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57节 萌哥哥萌弟弟

第157节 萌哥哥萌弟弟

白汉旗走后,顾海钻到了白洛因的被窝里,继续用手给他捂脚,白洛因起初还挣巴了一下,后来觉得脚心暖和起来,整个人都舒服了,也就没再和顾海过不去。

“吃点儿东西吧,通天说你吃的东西都吐了。”顾海起身要往外走。

白洛因拽住了他,“甭去拿了,我不饿,我现在还有点儿恶心呢。”

“那就喝点儿粥。”

“不想喝。”

顾海无奈地看了白洛因一眼,还是走了出去。

孟通天就站在外面耍棍子,看到顾海出来,小脸乐成了一朵花,抱住顾海的大说:“顾海哥哥,你今晚上不走了?”

“不走了。”顾海也乐呵呵地瞧着他。

孟通天歪着小脑袋,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你要睡在我的屋么?”

顾海起初一愣,后来才想起来,白洛因的那间屋子已经归孟通天了。

“是啊,就睡在那个屋。”

“那咱仨就可以睡在一起啦!”孟通天激动地在顾海周围绕圈跑。

“呃……”顾海拽住了孟通天,好脾气地对他说:“通天,今儿你和你妈睡在一起吧。那张床太窄了,我怕装不下咱们仨人。”

“没事,我只要这么窄的一小块地方就够了。”孟通天还比划了一下。

顾海轻咳了两声,一脸为难的表情看着孟通天,“你白哥哥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仨人睡在一起肯定休息不好。”

“谁说的?”孟通天目露精光,“白哥哥发烧了,我妈说了,发烧就得多出汗,只有挤在一起睡才能出汗。”

顾海扶额,又往里屋瞅了瞅,拍着孟通天的小脑瓜说:“我先去厨房弄点儿东西吃,这事儿回头再商量。”

孟通天美滋滋地点点头,“好的好的。”然后就跑开了。

商量?顾海冷哼一声,回屋我就把门锁上!

熬了一碗粥端了过去,结果不掀门帘不要紧,一掀开差点儿把手里的粥碗扔到地上,孟通天就躺在他之前待的那地儿,搂着白洛因的一条胳膊,呼呼睡得正香。顾海忍不住磨牙,你丫的动作倒是快!

顾海先把粥碗放下,二话不说抱起孟通天就往外走,期间孟通天还撒夜症了,小腿蹬了一下,扁扁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正巧邹婶过来找孟通天,看见顾海抱着他,忍不住一乐,“这孩子就喜欢往你身边凑,天天盼着你来。”

顾海小心翼翼地把孟通天递到了邹婶的手里,心里松了口气,回屋一瞧,白洛因自己端起粥碗正要喝。

“我来吧。”顾海抢了过去。

白洛因也没拒绝,就那么顺着他。

顾海舀起一勺粥,放到嘴边吹了吹,又用舌尖试了一下,感觉温度差不多了,才往白洛因嘴边送。

白洛因乖乖地张嘴吃了。

想到白洛因整整饿了两天,顾海这叫一个心疼啊,忍不住又开始念叨了,“你说你也挺精的一个人啊!当时怎么就不会变通变通呢?你没带手机啊?他们不让你出去,你就不能找个人在外面给你扔些面包、火腿肠的进去啊?”

“要那样的话,估摸着你现在都瞅不见我。”

顾海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都晚了,饿都饿完了,说什么都补不回来了。

“等一下。”白洛因突然用手拦住了顾海递过来的勺子。

顾海面色一紧,忙问道:“怎么了?”

白洛因用手捂着胃部,一副难受的表情,嘴唇一张一合的,看样子又想吐。他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下地,要吐也得去外边吐。

“别出去了,吐我手上吧。”顾海伸出手。

白洛因瞅了他一眼,“你恶不恶心啊?”

“我不嫌你脏。”顾海很认真地看着白洛因。

白洛因瞅着顾海那个宽大光滑的手掌心,和上面清晰的掌纹,哪舍得真往上面吐啊!于是身体后仰,脖子上扬,痛苦地忍受着,心里祈祷着那些粥能老老实实在胃里待着,别再往上涌了。

正暗自运着气,突然感觉胃上有一股力道正在缓慢地向下按摩推送着,白洛因低垂着目光,再一次看到了顾海的手。

“舒服点儿了么?”顾海问。

白洛因诚实地点点头。

看到白洛因的目光跟着自己手的动作一上一下的,睫毛簌簌地煽动着,虽然不长但是很密很黑,耳朵边上还有一缕被压弯了的头发,静静地贴在那,就像它的主人此刻这样乖顺,让顾海越看越爱。

“再喝几口?”顾海问。

“成。”这次白洛因应得很痛快。

顾海一边喂一边乐。

白洛因纳闷了,“我吃粥你乐什么啊?”

