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48节 我全部的幸福

第148节 我全部的幸福

路上,顾海问白洛因:“想吃点儿什么?”

白洛因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直接说:“随便吧!”

“想不想吃面条?”

白洛因神情一窘,眉间拧起一个十字结。

“我说,咱能不能换一样?从我搬到你这来,十天有九天都在吃面条。”

顾海的手在方向盘上敲着节奏,颇有兴致地说:“这次不一样,以前咱们都是买现成的面条回来煮,这次是我亲手和面亲手擀。”

白洛因痛苦地闭上眼睛,好久才睁开。

“要不咱们还是买现成的吧?”

顾海非要坚持,白洛因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早知道这样,刚才顾海问他想吃什么的时候,就应该给个明确的答案,我想吃什么什么,彻底断了他造孽的路。

两个人回到家,正好到了午饭时间,闻到别人家里飘出来的饭香味儿,白洛因真不想进家门儿。

顾海兴冲冲地进了厨房。

白洛因坐在客厅里玩电脑,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听得白洛因一阵阵胆寒。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厨房瞅两眼,生怕顾海一不小心把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了。

“因子!”

听到顾海叫自己,白洛因赶紧把电脑放下,朝厨房走去。

门是关着的,白洛因推开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水池、案板、煤气灶、碗橱……到处都是白面,顾海的衣服上、鞋上、脖子上、脸上……全都沾着面,唯独面盆里没有面。

“你……找我干啥?”白洛因讷讷地看着顾海。

顾海晃了晃两只被面包裹的大手,乐呵呵地说:“我就想让你看看,我把面活上了。”

白洛因,“……”

等到白洛因再进厨房的时候,顾海已经开始煮面条了,白洛因看了看面板上剩下的面条,不由得一惊。虽然有点儿粗,可真的是一根根的,眼中露出几分惊喜之色。哇塞,真的是面条!不是面糊、不是面疙瘩、不是面团……它真的是面条!

白洛因拿起一根,断了。

顾海冷声训道:“瞎动什么?有你那么拿面条的么?”

“拿面条还有讲究啊?”白洛因不服,“我看邹婶每次都是随便拿的,也没断啊!”

顾海虎目威瞪,“在你这种外行人眼里,邹婶的面条是随便拿的,只有我们这种内行人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儿!瞧见没?面条得这么拿。”

说着将不到一掌长的面条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往锅里放,结果这头进去了,另一头还捏在手里,拢共不到二十公分长的面条,还从中间断了一截。

顾海的脸有点儿挂不住了。

白洛因拍拍他的肩膀,“我啥也没看见。”

说完走了出去,顾海在后面喊了声,“你回来,我刚才没演示好。”

楼下那家的饭真香啊,关窗户的一瞬间,白洛因差点儿就跳楼了。

又过了十分钟,估摸着差不多了,白洛因敲了敲厨房的门。

“好了没?”

顾海在里面疯狂地咳嗽,根本没听见敲门声。

白洛因自己把门推开了,里面浓烟滚滚,顾海腾云驾雾,站在煤气灶前,手端着炒锅,挥舞这大勺,锅底的火连成一片,把顾海衣服的前襟都给点着了。

“你要干嘛啊?”白洛因被烟熏得直咳嗽。

顾海恍若未闻,动作豪迈地炒着一锅黑乎乎的东西。

难不成炸酱呢?白洛因一边想着一边找面条,找了半天都没发现,最后在一个小盆里发现了满满一盆面疙瘩,有大有小,大的拇指来长,小的指甲盖那么大。

不用说,这肯定是顾海煮出来的面条。

“我改变主意了!”顾海兴冲冲地瞅了白洛因一眼。

白洛因发现他整张脸黑黝黝的,眉毛还少了一小块。

“你不是吃面条吃腻了么?我决定了,今儿咱不吃面条了,改吃炒疙瘩!”

