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61节 我怎么不行了?

第161节 我怎么不行了?

“齐活儿!顾海,过来取车。”

顾海直接开车走人了,等都没等白洛因。

白洛因的车紧随其后,等他调转车头开到马路上的时候,顾海的车都没影了。前边堵了一溜车,又赶上红灯,几乎是寸步难行。白洛因胳膊肘支着车窗边,从最近的车一直往前数,数了半天都没看到和自己一样的车。

草,堵得这么严重,他丫是怎么开走的?

顾海已经三公里开外了,具体是怎么闯红灯、钻空子、超车的,他自个都记不清了,只听见车里的警报器一直在响。眼睛扫一眼后视镜,自己的脸跟黑锅底儿似的,心里比黑锅底儿还黑,方向盘的皮套都让他给坏了。

想不开啊,怎么想都想不开,明知道白洛因不是那种人,可还是想不开。

白洛因在后面一直提速都提不起来,心里也挺烦的,堵车烦,被误会更烦。没见过这么小心眼儿的人了,都和他解释了,丫的还给我甩脸子!也不用你那臭脚丫子想一想,我要真打算调戏一个妞儿,挑个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不好啊?非得在大街上,在你眼皮底下?

过了一会儿,堵车没那么严重了,心情顺畅了一点儿,白洛因又开始换位思考。

其实这事也不能赖顾海,人家在里面乖乖等你,你非得整这么一出儿,还做得那么明显,不是存心让人误会么?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这个人,没醋可吃的时候还得整几口酸梅汤呢,真要是让他逮着醋,不把自个酸死都不解馋!

杨猛也是,没事穿什么女装啊?穿就穿吧,还非得往我面前凑,凑就凑吧,还换回男装了,换就换吧,还尼玛不让我说!还有尤其,你整什么幺蛾子啊?不喜欢人家就直说呗,还非得找人演戏,演戏就演戏吧,还非得找个男的,找个男的就找个男的吧,还非得找杨猛,找杨猛就找杨猛吧,还非得让我撞见……

绕来绕去,白洛因成功地将自个和顾海择出来了,把错误都归结到了别人头上。

这么一想,心里舒坦多了,也不着急追顾海的车了,瞧见路边有个熟食店,进去买了四个猪蹄儿。前两天顾海一直嘟哝着想吃猪蹄儿,结果每次放学回来都卖没了,今儿是周末,正好可以拿回去改善。

顾海的车开到半路,看到一家糖炒栗子店,心一狠踩油门开过去了。结果没开几米又来了个急刹车,车身一阵摇晃,顾海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车。

这可是他家宝贝儿最好的一口。

气可以生,人不能不宠!

“老板,给我幺三斤。”

顾海等着的一会儿工夫,又瞧见旁边有一家报刊亭,提着买好的栗子走过去,问老板:“《Detal》5月刊出了么?”

老板点头,递给顾海。

这也是白洛因喜欢的一本杂志,顾海一每个月都给他买,一刊都不落下。

“便宜你了!”

顾海心里冷哼一声,提着东西上了车。

白洛因回到家直奔厨房,把买回来的猪蹄儿和一些别的熟食放进柜橱里,又打开冰箱看了看,好像没有大饼、馒头一类的,看来今儿应该吃米饭了。他主动淘米煮饭,平时这些活儿都是顾海干的,今儿都这个点了,那主儿还没进厨房,可见准备撂挑子不干了。

气性还不小……白洛因心里嘀咕了一句,你不煮我煮,煮熟了爱吃不吃!

白洛因刚把米淘好,正准备放水,顾海就进来了。

“不用你,拿来吧。”面无表情地朝白洛因伸过手。

白洛因没递给他,直说,“我来煮吧。”

“你煮的饭太软了,根本没法吃,和粥一样。”

顾海直接抢了过来。

白洛因冷哼一声,“你煮的饭也不怎么样啊,每次都特硬,吃着硌牙,咽下去硌胃,消化了硌肚子,拉出来硌肠子。”

这一大串话把顾海给激的,那张脸就像尿毒症晚期似的。

“不爱吃别吃!”顾海推了白洛因一把,“一边待着去!”

