家的路上正好经过一个商场,顾海停住了脚步,朝白洛因说:“要不咱们进去看看鞋,明天你不是要比赛了么?买双好点儿的跑鞋吧。”

白洛因气结,“不是前天买的么?”

“买了么?”顾海一副惊讶的表情,“我怎么没看见你穿啊!”

“不是你说让我留到比赛那天再穿么?”

说着,拽了顾海一把,示意他赶紧走。

顾海就属于那种路过商场,不买点儿东西心里不舒坦的主儿,白洛因拽了半天都没拽动,顾海还是坚持再买一双。

“诶,你觉得第二个橱窗摆着的那双黄色的怎么样?我觉得特适合你穿。”

白洛因回头看了一眼,又是新款上市,又是一个超限量系列的,又尼玛标价三千多!

“适合不合适也跟你没关系,你给我走!”

白洛因又开始拖拽顾海。

顾海像是一匹犟驴子,怎么拖都拖不走,最后还是冲进去买了一双。提着出来的时候满面红光、喜气洋洋的,压根不像是刚掏过钱的,倒像是刚中彩票的。

白洛因有点儿发愁,怎么治治他这个瞎花钱的毛病呢?

“用不用再买身运动服?……”

“你—够—了!”白洛因顿时火大,“有你这么糟践钱的么?”

“怎么能叫糟践呢?咱买的也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啊,我把钱花在衣食住行的方面有错么?钱堆在手里不花留着干嘛?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不会花钱的人就不会赚钱,只有消费才能促进生产,有压力才有动力啊!”

“我只看见你消费了,也没看见你生产啊?”

“我怎么没生产?”顾海凑到白洛因耳边,玩味地说:“我不是每天都源源不断地生产出‘牛奶’来喂养你么?”

白洛因狠狠的给了顾海一脚。

等顾海重新走回白洛因身边的时候,白洛因忍不住打听了一句,“你爸现在是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零花钱?”

顾海点点头,“是啊,不然我敢这么花么?”

“那好,以后你把钱交给我,我来替你保管。”

“成,从下个月开始。”

白洛因微敛双目,“为什么要从下个月开始?这个月还没给你么?”

“给了。”顾海略显得没有底气。

白洛因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钱呢?”

“……花没了。”

“今儿刚几号啊,你就给花没了?”白洛因暴怒,“你都干什么了?花了那么多钱!!”

“昨晚上买东西用的。”

白洛因死皱着眉毛,“你昨天什么时候买过东西?我一直在你身边,我怎么不知道?”

顾海的嘴角扯动两下,声音平静。

“昨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我把你购物车里的东西都给结算了。”

白洛因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他有多久没有登录那个账号他都记不得了。从他了解网上购物开始,就习惯性地把喜欢的东西存到购物车里,想着等哪天有了网银就一样一样地买下来。这一存就存了几年,很多东西已经从喜欢变成不喜欢了,但是他也懒得去删,想着哪天就一次性清空了,结果……

白洛因揪扯着顾海的脖领子,神情悲恸,“你可真是我的活祖宗!”

“头一次干这么浪漫的事。”

说完,顾海还用手把脸捂住了,一副欠抽的羞涩做作样儿。

白洛因瞟了顾海一眼,都尼玛想哭了。

晚上洗完澡,两个人照例早早地躺到床上休息,白洛因看杂志,顾海玩手机。白洛因翻了一页,顺带着瞥了顾海一眼,顾海正在用拇指飞快地敲击着手机键盘。

“你在干嘛?”白洛因凑了过去。

顾海给白洛因看了一眼,“聊天呢。”

白洛因记得顾海很少和别人聊天,登陆聊天工具也只是查看一下留言,今儿怎么这么好兴致?

“和谁聊呢?”白洛因随口问了句。

顾海的拇指停顿片刻,“班主任,罗晓瑜。”

白洛因直接把顾海的手机抢了过来,看了一眼罗晓瑜的聊天账号,然后丢给顾海。

顾海乐呵呵的,“她主动加的我,正和我聊你呢,说你是她带过的学生里面最聪明的一个。”

白洛因压根没听顾海在说什么,直接拿起自己的手机,登陆聊天工具,向罗晓瑜发出好友请求,验证信息就是自个的名字,过了很久都没得到回复。那边的聊天还在继续,可见罗晓瑜就在线呢,白洛因不信这个邪,又发了一次,这次直接遭到了拒绝。

他早就听说过,罗晓瑜从不公布自己的聊天账号,也从不加任何一个学生。

白洛因又把顾海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通讯录,查看罗晓瑜的电话号码,再对照一下自个记录的,果然是两个不同的号码。

怪不得每次他请假都打不通,顾海一请假就能打通!

白洛因的眼前突然就浮现了上午拍的那两张照片,一张勾肩搭背的,一张揪耳朵的。

“怎么了?”顾海问。

白洛因突然侧过头,定定地看了顾海几秒钟,然后把手伸了过去。

“嗷!!……”

顾海的那只耳朵,被白洛因从床头揪到床尾,从床上揪到床下,顾海嚎叫、躲避、挣扎均无果。白洛因拎着顾海的那只耳朵,拖着他在屋子里整整转了一圈,后又将他搭在别人肩膀上的胳膊抡起来一顿拳头大餐,直到顾海那条胳膊全麻了,脸皱成一朵野菊花,白洛因才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