白洛因,“……”

半夜,白洛因醒过来,看到顾海靠在床头抽烟,冷峻的侧脸被灯光打出一层幽深的光圈,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屁股,不知道他醒来多久了,白洛因记得清清楚楚,他是和自己一起睡下的,睡之前还一脸流氓的笑容。

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

感觉到旁边的动静,顾海掐灭了烟头,侧头朝白洛因看去。

“醒了?”

“你一直没睡?”

顾海淡淡说道:“没有,刚醒没一会儿。”

白洛因也坐了起来,伸手朝顾海示意,“给我一根。”

“甭抽了,抽完睡不着觉。”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那你还抽?”

“我有瘾。”

白洛因没听顾海的话,上半身从顾海身上跨过去,撅着屁股去拿床头柜上的烟。顾海趁机在白洛因的屁股上色了一把,白洛因也没在意,拿过烟之后点上,一口雾气从嘴边吹散。

“想什么呢?”白洛因问。

顾海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不正经的笑容。

“你说那面条怎么会煮碎了呢?”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大晚上不睡觉就想这个?”

顾海没说话,屋子里陷入片刻的宁静。

一颗烟快抽完了,白洛因才开口问道:“你是在想你妈么?”

顾海眸子里流转的波光在那一刻悄然停滞,像是一片朦胧的水雾突然间结了冰,连四周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

白洛因掐灭烟头,淡淡说道:“我发现了,你真正难受的时候都自个忍着,等不难受了,倒上我这装可怜来。”

顾海僵着身体没动。

白洛因的手臂伸过去,想把顾海揽过来,顾海的身体叫着劲儿,根本挪不动。最后白洛因自己微微侧过身,主动朝顾海的薄唇吻了上去,丝丝凉意渗入唇齿间,白洛因知道顾海已经独自一人坐了很久很久。他把顾海死死搂住,用薄唇给他传递热量,直到顾海的身体渐渐松弛,肯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白洛因揪着的一颗心才渐渐恢复原状。

屋子里的灯灭了,他们赤裸相拥。

很久之后,白洛因才把手伸到顾海的头发上,略显生涩地抚摸着,难得的温柔。

“我不知道该和你说点儿什么,你知道我这人不太会说话。”

顾海懒懒的笑着,宠溺的眼神看着白洛因。

“那你就不能破个例,和我说句好听的?”

白洛因很认真地问:“你想听什么?”

顾海假装想了想,开口说:“我想听你说,老公,你好棒!”

白洛因用膝盖朝顾海的胯下顶去,顾海忍不住哼了一声,哼得很矫情,让人一下就能听出里面的情绪和心思。

“有我呢。”

顾海在白洛因后背上活动的手募的停了下来。

过了一阵,白洛因又重复了一遍,“没事,有我呢。”

顾海强撑着的心在这一刻彻底软化下来,感动如同洪水在心底泛滥,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能给他慰藉了。在他人生最低谷的那个阶段,他无助、茫然、痛苦……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躲在那个隐蔽的空间里独自舔着伤口,却冷不防地被这三个字打破了记忆里伤痛的阀门,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在这一刻倾泻而出,哪怕在他不忍触碰的那个脆弱的角落里,都能感受到一双手在紧紧握着他。

顾海轻轻咬住白洛因的嘴唇,白洛因把舌头伸出来的一瞬间,尝到了一抹咸湿的味道。

被窝里传出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

“疼么?”顾海趴在白洛因耳边问,白洛因侧头吻住了顾海的脖颈。

所有的痛苦在你的怀抱里都变得不值一提,所有的心酸在你的安慰中都悄然远离。

最后一刻,顾海咬住了白洛因的肩膀,用了几分力道。

“因子,我只有你了,你是我全部的幸福。”

白洛因咬紧牙关,细细感受疼痛中那沉甸甸的一份爱。

“别离开我。”顾海压着嗓子低吼。

白洛因剧烈地颤抖,薅着顾海的头发重重的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