“看你吃粥好玩。”

白洛因一脸黑线,吃个粥有什么好玩的?这人脑子进屁了?

大概吃得有点儿猛,白洛因又觉得胃口有些难受,顾海的手很快又伸过来救援。就这么吃一会儿,顺一会儿,这一碗粥总算成功进了肚子。

“还难受么?”顾海问。

“有一点儿。”

顾海很有耐心地揉着,从胸口一直到小腹,轻柔缓慢地下移,有时候用指腹,有时候用手心,胃口周围暖和许多,白洛因舒服得眯起眼睛,昏昏欲睡之际,突然感觉一阵酥痒,瞬间睁开了眼睛。

结果发现顾海的手已经揉偏了,从胸口正中央挪到左边某个小小的凸起处了。

“你丫摸哪呢?”白洛因恼了。

顾海笑着捏了白洛因的脸颊一下,“我就碰一下而已,至于这么敏感么?”

你哪是碰一下啊?你他妈跟这揉多长时间了?白洛因没好意思骂出口。

结果,顾海反而腆着脸问:“你想了?”

白洛因一巴掌抽在顾海的脑门上,“我想你大爷!”

“你哪能想我大爷啊?你是我一个人的,只能给我操。”

说罢脑袋下移,嘴巴含住白洛因胸口左边的小小凸起,右手捏住另一边,这边吸一口,那边捏一下,两头夹击,吃得有滋有味的……

白洛因拿受得了这种撩拨啊,当即翘起一条腿,膝盖顶在了顾海的胯下。

顾海在白洛因的胸口磨蹭了一阵之后却没有下移,直接把白洛因的被子掖好,紧紧搂着他。

“好了,你大病出愈,身体太虚,我就不折腾你了。”

白洛因幽深的眸子里带着魅惑的恼恨,“你这会儿再说这话还有劲么?”

顾海厚着脸皮给自个解释,“我家老二不是太想你了么?”

说罢自个把手伸到身下,肆无忌惮地讨好着小海子,白洛因完全被晒在一旁,听着顾海粗重的喘息声,看着他煽情而享受的表情,一个人在旁边心痒痒。

顾海一每一声喘息似乎都在说,“你求我啊,和我撒娇啊,我立马伺候你。”

白洛因转过身,心里冷哼一声,我自个没长手啊?我不会弄啊?

顾海听着旁边的动静,嘴边溢出一抹坏笑,下巴硌到了白洛因的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白洛因下边看。

“撸得挺带劲儿啊?要不我帮帮你?”

白洛因臊的耳朵发红,僵着脖子说:“用不着。”

顾海的舌头在白洛因的腿根处舔了舔,一路舔到底部,再绕过去,换到另一条腿。

白洛因不自觉地挺了挺腰。

顾海戏谑道:“不用还往我嘴边送?”

到了这份上,白洛因也没什么好羞赧的了,直接按住顾海的头往下送,很快就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迷糊了。

碍于在白洛因家里,又没有润滑油,顾海也只能点到为止,完事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吻了很久,谁都不愿意先离开对方的唇。

“因子,你给我查找出来的那些东西我都仔仔细细看了,也想通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在我妈的事上纠结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骂你是因为我心疼你,你别生我气好么?”

“我要是真生你气了,你还能躺在这么?”白洛因懒懒地摆弄着顾海额前的几缕碎发,“其实当时也没生气,就是挺失望的,以为你怎么着也得表扬我一下。”

“你的出发点和办事能力都挺值得表扬的,但是方式不可取,在这里提出批评。以后不许在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了,不论是为谁,都不能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再发现一次,绝不轻饶,听见没有?”

白洛因不吭声。

顾海揪起白洛因的一只耳朵,再一次质问:“听见没?”

白洛因睁开眼睛,懒懒地回了句,“听见了。”

顾海满意地朝白洛因的嘴上亲了一口,柔声说道:“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