厨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切……闹着玩都听不出来?没劲!

白洛因走到客厅,刚一坐下,就看到茶几上摆了一盘子剥好的栗子仁,面色顿时一喜,赶紧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又顺手抄起沙发扶手上的一本杂志,正好是自己想看的,于是一边吃一边看,小日子过得挺美。

顾海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白洛因坐在沙发上那副享受的模样,脸色更难看了。明明是他给剥的栗子仁,他给买的杂志,他非要疼着惯着……结果看到这副场景,他心里反倒不舒服了。

“我让你吃了么?让你看了么?”顾海冷着脸。

白洛因就回了他仨字,“我乐意。”

顾海心里的火苗蹭蹭的往上冒,结果把自己烧得焦黑的,都没舍得发作一下。顾海不觉得自个窝囊,在处理恋人感情问题上,他始终秉承着一个原则,能让着就让着,能忍着就忍着,勇于承受的才是真爷们儿。

于是,悲壮的身躯再一次闪进了厨房。

吃饭的时候,顾海一直沉着脸不说话,气氛憋得白洛因有些难受,他好几次想开口,结果都被顾海那紧紧挤在一起的两道剑眉给噎回去了。

白洛因拿过一个猪蹄儿,把蹄尖儿掰下来放到顾海的碗里,这个部位最好吃。

顾海心里略有几分小得意,果然以德治人是有效的,这不,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主动示好了。顾海继续保持漠然的态度,没说话也没笑,好像理所应当的,吃完了连句感想都没有。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白洛因问顾海:“要不要去健身?”

顾海没搭理他。

白洛因只好自己去了健身室,一边跑步一边等,等着顾海进来。结果一直到他大汗淋漓地从跑步机上下来,顾海也没露个面。

白洛因擦了擦汗走出去,在每个房间里转了转,最后发现顾海站在阳台上。

白洛因径直地走了过去,在顾海的背后站了一会儿,顾海感觉到了,却没回头。白洛因的手臂很自然的搭到顾海的肩膀上,下巴铬在他的肩头,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

“有点儿冷啊。”白洛因开口说。

明摆着大瞎话!脸上还冒着汗珠子呢,愣说自个冷!可这种谎言顾海爱听啊,尤其当白洛因的手玩弄着他领口上的扣子,嘴里的热气呼呼灌进他耳朵里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冒气泡了。

顾海拽住白洛因的一条手臂,用烟头去烫他的皮肤,当然不是真烫,白洛因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胳膊上的两根汗毛短了一小截,不疼倒是有点儿痒。

顾海终于转过身,眼前是一张英俊的面孔,眼神中带着几分慵懒,汗浸的刘海带着魅惑的湿意,运动过后的皮肤泛着健康的光泽。

终究没忍住,大手按住他的脑门,将他抵到了墙角。

“想女人了?”

白洛因知道这货开口就不是好话,好在有了心理准备,不至于气得跳楼。

“我都说了那是杨猛。”

“甭管他是谁,甭管他是男是女,你是不是调戏人家来着?”

“算是吧。”白洛因勉强承认。

顾海一把攥住小因子,冷魅的视线迫视着他,“我满足不了你么?”

这话从顾海的嘴里问出来怎么这么欠揍呢?白洛因真想给他两个大耳刮子,让他适可而止,谦虚这两个字真的不适合放在顾海的床底表现上,尽管白洛因不想承认。

还在想着,下面凉了,白洛因一低头傻眼了。

“草,这是阳台,露天的,你疯了么?”

顾海把白洛因翻过来抵在墙上,掏出自己的家伙,阴测测地笑了两声。

“我就是要让老天爷给我评评理,我怎么就不行了?”

白洛因怒嚎,“顾海,你丫要敢来真的,我把你从十八楼踹下去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