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参考吧 > 上瘾小说 > 第147节 进一步了解你

第147节 进一步了解你

也许是太累了,白洛因洗完澡没多久就睡着了。

顾海趁着白洛因睡觉的空当,掰开他的臀缝看了看,还好只是轻微的红肿,把事先准备好的药给他涂上,才放心地躺到床上。看着白洛因酣睡的脸庞,顾海心里有种莫名的感慨,压抑在心底的那份愧疚感减弱了很多,被浓浓的自豪感所取代,这个人终于完整意义上地属于自己了,心里和身体都打上了自己的标签,再也不怕他被哪个俏妞儿拐跑了。

就这样一直回味着,最后竟然搂着白洛因偷着乐了半宿。

早上,白洛因醒来的时候,顾海已经睁着一双贼眼瞄他半个钟头了。

“还疼么?”顾海问。

白洛因翻了一个身,貌似除了乏了点儿,真的什么感觉没有。相比上一次酷刑之后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疼,这一次简直算得上VIP待遇了,回想起昨天那翻云覆雨的场面,白洛因还有点儿后怕,以后要是都这么折腾,还不得让他吃得死死的?

一看白洛因这副表情,顾海就知道他不疼,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怎么着?还是为夫厉害吧?说不会让你疼就不会让你疼,第二天起来还让你神清气爽的,以后你就乖乖地在为夫的胯下承欢吧,哈哈哈……

白洛因还在想事儿,突然被一双老虎钳子一样的大手揽了过去,脸上被亲了数口,口口带响儿,嘴唇又被封住,狠狠吸了几口,然后是耳朵、脖颈……他这还没缓过神来呢,那边儿就像人来疯一样地折腾上了。

最后白洛因将手扣在顾海的脑门上,使大劲儿才把他的脸推开了五公分。

“你干什么啊?”白洛因气结,“大早上抽什么疯啊?”

顾海又粘了过来,臭不要脸地贴着白洛因的脸颊,乐呵呵地说:“我就喜欢你,越看越喜欢,你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呢?”

白洛因满脸黑线,一拳扫在了顾海的小腹。

“滚一边去!”

吃过早饭,顾海朝白洛因问:“我得回家一趟,拿户口本,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白洛因本来是不想去的,毕竟那是顾威霆和姜圆的家,可一想到顾海从小生活在那里,那里埋藏着很多顾海的回忆,他又对那个地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嗯,成。”

顾海的眼睛里透出笑模样,“才让你舒服了一晚上,就离不开我了?”

白洛因马上变脸,一条腿赫然抬起,猛的一个转身,将悴不及防的顾海按在了沙发上,抄起除尘刷,狠狠朝他的后腰和屁股上抽了十几下。

锁门的时候,顾海还在叫苦:“你丫下手真狠。”

白洛因笑得云淡风轻。

车子开到军区别墅,一下车,就被一种肃穆冷清的感觉笼罩着。白洛因忍不住瞧了顾海一眼,顾海的表情也从嘻嘻哈哈变得冷峻漠然,他心里一紧,突然间感觉到,也许顾海让自己来,不光是想让他见见自己的家,更多的是想得到某种安慰。

顾海打开门锁的钥匙,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家里一个人没有,房间内的装修古朴高雅,到处都规制得井然有序,地板擦得锃亮,像是从未住过人。这样的房间虽然很具观赏性,但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压抑感,像白洛因这样随性的人,待在哪里都觉得不自在。

“要不要去我房间里看看?”顾海问。

白洛因没说话,直接跟着顾海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整洁规矩的房间,甚至连一张贴图海报都没有,被子方方正正的,床单平整,禁不住让人想起顾海在部队里所住的那个房间。尽管有几个月没回这里了,屋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窗台摆放着一盆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可以明显感觉到,这里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顾海蹲下身,去柜子里翻找自己的户口簿。

白洛因则在屋子里走走转转,看看书柜里的书,除了名著、工具书,剩下的都是一些军事书籍。书柜最上层有个很亮眼的书封,看起来不像是这类书,白洛因拿下来一看,才发现是一本相册。

里面有顾海各个时期的照片,甚至还有百日照,难以想象他也有过这么清澈的眼神;随后又看到了顾海少年时期,和军区大院那些孩子们的合影,站在里面霸气侧漏的;还有和部队官兵的合影,和哥们弟兄混在一起的街拍照……白洛因发现,顾海从小到大,照相都是一个姿势,一个表情,看着很僵硬,让人忍不住发笑,却又有点儿淡淡的心疼。

他记得顾海和他说过,他以前是个很正经的人,白洛因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现在看到这些照片,白洛因突然就不难想象了,也许在他认识之前的顾海,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生活是刻板的,心情是麻木的,性格自然就是沉稳的……

翻着翻着,白洛因的目光定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顾海大约三四岁,靠在一个女人的怀里,一副乖儿子的模样。女人仪态端庄、温婉大气,眉眼间和顾海有几分相似,白洛因猜测她应该就是顾海已故的母亲。

这是顾海所有照片里,唯一一张带着笑容的。

白洛因还在发愣,手里的相册突然被人抽走了。

“瞎看什么?”顾海佯怒的看着白洛因,“我允许你看了么?”

白洛因没说话。

顾海又问:“是不是特帅?”

白洛因回了他两个字,“特傻!”

顾海笑笑的把相册放回了书柜里。

“户口薄找到了么?”

顾海扬了扬手里的棕色本子,“在这呢。”

“那咱们走吧。”白洛因推开门。

顾海踌躇了一下,淡淡说道:“我想去我妈屋看看。”

白洛因点点头,“成,那我去外面等你。”

接过顾海手里的户口薄,看着他走进母亲的房间,然后把门关上,白洛因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也许是感受到了屋子里那种悲凉的氛围。自始至终,顾海都没有主动和他提过自己的母亲,白洛因只知道他母亲去世了,至于什么时候去世的,怎么去世的,白洛因一无所知。而关于自己的家事,顾海倒是了解得一清二楚,经常充当那个安慰的角色。

现在,白洛因突然感受到,顾海比自己苦多了。他仅仅是没有体会到母爱,而他的母亲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看到就什么时候看到。顾海却被硬生生地剥离了那个温暖的世界,从阳光明朗的白昼直接跌入漆黑的夜。

白洛因一步步地朝楼下走去,想给顾海和母亲一个安静相处的空间。

走到楼下客厅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秀丽的身影走了进来。

姜圆在看到白洛因这一刻,黯淡的眼神一瞬间恢复了几分光亮,好像完全忘记之前儿子对她的那些不敬之语,看到白洛因,心里除了高兴别无其他。

“洛因,你怎么过来了?”

白洛因淡淡回道:“顾海说要来拿户口薄,我就跟来了。”

“哦,他的户口薄啊!在他房间储物柜下面的第二个抽屉里,收在一个书夹子里面了,我去瞅瞅。”姜圆作势要往上面走。

白洛因拦住了姜圆,“他已经找到了。”

姜圆站住脚,不由的笑了笑,“找到就好。”

白洛因没再说话。

姜圆看了看白洛因,试探性地问道:“要不中午留在家里吃个饭吧?”

“不了,一会儿顾海出来我们就走了。”

白洛因说完,径直地出了门。

车停在门口,白洛因坐在车里等着顾海,眼睛透过落地窗朝别墅里面看去,姜圆的身影一直在空旷的房间里晃动着,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她的事情差不多做完了,就在窗口附近的桌子前坐一会儿,静静地坐着,眼睛看着外面,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白洛因禁不住猜想,她每天都干些什么?难道除了收拾这么大的几个房间,就是这样呆呆地坐着么?她不无聊么?不空虚么?还是说只要看到眼前那些价格不菲的家具和摆设,她的心里一下就充实了?

姜圆离开白汉旗,嫁给顾威霆,白洛因一直觉得她是爱钱爱势,可现在看到她一个人孤独落寞地坐在这样一个空房子里,突然又有了别的感受。如果姜圆真的追求奢华的生活,为何不直接傍个有钱的老总呢?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军人呢?像她这样精明自私的一个女人,难道会不知道军嫂生活有多艰辛么?